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平權掀浪潮 影視工業女力啟動

圖文/鏡週刊

去年10月電影大亨韋恩斯坦性醜聞案爆發後,好萊塢女性不平則鳴,接連發起#me too(我也是)、#Time's Up(時間到了)等運動。除了這波反職場性騷擾浪潮,近來美國影視工業的女性聲音也漸受重視。

儘管今年奧斯卡女性入圍者在非演藝類的專業獎項只比去年多了3%,但隨女性爭取同工同酬、女導演的商業大片陸續推出、培育女性影視人才計畫的落實,多元發展、兩性平權的目標均出現轉機。

 
珍妮佛勞倫斯(右)在法蘭西斯勞倫斯(中)執導的電影《紅雀》裡飾演女特務。(福斯提供)

「當韋恩斯坦消息爆發後, 我們一群女演員討論, 決定不再光說不練, 因此推動#Time's Up籌款, 未來任何演員都不用獨自承受職場迫害,有法律基金會爭取公義。」27歲的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侃侃而談好萊塢「後韋恩斯坦時期」女性如何推動反性騷擾運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片酬很高,抗議好像不知感激。但差別對待真的很過分,為什麼女性薪資總是男性的8折?」—娜塔莉波曼

珍妮佛勞倫斯主演的新片《紅雀》(Red Sparrow)雖以揭露俄國特務情色訓練,凸顯後冷戰時期諜戰新挑戰,然而片中女主角拒絕「忍辱負重」,以裸治裸、反制男性霸凌的橋段,卻呼應好萊塢當下新女權運動熱潮。

「我最恨不公義!」和一般年輕女星不同,珍妮佛勞倫斯有話直說,據理力爭。她在3年前揭發好萊塢男女同工不同酬,激勵不少業界女性,陸續有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潔西卡雀絲坦(Jessica Chastain)和莎莉塞隆(Charlize Theron)等20多位女星,公開分享個人經歷,力求平等對待。

好萊塢明星娜塔莉波曼(左起)、潔西卡雀絲坦、艾格拉米瑞茲、蘿拉鄧與伊娃隆格莉亞紛紛加入#Time's Up運動的行列。(翻攝自Edgar Ramírez IG)

莎莉塞隆拍《狩獵者:凜冬之戰》(The Huntsman:Winter's War)時發現片酬比男主角克里斯漢斯沃(Chris Hemsworth)少,馬上反映,成功爭取到1,000萬美元的片酬。其他女星也許沒這麼幸運,但要求平等對待已成為話題。娜塔莉波曼在金球獎紅地毯說,「我們片酬很高,抗議好像不知感激。但差別對待真的很過分,為什麼女性薪資總是男性的8折?」

莎莉塞隆(右)與艾蜜莉布朗合作《狩獵者:凜冬之戰》時,爭取到與男星相當的片酬。(東方IC)

除了女性影視從業人員的薪資,奧斯卡入圍名單的男女比例也值得深究。美國女性媒體研究中心(Women's Media Center)針對今年奧斯卡獎提名名單發表分析數據,今年非演藝類專業獎項女性入圍者只從去年的2成增加到2成3,其中包括奧斯卡獎90年來第1位入圍最佳攝影的女攝影師瑞秋莫里森(Rachel Morrison,電影《泥沼》Mudbound)、以及奧斯卡史上第5位入圍最佳導演的女編導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電影《淑女鳥》Lady Bird)。這部電影也是史上第4部女性導演兼編劇的作品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獎。

電影《淑女鳥》編導葛莉塔潔薇是奧斯卡史上第五位入圍最佳導演的女導演。(東方IC)

 

「女性在娛樂專業依然缺乏獲得認同和展現權威的機會。」—茱莉波頓

即使玻璃天花板陸續粉碎,女性媒體中心會長茱莉波頓(Julie Burton)語重心長指出,奧斯卡入圍名單中,女性在視覺特效、配樂及音效剪輯等獎項全面缺席,「女性在娛樂專業依然缺乏獲得認同和展現權威的機會。」

這個每到電影頒獎熱季就浮現的議題,也是美國南加大傳播學院女教授史黛西史密斯(Stacy Smith)過去10年來觀察分析的焦點。「2007年開始,我們針對每年100部票房電影幕前幕後人員,就性別、族裔,對照社會人口的消長比例進行比對。」數字顯示,女性在製片和編劇領域有長足的成長,但配樂和導演方面進展緩慢,不到全部的5%,不過這個數字可能即將改變。

中國女星劉亦菲獲選主演耗資上億美元拍攝的真人版電影《花木蘭》。(翻攝自迪士尼電影微博)

紐西蘭女導演妮琪卡蘿將執導真人版電影《花木蘭》。(東方IC)

去年開始, 好萊塢全面展開提升多元、培植女性專業的計畫。從迪士尼影業今年推出第一部由美國非裔主演、凸顯非裔文化的漫威超級英雄片《黑豹》(Black Panther), 以及非裔女導演艾娃杜芙內(Ava DuVernay)執導奇幻冒險新片《時間的皺褶》(A Wrinkle in Time),2020年還有劉亦菲主演、紐西蘭女導演妮琪卡蘿(Niki Caro)執導的真人版《花木蘭》(Mulan),都是預算破億美元、以特效瞄準全球市場的大片。《黑豹》一上映就打破票房紀錄,有推波助瀾的帶動作用, 雖然立竿見影需要時間, 但龍頭機制已經啟動,從基層培育的草根活動將更有啟發性 。

非裔女導演艾娃杜芙內(左)執導奇幻冒險新片《時間的皺褶》,拍攝過程中與主角史東芮德討論。(東方IC)

正在宣傳新片《時間的皺褶》的艾娃杜芙內透露,她成立的非營利組織ARRAY因培養女性和少數族裔幕後人才,受到洛杉磯市長表揚也將獲得政府補助,她也和串流平台Netflix簽約合作拍片,「這一波改變才剛開始而已。」

 

「我們的所作所為和希望,能重塑社會觀看和對待女性的方式。改變當然會帶來不安,但仍要改變。」—珍妮佛勞倫斯

好萊塢從#oscarsowhite(奧斯卡好白)之後,大片廠和全國電視網紛紛成立族裔多元委員會,專注開發少數族裔的電影電視題材;影視工會、製片和導演工會也推出Shadowing(貼身實習)計畫,提供新進女導演跟隨有經驗導演實習工作的機會,把口號化為行動。

導演萊絲莉琳卡葛萊特(左)曾導過影集《反恐危機》等劇,並以行動為新進女性導演鋪路。

不少電視劇大腕製作人和總監(showrunner),包括影集《反恐危機》(Homeland)導演兼製作人萊絲莉琳卡葛萊特(Lesli Linka Glatter)、美國NBC電視的「Female Forward(女性前進)計畫」,都為女性導演鋪路。《歡樂合唱團》(Glee)和《美國恐怖故事》(American Horror Story)創意總監編劇萊恩墨菲(Ryan Murphy)和福斯電視合作的Half計畫,也確保半數以上萊恩監製的電視劇由女性和少數族裔執導。

珍妮佛勞倫斯接受本刊特約撰述左敏琳 (左)專訪,侃侃而談好萊塢的反性騷擾運動。(左敏琳提供)

然而這些培育計畫要長期灌溉才能開花結果。好萊塢#Time's Up運動凸顯社會男女不平等的問題,影壇揭竿起義能不能彌補過去的遺憾,改變社會文化觀念?對這點,珍妮佛勞倫斯若有所思地說,「我們的所作所為和希望,能重塑社會觀看和對待女性的方式。改變當然會帶來不安,但仍要改變。」


更多鏡週刊報導


化口號為行動 大腕製作人力挺女性前進計畫
奧斯卡入圍名單上 女性在這些項目全面缺席

分享給朋友:

2M長巨蛇「絕美交纏」30mins 墾丁水塘邊挺直身軀激戰曝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