《小丑》「手部細節」暗藏答案!二刷發現不為人知小細節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小丑》二刷趣想,巨雷!請小心閱讀!

▲▼《小丑》劇照 。(圖/華納兄弟提供)

"I just hope my death makes more cents (sense) than my life.”
「我希望我的死亡能比我的人生更有(金錢上的)意義。」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喜歡能讓你自由想像的電影,而這類電影通常會讓我二刷。今年我為了劇情而二刷的電影(《復仇者聯盟》就饒了我,我是鐵粉啊!)奉獻給了《小丑》,雖然更沈重黑暗,但二刷後的確更有感觸。看了知名歐美媒體的推測論,他們都在討論到底整部電影是亞瑟的想像或真實發生過。關於這點我就不說了,這樣保有觀眾們各自的推測才是最棒的。

以下我整理了我二刷後的一些想法,雖然可能只是巧合,但是我覺得滿有趣的。PS:瓦昆菲尼克斯真的好傳神啊~

▲▼《小丑》。(圖/華納兄弟提供)

(1) 亞瑟真的有服藥嗎?
在亞瑟與社工見面的時候,亞瑟要求增加自己的藥物劑量,但是社工回覆說他已經正在服用7種不同的藥物。整部電影裡,亞瑟的藥物出現過兩次:

第一次,是當他從社工那裡回家,進家門脫去外套後把整包藥丟到廚房裡;而第二次,則出現在當湯瑪士韋恩接受訪問談及地鐵殺人事件之前,他把藥物倒在手掌上的那幕。

這兩幕,我們都沒有親眼看到他把藥物服下。

▲▼《小丑》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而接近電影尾聲,藍道和蓋瑞到亞瑟家探望時,亞瑟有提到因為預算減少,社福活動被暫停補助,所以自己已停止服藥。這樣來看的話,到底亞瑟是在補助計畫停止之前或之後才開始沒有服用藥物呢?如果是之前的話,那不就代表「小丑」的甦醒是他自願助成的嗎?

“I just don’t want to feel so bad anymore.”
「我只是不想再感到那麼不好受而已。」

他見社工時說的這句話會不會有其他意義?他說他不想再難受了,或許這句話代表他不想再被欺壓了,進而選擇讓腐壞的那一面站出來保護自己,因為第二次見社工時,他說了這句話:

“Anyway, I said, for my whole life, I didn’t know if I even really existed. But I do, and people are starting to notice.”
「我說,之前在我的人生裡,我一點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否真實存在著。但是現在我知道了,因為大家開始注意到我了。」

藥物有影響嗎?我覺得以亞瑟的情況,某一種程度上絕對有所影響。

▲▼《小丑》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2) 左手與右手之謎
那天我在我朋友的IG限時動態上看到她說「小丑」覺醒時,亞瑟是用左手來在他的Joke Diary寫字的。當時他用右手寫下「The worst thing about mental illness is」;用左手寫下「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右手寫下的是猶豫不決,無法判定的懸念;左手則是以「開心」包裝的假設性玩笑(他在“don’t“裡的”O“畫上了笑臉)。

我開頭不信,但二刷後發覺蠻有意思的。

當他使用槍枝時:地鐵上的殺孽,亞瑟用了左手來開槍;同樣的在莫瑞的節目上,他也用了左手來轟斃莫瑞。

當他不用槍枝殺人時:殺害母親之前,他用左手叼起了香煙;同樣的,殺害藍道之前,煙蒂也在他的左手上。

同場加映小細節:他在上妝準備出席莫瑞節目時,也是左手叼菸;在幕簾後準備出場前,翩翩起舞的當兒也是左手拿著香菸。

▲▼《小丑》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左手與右手代表什麼?剛剛在網路上看到了有趣的文章說,右手代表仁慈與寬容;相反的,左手代表王者與公正(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有些種族相信左手會帶來厄運)。這樣的話,亞瑟和小丑可以說是生長於同一外殼的不同體。萎縮懦弱的亞瑟帶有溫柔包容的心,但是小丑想擁有得到公平待遇的機會。

或許這個可能是不經意的小細節,聯合我的第一個看法,可以說成停止服藥的亞瑟喚醒了享受鎂光燈的小丑,分裂出了左手與右手的正邪兩面。

▲▼《小丑》劇照 。(圖/華納兄弟提供)

(3) 真實還是夢境?
在眾多的廣大媒體推論中,我想說一個比較不突出的,因為這個的趣味真的蠻有意思的。

“If it was me dying on the sidewalk, you’d walk right over me. I pass you everyday and you don’t notice me!”
「如果躺在人行道上死去的是我,你們只會當作沒一回事就這樣路過。我每天都經過你們身邊但你們一丁點都沒有注意到我!」

好,亞瑟是個病患,我不想放大他的罪名,只想站在病人角度來看一看他們眼裡的世界。假如亞瑟沒有犯罪,上面這句話是不是一種無聲吶喊呢?我覺得這正是。

▲▼《小丑》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電影設定的背景年代是慌亂無序的時代,而各種暴力到處充斥著。亞瑟患的是肉眼看不見的病,無法控制的笑聲也不是他願意的。他自卑、孤獨,而你們有沒有發覺能確定他真的在幻想的那幾幕,都是擁有無比的寬愛與被讚頌的樣貌呢?

電影裡第一次看莫瑞秀,他幻想了自己出席對方的演秀現場,廣大的觀眾一起歡呼,慶祝這名孝子的出現,就連莫瑞也稱讚到「希望自己能有像亞瑟一樣的孩子」。

▲▼《小丑》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第二次出現在脫口秀表演場,他幻想了蘇菲來到現場看自己的表演。剛開始時因為自己不由自主一直狂笑,背景裡完全聽不到任何觀眾笑聲,但鏡頭轉向了蘇菲後,笑聲開始爆發,彷彿大家沈浸於亞瑟的笑話。

這樣的話,鑑於孤單無助的亞瑟幻想了兩幕擁有大量觀眾全神貫注崇拜、歌頌他的假象,那最後那裡當小丑站在警車車頭蓋上享受大眾的歡呼時,是否也是亞瑟的想像呢?

答案就留給大家自己解析。

▲▼ 《小丑》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

其實我還有發現在小丑真正活起來前,亞瑟是比較龜縮的,常常把四肢盡可能地往身體靠(例:跳舞步伐都不會大)。小丑出現後,他身體開始比較奔放,連動作都變大了(例:廁所裡跳完舞後張臂收尾時)。這細節太不值得一提了所以我也看了就算了。

總得來說,拋開成魔變成小丑的他,我還是覺得亞瑟是個讓人心碎的角色。就如在莫瑞秀上的他其實想要做的是自殺(在家練習「knock,knock」玩笑時都把槍指向了自己)。有時候,多一分聆聽,就少一分無形的暴力,可能就能拯救一個寶貴的人生。瓦昆菲尼克斯的表演,看一次驚艷一次,我好佩服。

最後送上我很喜歡的一首配樂。

(以上圖片皆由華納兄弟提供)


本來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爛機車發不動!女騎士狂踩 網友笑瘋:姐妳踩的是中柱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