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第一!《魔法阿媽》花一年完成 南韓李春滿是關鍵

文/洪文

「這是我人生痛苦指數最高的一段時間。」

《魔法阿媽》1998年4月3日在台灣上映,至今20年了,導演王小棣接到《ETtoday看電影》的邀訪,還有些驚訝,說明來意之後,眼眶馬上紅了起來。他娓娓道來當年的創作過程,衛生紙抽了一張又一張,原本以為輕鬆簡單的動畫,實際做了才發現「一年完成一部動畫長片」,不光是在台灣,就算在好萊塢都是不可能的奇蹟,「女主角還是又老又醜的阿嬤!」這一切要感謝的人很多,其中一位是南韓動畫公司老闆李春滿。

►更多【魔法阿媽20周年】相關新聞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魔法阿媽》1998年至今屆滿20週年。(圖/稻田電影提供)

說起《魔法阿媽》的創作源頭,其實很簡單,王小棣工作夥伴黃黎明老師某天接到母親一通電話,嘮叨突然接手照顧的孫子。黃黎明想著5歲的小姪子大概很希望阿嬤消失,或許媽媽就能陪在身邊,「阿媽倘賣沒?」故事構想於是出現。完全沒有動畫經驗、又不會畫圖的王小棣,深受宮崎駿的動畫感動,聽到黃黎明希望拍一部卡通,居然直覺是個輕鬆、柔軟的案子,笑著一口就答應拍攝。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圖/記者季相儒攝)

▲原本對動畫製作一無經驗的王小棣,大膽挑戰拍攝《魔法阿媽》。(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坦言,實際製作才體認到「做好一部動畫長片」有多難,「拿到輔導金1000萬之後,必須一年完成,不然要賠100萬!」其實前面剛拍完《我的神經病》賠了錢,製作《魔法阿媽》又搞到傾家蕩產,他笑自己無知,「因為無知,所以勇敢!這是我人生痛苦指數最高的一段時間。」讓他跟黃黎明支撐下去的只有一個念頭,「40歲了,做個不上、不下的動畫幹嘛?拚了!」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為了《魔法阿媽》傾家蕩產。(圖/記者季相儒攝)

「輔導金期限一年」的規定,決定了《魔法阿媽》最終的模樣。王小棣透露,本來找了石昌杰製作偶動畫,結果發現一年根本完成不了,後來改成賽璐璐動畫,輾轉認識了麥人杰,阿嬤的造型也有了雛形。動畫片的主角大多是可愛的動物,王說,一開始就打定以文英作為形象,阿嬤的年代跟信仰又脫離不了關係,而加入了魔法的元素,麥人杰幽默、從小住在廟附近熟悉道教,很快畫出很多好笑又很醜的阿嬤。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魔法阿媽》以阿嬤、孫子的故事出發,帶有魔法元素。(圖/稻田電影提供)

可是畫出人物還不夠,必須找到專業動畫代工,才能如期在一年內完成,王小棣找了台灣和大陸業者洽談二製作業,結果頻頻碰壁,原因各式各樣,他非常難過也很感慨。幸好當時經友人介紹,遇到南韓第二大動畫公司Plus One老闆李春滿,該公司製作的品質好,唯獨是天價,沒想到剛好遇到動畫淡季,對方也願意以購買地方版權的方式合作,而且非常尊重創作與二製的分際,完全不會干涉主導原創的構圖與想法,雙方相談歡,一拍即合。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王小棣、黃黎明全球繞了一圈,最後找到韓國動畫公司製作《魔法阿媽》。(圖/稻田電影提供)

王小棣最難忘的是李春滿對錯分明,有次構圖中拜拜的桌布被畫成紫色,李春滿看了圖說:「你們原來交的圖顏色就錯了,很清楚就是你們的錯!」王小棣只能不斷賠不是,對方當下決定幫忙改圖,後來老師才知道「背景」其實是外包的,花的成本都算在李老闆身上,但是對方仍舊大力幫忙,這份恩情讓他一直記到現在。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魔法阿媽》背景精緻程度,連韓國動畫公司也鎮住了。(圖/稻田電影提供)

不過,付了韓國簽約金之後,「構圖的進度」變成最大考驗。王小棣透露,麥人杰最初想著一個人完成所有的構圖,做動畫的人都認為不可能,結果收稿進度嚴重落後,讓他後悔自己傻傻相信,超想去撞牆,還好突然來了三位構圖高手郭景洲、王登鈺、陳偉松。他形容三人是「新店正義聯盟」,願意放棄迪士尼的大好工作機會,即時加入構圖工作,而畫出來的背景彩圖,就連韓國人都鎮住了。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魔法阿媽》如期在一年內完成,史無前例。(圖/稻田電影提供)

辛苦一整年之後,《魔法阿媽》照著當時慘澹國片的上映方式,全台只在華納威秀(現為信義威秀)一家戲院上映,總票房335萬,在當年算是很亮眼的成績了。後來電影受邀台北電影節擔任閉幕片,王小棣一到中山堂,發現廣場外人群排到力霸百貨,還以為是排買蛋塔的人,後來才知是在排隊看首映會,「燈黑了,小朋友的笑聲出來,真的會起雞皮疙瘩!」她突然哽咽起來,「你在過程中想不到這一天,就完成了!」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想起《魔法阿媽》為期一年的拍攝花絮,忍不住哭了。(圖/記者季相儒攝)

《魔法阿媽》多年來靠著點點滴滴的錄影帶、公映版權費才漸漸打平,即使當年在金馬獎以「從缺」曾給了他傻眼的震撼,但他始終認為是個很好的打造,「太苦了,從缺你會嚇一跳,但是傻眼完了就結束了,回想這些都是好的,全力以赴之後就放下,沒有誰能決定一切。」去年電影曾在台北電影節作露天放映,他感覺蠻好的,希望未來可以帶著電影在台灣各地巡迴,讓下一代的孩童也能了解屬於台灣人的故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