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岌岌可危、角色集體喪失魅力 《冰與火之歌》走下神壇

圖文/鏡週刊

被公認神劇的《冰與火之歌》,前六季創下了無人能超越的史詩藝術與人性描繪的高標。然而影迷苦苦等到的第八季最尾聲時,卻發現自己漫長的等待被澆了盆冷水,因為到了倒數第二集時,所有角色都失去了魅力,甚至連原本人物設定都岌岌可危,對觀眾而言,那鐵王座不如空在那裡算了。(第八季爆雷處有分隔線)

影迷應該都記得2011年,《冰與火之歌》第一季無論視覺還是劇情給人的驚艷,尤其最後一集原本看似是主角的奈德史塔克,他的一顆頭顱被高掛在城門的震撼,它打破了過去觀影的邏輯,這影集以「沒有不死的主角」讓每個角色都迷人,也從此打開了影集的盛世。

《冰與火之歌》拍出史詩般的戰爭場面。(HBO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冰與火之歌》改變了戲劇的歷史 開始了影集的盛世

若有什麼影集能改變了戲劇的歷史,讓人見證到了影集的技術效果堪比電影,劇情又讓全球騷動,既能拍出史詩的壯大(連近年電影都少有史詩格局),又能做到每個角色皆塑造飽滿,《冰與火之歌》的橫空出世無疑改寫了影集的歷史。

電影如今趨於弱勢,固然是因《絕命毒師》《紙牌屋》《新世紀福爾摩斯》等優質劇集接連掀起了口碑與旋風,改變了影集的附屬地位,但最強大的致命一擊仍是技術與內涵皆走在時代前面的《冰與火之歌》,以人性的刻劃深刻與以亂世來比喻政治本質,無論台詞還是角色多年來都深入人心,尤其是泰溫藍尼斯特有如曹操的權謀,提利昂刀鋒般的睿智言語更使這劇靈光處處,風靡的程度吸引了知名音樂人紅髮艾德、Sigur Ros不惜為此劇當臨演。

 

《冰與火》曾經最擅長的人物設定 如今一夕崩塌

然這神劇的地位,從第七季開始了節奏疲軟與人物弱化的問題,可是冰火迷並不放棄,畢竟前面六季足以讓人從路人粉變真愛,但等了近兩年盼來的《冰與火之歌》最後一季,心碎的應該不只是龍母丹妮莉絲,最心碎更是觀眾,因為即將迎來大結局的倒數第二集,讓殘餘的角色瞬間失去了他們的人物魅力,也就是之前苦心經營的正反派角失去了生命厚度,用一夕崩塌來形容並不為過。

《冰與火》最好看的是它的反派雖狠毒,但不惹人厭,因再壞也壞不過群雄並起的亂世,因此無論是從深沉到難以猜測的霸主泰溫、暴虐的少年王喬佛里,抑或是極惡的小剝皮、製造混亂往上爬的奸臣小指頭、愚人誤己的瑟曦,配上這劇有政治意涵的故事,相互成就了奇幻故事裡最豐富的寫實性。

旁觀多位君王殞落的太監瓦里斯(右)與提利昂都是謀士之才。(HBO提供)

而最精彩的是劇中那些好人也非善類,能活下來的都有一定智慧,一如提利昂要被處決的法庭戲中的台詞、旁觀多位君王殞落的太監瓦里斯、高庭太后的政治智慧、史塔克家族如何自以為仁者無敵而被滅族,沒有人的故事是不豐富的。

我們在前六季也看到好人不斷地進化,累積足以有跟世上邪惡力量制衡的實力,然而第八季劇情就像狂風掃落葉一樣,沒有要角在這一季的表現是立體的,都被浮面化,死也死得草率,以自毀的方式在趕進度。

 

以下有雷

----------------------------------------------------------------------------------------------

「凜冬將至」是等到什麼?鋪了多年的哏 無法好好收尾?

而前面預設的哏,如鋪陳了好幾季的「凜冬將至」與「夜王」,就在一集的人與活屍大戰中收尾,即便多斯拉克騎兵幾乎全部犧牲的壯烈、席恩從叛徒到保護家族的救贖固然感人、喬拉的犧牲引發了龍母後來的失怙感、艾莉亞突擊了夜王固然有驚喜,但鋪陳多季的「凜冬將至」「紅袍女」「夜王」「三眼烏鴉」的意義,都在第3集的最後20分鐘內結束,無論是否能交代清楚,都讓觀眾在情感面上難以接受。

龍母用火焰血洗君臨城,一心希望保護無辜人民的小惡魔目睹屠城慘狀。(HBO提供)

 

節奏大亂、便當亂發 失去說故事的能力

原本是奴隸解放者的仁君龍母的黑化,好猜到不像是《冰與火之歌》,人性面刻畫上頓失層次,只以一席慶功宴外加大約5分鐘親信被砍頭的時間加速了龍母對失勢的恐懼,讓觀眾累積多年對龍母的情感就這樣被辜負了,不是不能黑化,但樣板處理讓人無法接受。

龍母丹妮莉絲是這劇前半段的重心之一,因此龍母後來駕著龍燒了君臨城看似很爽,卻讓觀眾餘味甚差,一條龍可以解決的戰事真有張力嗎?一來龍焰從前幾季就出現太多次已令人感官疲乏,二來太重龍母的黑化,讓故事重心傾斜不穩,其他角色包括智多星提利昂變成叨唸似的存在、瑟曦與她弟弟詹姆為死而死的收場、詹姆與布蘭妮的一夜情又匆匆離開只顯多餘、聰明的瓦里斯在被懷疑之際報效瓊恩的自尋死路、鬣狗與魔山的同歸於盡只為悲壯?君臨的宰相從騎牆派後來死守瑟曦又是為何?便當的快發,讓第八季失去說故事的節奏。

第八季失去說故事的節奏,瑟曦(左)與她弟弟詹姆為死而死。(HBO提供)

 

多年來的角色設定 最後只剩「似曾相識」

最濫情的是龍母刻意以龍焰處決瓦里斯,還給龍一個特寫,莫非是為了凸顯龍母多兇狠的粗糙安排?這樣八點檔的濫情手法,角色像被清掃了一樣猛然失去了價值,前幾季眾人累積的智慧歸零,於我們而言這些角色只剩下「似曾相識」之感,人物設定已然崩壞。

於是這齣戲最大的權力象徵「鐵王座」也失了意義,因為沒角色有魅力到讓觀眾期待上位。瓊恩史諾在這兩季只能說是奉天承運,他推辭王位的力道如同打螞蟻般,但若說真有心機也還不到迷人,只覺這人從復活後個性糊成一片。

 艾莉亞與白馬的相遇,替最後一集帶來懸念。(HBO提供)

 

鐵王座光芒弱化 原本的政治角力成了順水推舟

這劇的核心從開始就是「鐵王座」,因其引發的政治角力,是此劇的精華。但目前的政治角力相當小兒科,史塔克家的兩女,珊莎只以三集證明了她逐漸開竅與懂得為備戰做準備,其餘都是用武則天式瞪人法證明自己的「成長」,少了說服力,艾莉亞的靈光訊號不穩,全城被火燒時只有她還無警覺?而她與那匹白馬的相遇,或能留有一點懸念,但銜接得相當生硬。

光是第八季的第五集,就足以讓這齣劇前8年的好成為一個遺憾,最後一集誰當王者已不重要,即便猜測龍母生下繼承者也是後話。或許這齣劇呼應了鐵王座本身的荒謬,愈接近它時愈像個笑話。


更多鏡週刊報導
【馬欣專欄】從《如懿傳》到《你好,之華》 談周迅不凡的演技力
【馬欣專欄】台劇復甦年 我們與成功商業劇的距離
【馬欣專欄】是演出還是獻媚?韓國演藝圈扭曲的女體經濟

楊丞琳「被求婚瞬間」大哭 親口證實兩年內會有喜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