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孤單又燦爛的世界 你所不知道的《鬼怪》幕後故事

WONDERLAB 艾利斯

艾利斯,生活多由戲劇、音樂和文字三要素組成的女子。越忙越要看劇,聽歌,..

文/艾利斯

總結將近萬字的二十篇短文,紀念這段瘋狂追逐《鬼怪》的時間。而一切都是從一句「我愛你」開始...

▲《鬼怪》劇照。(圖/愛奇藝)

(圖/愛奇藝)

。金高恩。

在斷層嚴重的韓國女演員當中,金高恩的演技真的強大到一種可怕的地步。第一次接觸她的戲劇是從她2012年的《蘿莉塔:情陷謬思》橫掃韓國各大電影節新人獎開始,接著就是年初的《奶酪陷阱》。

對於她可以很精確的演出每個年齡加乘個性不同的角色,原本只是覺得偶然,但在看到《鬼怪》裡的她,在預告中對於她裝高中生的演技覺得生硬,但是看完這段她說要嫁給孔侑的告白的時候,居然被打動了。那是種在青春的時候才能無所畏懼做出的告白,沒有一絲雜質的純粹,然後同時也看到鬼怪心中的震驚跟心動。

▲《鬼怪》劇照。(圖/愛奇藝)

(圖/愛奇藝)

要從大銀幕轉到小銀幕,表演方法上還是有所不同,因為電影中的角色成長歷程需要瞬變,可是電視劇則要演出中間的變化。目前還沒有看到她的氣場,但是在和幾乎是可以跟前輩們並肩演出的時候,並非絕對弱勢的演出,這也是這次新增鬼怪的看點。

▲《鬼怪》孔劉。(圖/愛奇藝)

(圖/愛奇藝)

。雨。

就算自己是神,雖然不是全知全能,但也在他939歲的人生裡從沒那麼的被無力感充斥,因為都沒有收到恩倬的呼喚而變得憂鬱的金侁,讓世界下起了雨。

在沒有被呼喚又想要見到恩倬的時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的「尋找」。雖然說不想要介入她的人生,但視線總是會追隨著她,然後又在遠方靜靜地望著,可這場雨卻讓他靠近恩倬,除了召喚以外。

▲《鬼怪》劇照。(圖/愛奇藝)

(圖/愛奇藝)

當恩倬問著如果下起了暴雨,那金侁該是多麼地憂鬱的時候,他回答:「不是他,是地球在憂鬱」。在我們傷心難過的時候,常會看著雨天,說是老天也為我們哭泣,就像是種替代法,把悲傷轉移。但因為金侁是神,所以情緒會反映在天氣上,反而比平常人更加來的透明,可是在過去不管是人或鬼、甚至是陰間使者,都在他有意無意之下給隔離,而總是一個人長時間的生活著。面對恩倬的提問,只好把焦點給轉向帶向自然法則,好掩飾自己的心思。

每當畫面轉向孔劉的時候,就像他在發表會對這角色的註解:活得很累,所以在他的特寫當中總會有著厭世感,平常的生活就像是慢動作重播一樣,每個動作都會延長、有著修長的身材卻不會像個小老頭似的駝著背,語氣總是自帶冷氣團的冷靜跟古語,但重點就在他的眼神,因為畫面的停留時間夠久,所以可以看到在眼神流轉當中的情緒,這也是他最有生氣、迷人的時候。

▲《鬼怪》孔劉、李棟旭。(圖/愛奇藝)

(圖/愛奇藝)

。餐桌上的風景。

金編所打造的金侁,雖然充滿了人性化的設定,但是在細節上也充滿了考究。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帶著優雅的金侁,是透過時間不斷流逝所積累出來的。

在金侁的家中,六十年來都沒有人造訪,卻擺了這張可以舉辦宴會的長桌,反映出除了是他孤寂歲月的長度以外,還有與人所保持的距離。王黎的出現,該是他漫長的人生當中唯一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對象,但因為年齡差了六百歲,雖然說在生活裡不斷的鬥嘴拌吵,但是兩個人卻始終保持著主客(尊卑?!)的距離,而這就從餐桌得出一二。

▲《鬼怪》場景。(圖/愛奇藝)

(圖/愛奇藝)

餐桌禮儀等同於一個人的教養,一般人吃飯較是不會過於講究,但是對長期在禮儀規範之下的人來說則不同。當金侁和王黎餘同框出現用餐的時候,絕對是金侁在右,王黎在左,因為「以右為尊」基本法則。但再看到金侁和恩倬一起吃飯的時候,這時金侁在左,恩倬在右,體現了女士優先的原則。

記得王黎說過:「如果金侁是火,那我是冰」,各執於自然現象極端值的一方。在那碟盤裡的食物更是體現每個角色的特質,金侁是需要以火烹飪的肉食,展現他豪放不拘的個性;王黎餘則總是冷湯跟沙拉,有著強烈要求自我管理的個性;再轉看恩倬,吃飯對他來說只是為了填飽肚子不挨餓,正符合她為了在惡劣環境中生存最低要求。

【未完待續】

本文由艾利斯【韓劇】與《鬼怪(도깨비)》告別的同時,再次回味這個孤單又燦爛的世界。授權提供

想成為韓星爆爆特約寫手嗎?歡迎投稿報名!►看更多專欄作家請光臨【韓粉圈圈】

憨柴跳土堆...撞網「裝沒事」 媽目睹悲劇傻笑:養到二哈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