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鬼無心笑「我又不是地質學家」 炎亞綸崩潰暴哭:我做錯什麼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炎亞綸過去是夯團飛輪海成員,單飛後也在戲劇圈大放異彩。他近日接受專訪,大談2015年那段,因地震說被網友炮轟嘲諷的低潮,和鮮少在外界面前公開的脆弱面,原來從美國回台灣念國中那段時間,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時期,更一度淚灑鏡頭前。

▲炎亞綸回憶起國中遭霸凌,和2015年因「地震說」被嘲諷的事情,忍不住落淚。(圖/三立提供)

▲炎亞綸回憶起國中遭霸凌,和2015年因「地震說」被嘲諷的事情,忍不住落淚。(圖/示意圖/三立提供)

炎亞綸接受《聯合報》專訪,大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14歲那年因父親在美國的工作結束,返台後他進入台灣的國中就讀,從西方自由環境,轉換到東方的高壓教育,他一度無法適應,光是要在教室內,坐好坐滿45分鐘,都是種折磨,光是在課堂間起身舒展,都會被投以異樣的眼光。他為了融入團體,開始強迫自己適應:「我告訴自己不要再站起來了,再忍一下就下課。」

▲炎亞綸2015年,因「地震說」陷入低潮。(圖/翻攝自炎亞綸臉書)

▲炎亞綸2015年,因「地震說」陷入低潮。(圖/翻攝自炎亞綸臉書)

無奈,炎亞綸的所有努力,在看到自己的書包,被丟入垃圾桶,課本有如破抹布般,被同學丟來丟去的那一刻,這些苦心堆砌的心理建設,瞬間化為泡影,他被問到,是否曾想輕生,他未置可否,坦言當時心裡的不甘心達到極點,不斷自問:「我做錯什麼事,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對我......?」回憶及此,還忍不住情緒潰堤眼淚直流,後來他跟父親討論,看了一學期的心理醫生,也吃百憂解,度過一段幾乎沒有情緒起伏的日子。

炎亞綸透露,那段時間有點像「活屍」,因此停了藥,雖沒有明顯復發狀況,也覺得內心的黑洞淡化不少,但那個陰影,始終沒有離開過。他抱著這段被霸凌的恨,一腳踏入娛樂圈,出道當藝人某部分原因就是:「我覺得要好好的活著,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報復,我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讓你們每天都看到我,這麼不喜歡的我。」

炎亞綸、鬼鬼感情好,但好友當時一句無心玩笑,仍讓他受傷。(圖/翻攝鬼鬼臉書、湖南電視芒果撈微博)

▲炎亞綸、鬼鬼感情好,但好友當時一句無心玩笑,仍讓他受傷。(圖/翻攝鬼鬼臉書、湖南電視芒果撈微博)

不過,炎亞綸這段復仇之路,走到2015年,又讓他遇到一個人生大危機。他當時一篇在臉書的發文:「好一陣子沒下雨,這周狂下雨把乾燥的土壤淋溼,因此地質鬆軟造成今天地震不斷」,立刻在網路上發酵,還被嘲諷是地質學家「炎P」。他雖表面上不在意,卻有如萬箭鑽心,連好友鬼鬼(吳映潔)都曾在受訪時,拿這個當玩笑話,回答問題時笑稱:「這也要問我,我又不是地質學家」。

▲炎亞綸現在對過去釋懷,自稱已經能坦然面對。(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炎亞綸現在對過去釋懷,自稱已經能坦然面對。(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炎亞綸坦言,上述事件讓這段友誼一度出現緊張,幸好兩人當天晚上就通電話,把事情講開,才解除危機,但公司那一年尾牙,同事竟以地質學家」介紹,讓他再度受傷。他表示,那些排山倒海的嘲諷讓感覺就像是被拉回國中遭霸凌的時光,說到這又哽咽了起來,最後全靠意志力,等傷害慢慢過去,讓時間沖淡一切,加上當時身邊交了不少朋友,不再像兒時那般孤立無援,透過朋友開導、陪伴,才漸漸釋懷,但這說來短暫,也足足消耗了他1年時間。

炎亞綸現在很感謝那段被霸凌的歲月,幫助他面對低潮。(圖/翻攝自炎亞綸臉書)

▲炎亞綸現在很感謝那段被霸凌的歲月,幫助他懂得如何面對低潮。(圖/翻攝自炎亞綸臉書)

出道10年,炎亞綸表示早已放下仇恨,說到往事也忍不住苦笑,和同學們完全失聯,近3年卻接連偶遇,彷彿老天在告訴他「該放下了」,也不諱言報復成功,心裡反而空蕩蕩的,他笑稱:「看別人痛苦我好像沒有比較開心,也沒有贏了的感覺。」進演藝圈是本來就喜歡,報復心情只是種推進自己往前的動力罷了,現在見到國中同學也沒有情緒,直言或許還有點感謝這些人:「如果他們沒有給我這段歷練,我就走不過地震那段時間,……最糟的狀況我已經看過。」

小笨狗~你害我好丟臉! 賴皮不回家引全場大笑圍觀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