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初戀男友「強暴方式留下我」 對方過世入夢…王琄:和解了

▲▼      《大三元》王琄過年訪問       。(圖/記者周書羽攝)

▲王琄現階段和自己共處自在開心 。(圖/記者周書羽攝)

記者林映妤/專訪

抵達專訪現場,王琄正在拍照,她拉著裙襬羞笑:「難得裙子比較短,露腿!」沒有一絲電影、戲劇中碎念子女、滿腹擔心或悲苦媽媽的影子。這位金鐘影后走過初戀過世、兵變男友、離婚、前夫截肢,如今洗盡鉛華,出了第二本散文書《如愛一般的存在》,55歲的她和她自己,共處自在又舒適。

書裡講愛,親情居多,也有友情,但最令人好奇的果然還是愛情觀。王琄收起了拍照時的害羞,談起感情自帶獅子座的霸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39歲和星座專家星星王子離婚至今,一直都有人來「敲門」,王琄說:「離婚後更懂我不要『活成別人要的樣子』,因為很多人一進入感情就開始面露猙獰,所以還沒開始前,我會很直接問他,『是不是可以接受原本的我』?」她站在門內,偶爾「回敲」試探,但門裡門外的距離,對她來說正好。

這幾年王琄斷斷續續談過幾段戀愛,最長有2、3年,但沒再「婚頭」過,其實她要的就只是個能陪伴、說話的人。畢竟人生幾段感情都挺驚濤駭浪,她大笑:「我生命中走過3個男人,我都覺得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      《大三元》王琄過年訪問       。(圖/記者周書羽攝)

▲王琄難得露腿有點害羞 。(圖/記者周書羽攝)

20歲念藝術學院(現今的北藝大)時,初戀男友覺得她想當「戲子」,整天拋頭露面也怕別的男生對她示好,於是極力反對,「同學對我好,產生誤會,分手時他近乎是『強暴』我的方式不讓我走,一開始在稻田裡,後來又去飯店。最後我苦勸他『我們也曾好好的相愛過』,他才放我走。」

事隔20多年王琄回大溪老家,才知道初戀男友過世了,而且得知的過程也很戲劇化。她走在回家路上,看到巷子邊有好幾個花圈,上面寫著初戀男友名字,她還以為是對方送了花圈給別人,不以為意。回到家吃完飯後,王琄父親才告訴她,這個人已經過世,死因是意外溺斃,就在大溪灌溉的圳溝裡。

過了幾天,對方入夢,夢裡有好多王琄想照顧的人,其中也有他,但不知怎的大家摔成一團,初戀男友懷著歉意對她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壓住你的。」王琄醒來,心裡突然很欣慰,初戀男友的離開,把心結也帶走,20多年後2人終於迎來真誠的和解。

王琄自嘲,一、三、五任男友後來都有點慘,初戀過世,被她兵變的大學班對男友馮翊綱前年心肌梗塞、差點沒命,前夫星星王子更罹患重病截肢,「算命的說,那是因為他們和我在一起之後已經體驗過什麼是愛啦,所以愛沒有就可以走了!」

▲▼      《大三元》王琄過年訪問       。(圖/記者周書羽攝)

▲王琄幾段情路轟轟烈烈 。(圖/記者周書羽攝)

其實王琄談戀愛和演戲是一樣的,轟轟烈烈地進入角色,走出來絕不後悔,「演完就忘了,準備下一個,我不吃回頭草,敢愛…不是敢恨喔!是敢不愛。」現階段她只要能有個穩定對象能說話便好,「對了,聲音要好聽,音頻不能太高,中低頻聽起來穩定度高嘛!」

王琄前年拍攝短片《媽媽桌球》詮釋空巢期婦女,現階段雖非已婚有子,仍演到令觀眾噴淚,「進到媽媽的狀態,會對子女有要求、渴望、捨不得,我現在也在體驗空窗期,晚上寂寞、孤單、冷,就起床看看書。想法可以選擇,雖然不去想不一定代表它不存在。」

王琄演戲之餘,也參加攝影課、唱歌課,發展別的興趣,思考怎麼去豐富自己的生活。反正,該來的就會來,不會來的,想也沒用。後來發現,《如愛一般的存在》講得多數是周遭親密的人,但其實最多的是王琄「自己」,她從別人身上看到如何去愛自己,懂了這道理的大齡女子,現在已經活成了最美好的樣子。

▲▼      《大三元》王琄過年訪問       。(圖/記者周書羽攝)

▲王琄生活充實,處在最佳狀態。(圖/記者周書羽攝)

小S被同行調侃「主持只有三套路」 4字逗趣回應...EQ超高!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