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鍾明軒遭酸民狠咬傷口「我很想自殺」...一個方法轉念:人就是犯賤!

記者林彥君/專訪

鍾明軒因演唱《煎熬》爆紅,網友叫他「煎熬弟」。19歲的他多了「國際美人」的稱號,近期出書《我決定我是誰》晉身作家。他日前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手拿小型電風扇、輕飄飄地走進餐廳,有人認出他大喊:「國際美人!」只見他低著頭,不好意思地說:「我其實很低調,叫我明軒就好。」

▲鍾明軒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私下個性低調。(圖/記者林敬旻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鍾明軒白皙的皮膚是遺傳媽媽,而媽媽在7年前離世。談到媽媽,他眨了眨眼睛陷入思考,長睫毛在眼皮上搧呀搧,「我一直努力回想、複習媽媽的樣子,時間越久,有時候會忘記媽媽的存在,我努力地讓自己想起來。」

他回憶在媽媽過世當天,起初驚嚇到哭不出半滴淚,直到禮儀師要他走到冰櫃看媽媽,才意識到媽媽去世、放聲大哭,身邊的親戚走過來對他說:「明軒長大了,哭了,終於成熟懂事。」鍾明軒語氣帶點憤怒地說:「好可怕的人類!如果哭就是懂事,我可以每天哭。」

▲鍾明軒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靠自我代謝,消化酸民攻擊。(圖/記者林敬旻攝)

2012年,小學六年級的暑假,鍾明軒上傳《煎熬》影片後,酸民對他的攻擊從未停歇,但他沒有因為遭受言論攻擊而落淚,他幽默地以「鐵粉」形容在成長過程中,如影隨形的酸民,「酸民的本質是鐵粉,只是在進化過程中,不小心突變失敗,才會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愛。」

在媽媽離開後,鍾明軒漸漸看到人類的黑暗面,「不值得為酸民哭,酸民就是世界上奇特的生物,沒有科學根據可以理解他們的行為,把酸民定義為負能量,去感受它。」至今還有酸民會拿媽媽過世來酸他,像是「男生這麼娘,媽媽都死了,難道沒有覺悟嗎?」鍾明軒無奈不被他人了解,平靜地說,每天都會讀網友的留言並回應,即使是攻擊的言論,也會每一則看完並消化。

▲鍾明軒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將經歷寫成書。(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不避諱說出傷痛,把遭受的霸凌,血淋淋地寫進書中,「真心覺得酸民的嗅覺靈敏,知道一個人可能藏有弱點,能精準地咬在傷口比較深的地方,並於未來幾年都在那孩子心中留下疤痕。」鍾明軒以「那孩子」形容自己,透露過去遭受的霸凌至今仍是心中陰影,甚至常有想輕生的念頭。

▲鍾明軒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常有低潮,靠外出逛逛抒發心情。(圖/記者林敬旻攝)

夜深人靜時特別容易感傷且敏感,他會坐在沙發上看留言,若剛好看到有一個留言攻擊他,會讓他想自殺,不過到隔天,負面情緒馬上消失,「人就是犯賤!知道不要看,我還是看了,看完會鑽牛角尖想自己和對方不認識,為什麼要這樣說。」

「我覺得每個人都會有想自殺的念頭,我只要一有自殺念頭,就會趕快外出,靜靜地看著路上車水馬龍,去逛逛看場電影,看著世界照常運作,心境也轉了,回到家又是樂觀的鍾明軒。」

▲鍾明軒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的白皙皮膚遺傳自媽媽。(圖/記者林敬旻攝)

鍾明軒透露,最近有粉絲私訊告訴他:「我在陽台上想要自殺,看你的影片,發現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一個人,之後就下樓了。」鍾明軒不明白為何要在陽台上看他的影片,但很高興幫助到對方,「我不神聖,也不是明星,我把自己定位成長得很漂亮的人,僅此而已。」

鍾明軒拿出口紅補妝,翻著媽媽的照片,讚美媽媽的白皮膚襯托唇妝,是個大美人。他透露,現在走在路上,會因為「男生化妝」,被路人投以異樣眼光,「阿嬤會用不屑的眼神看我,那種感覺很不舒服,眼神給我的感覺,就像覺得我是異類。」儘管有部分的人不接受他現在的模樣,但他從未因此想改變,繼續當讓路人「行注目禮」的國際美人!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