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信壓力很大…」 五月天瑪莎17年秘密藏心底

記者許瑞麟/綜合報導

天團五月天睽違4年7個月,終於在21日發行第9張專輯《自傳》,團員瑪莎當天凌晨也在臉書透露製作這一張專輯的心情,以及出道多年來的心路歷程,一番真情告白讓歌迷都紅了眼眶,紛紛留言表述「五月天」對於自己的意義。

瑪莎表示每次做新專輯都會捫心自問,「為什麼要做這張唱片?想說些什麼?誰會想聽?而我們想要唱給誰聽?」坦言1999年五月天發行首張專輯時真的不知道誰會喜歡他們,但還是想要透過有限的能力,把自己生存的世代用音樂表達出來,「不一定非得是經典或流行,但我們期望它能獲得共鳴和感動。」每張專輯都抱著這樣的心態去製作。

►蘇打綠曾擺攤、扛瓦斯求生 月收500熬辛酸13年寫傳奇

請繼續往下閱讀...

►超模米蘭達可兒訂婚啦! 情定Snapchat百億執行長

▲瑪莎透露阿信給自己的壓力很大。(圖/資料照/記者周宸亘攝)

此外,瑪莎這次在阿信作詞配唱前盡可能避開提前看到這張專輯的所有歌詞,「一方面不想給他太多的壓力,畢竟他給自己的壓力已經超過我們這些人可以想像的了。」另一方面則是想保持客觀,以「非五月天成員」的角度來看待對方寫的詞,當阿信問他「喜歡這張唱片嗎」時,他便半開玩笑回應,「喜歡啊!這次是真的除了五月天,沒有人可以做這樣的一張唱片了,都已經叫自傳了,不是只有我們可以做,不然還有誰可以做?」不但誇讚主唱大人再次交出精湛歌詞,也希望歌迷能夠喜歡這張專輯。

►90年玉女歌手大變身 「台灣酒井法子」現在是法官!

►「寶貝四千金」1年後合體! 方志友開直播讓粉絲全哭了

▲五月天終於推出讓歌迷等待已久的新專輯。(圖/翻攝自五月天粉絲專頁)

瑪莎臉書全文:

我知道自己是個龜毛的傢伙,如果不讓自己想清楚這樣做是為了什麼,我可能還是會硬著頭皮做,但不會開心。
從99年的第一張專輯開始,每次做專輯的時候,我都會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張唱片?想說些什麼?誰會想聽?而我們想要唱給誰聽?」

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誰會喜歡五月天,或甚至誰會願意買單我們的音樂。我對自己說:「至少,我們把我們這個世代的生活樣貌,在我們有限的能力範圍,用我們的方式把它唱出來。它不一定要所有人都喜歡,但我們自己在作品中誠實並且認同。它不見得音樂有多豐富精彩,但這是我們的現在能做到最滿意的狀態。他不一定非得是經典或流行,但我們期望它能獲得共鳴和感動。」

說起來很簡單,但其實很難。我們能做的,只有做到無愧我心,然後才能等你願意聽聽這幾首歌組合起來的一切。
每次的專輯,無論主題是什麼,想說的是什麼,我們都懷著這樣的心情去做去想,沒有任何一張專輯鬆懈過。

這張專輯,在阿信作詞配唱之前的這段過程中,我其實刻意地避開了可能會提前看到這張專輯歌詞的所有可能性。一方面不想給他太多的壓力,畢竟他給自己的壓力已經超過我們這些人可以想像的了。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想要保持某個程度的客觀,在盡可能的狀況下,假想如果自己並非五月天的成員而是個旁觀者,我會怎麼看待他寫的這些詞,還有這張專輯可能會呈現出來的狀態。所以這張專輯有許多首的詞,我是一直到唱片製作期的尾聲,才終於一窺全貌的。

某天製作期尾聲的混音回到家,太太問了:「還喜歡新專輯嗎?」只記得還沒從混音渾沌狀態回神的自己說:「阿信這張的詞寫的很好,真的很好。」

專輯雖然名為「自傳」,但其實這張專輯遠遠超過「五月天」自己。
我們試著坦白並誠實地寫出自己在這樣的這個時代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也寫著迷惘傷心和期待。
混音完成在大雞腿討論曲序的某個晚上,阿信問我說:「你喜歡這張唱片嗎?」
「喜歡啊!當然!這次是真的除了五月天,沒有人可以做這樣的一張唱片了。」
「為什麼?」他問
「都已經叫自傳了,又是五月天的專輯,不是只有我們可以做,不然還有誰可以做?!」我半開玩笑地回答。
「可是沒有人像我們五個人在一起這麼多年,經歷過了這麼多事,開了這麼多的玩笑,擺平了那麼多爭執,看了那麼多風景,吞了那麼多委屈,也唱了那麼多演唱會。我們五個人都好像有那麼點不一樣了,可是其實還是跟十幾年前一樣。想寫的,想唱的,想好好放在專輯裡頭的,想讓別人也能聽懂的,就是一張專輯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意義了。」這才是實話,後來沒說出口的。

其實要發行的今天,我還是不知道誰會喜歡這張專輯,誰會因為這張專輯的作品而感動,或是大家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解讀這張專輯。可是我們已經用盡全力做了這張唱片,阿信這張的歌詞,也超乎了我嚴苛的期待且真摯精彩。

最後,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張專輯。
而未來的某天,你會更喜歡你精彩的自傳。

迪麗熱巴飆唱《騎士精神》GG了! 網一聽全崩潰:有夠難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