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鐵疑雲大崩壞? 阿基師記者會「13分鐘自白」全文

▲摩鐵疑雲,阿基師開記者會澄清。(圖/記者陳明仁攝,下同)

影劇中心/綜合報導

名廚阿基師被爆帶熟女上摩鐵,他開記者會說明,和陳姓女粉絲認識5年,對方常找他出來聊天,沒想到被載進摩鐵裡,並澄清所有經過,「我們沒有進房間,就在車子裡面,在這兒我也要坦白講,就在車子裡頭整個情緒一上來,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也做到一個嘴對嘴的動作,我認為應該是巧遇啦!」

阿基師記者會全文: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一點,我自己不夠嚴謹。她有任何事情,都會透過跟我詢問做菜的流程,跟我聊天互動,這是千真萬確的。大家都知道,阿基師幾十年的餐飲,在服務業裡頭,不會隨便去拒絕客人,也就這樣服務到位的模式,對於這個陳小姐,我們做了進一步很親切的互動,慢慢慢慢延伸上的感情上來後,開始有關心到她個人情緒的問題,她情緒是來自於她家庭生活的壓力。

這位小姐,經濟狀況沒有很好,經常生活壓力,打電話跟我聊天時就是哭哭啼啼的,往往接到這種電話時,我自己很無奈,礙於民眾進行詢問做菜的過程當中,我盡可能去閃躲做菜以外的相關問題,我只回答做菜,她提到她家裡的相關問題,我除了關心以外沒有多作著墨,在這情形之下,感情也就慢慢昇華,因為我實在為人處事,包容、關懷、協助,所做的每一個環節,已經遠遠超出一個對於粉絲應該要做服務的界線。

這次周刊拍到我進了車子,不瞞各位,第一點,我不會開車,我上下班都騎摩托車,她打電話跟我約了,是說家裡頭有很重要的事情,爸爸怎樣、怎樣,電話當中邊講邊哭,因為她個人在情緒上有舊的紀錄,往往都跟自己想不開,我礙於這樣的一個心靈弱點,我跟她說你冷靜,我跟你約個時間,阿基師好好幫你開悟一下,結果就約在林森北路,就是週刊報導的這家摩鐵的門口,這部車子停的時候,旁邊停著我的摩托車,我原本想說就簡單聊個兩句,詢問一下有什麼我需要可以幫助的,就這麼兩句,可是我一下了車以後,我全罩式機車安全帽是沒有脫下來,因為我進了車子以後才把帽子拿下來,放在她的駕駛盤台上面。

然後我就跟她說「來妳什麼事呢?妳跟我講」,然後她就提到家裡問題、兄弟姊妹的問題,講得非常委屈,在這個節骨眼時,我看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我說「好啦,妳先別哭,我們就趕快先把事情解決吧」,我說「那現在要到哪裡去聊?」結果我萬萬沒想到的,她車子停著,就在這家摩鐵門口,她就技術很嫻熟的,因為我上了她前座以後,門一關,她就前面推一下就往裡頭轉,我心裡面愣了一下,我想「死了!妳搞什麼,千萬別弄這個」,她說「不會啦,我們到裡頭比較靜。」

講真話,我本來想趁機開溜的,怎麼樣開溜?當她進閘門時要繳費,繳費服務台要遞訂房卡給她,我本來想要那個時候,開門往外衝,但我又倒抽一口氣想回來,如果我往外衝,我這個形象會不會讓摩鐵員工看到,「喔,阿基師搭著什麼人的車子進入到店裡面來」,我當時心裡有顧忌,結果我就沒有做這動作,後來她就拿了房卡,速度很快的就上了摩鐵樓層。

進去了以後,我講真話,我還是生平第一遭,摩鐵是什麼樣子,往往都是同學開玩笑當中、同仁開玩笑當中略窺一二而已,上去後她把鐵門拉下來,我心想鐵門拉下來,如果有人跟拍、有人怎麼樣,我心裡踏實很多,但我們沒有進房間,就在車子裡面,在這,我很必須要坦白講,就在車子裡頭,整個情緒一上來,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那我就坦白說「那到底什麼問題?」這裡頭有牽扯到她的家境困難,有跟我提到說做一點經濟的援助,提到爸爸媽媽看醫生怎樣,需要3千5千,我二話不說,馬上就拿出來給她;講真話,這個女孩子儘管人窮志不窮,這個錢借出去以後她都有還給我。

還給我以後,我就心裡想「那應該沒有什麼可以再聊了吧」,我就說我們走吧,當下我也可以走汽車跑道下來,但她還是說「不要啦,我載你下去,讓別人看到你一個公眾人物被人看到不好。」當然每一次的會談,我回去都會向我太太稟報「她對我相當的熱情」,我想各位也都知道,小弟我在這行做這麼久,從事媒體的事情做這麼久,一向異性緣都非常好,她跟我提到說錢一定會還,那我也把這些事回去跟太太報告。

這位陳小姐真的很熱情,經常有事沒事,晚上型男主廚錄影錄到很晚,她知道我錄到很晚,都會主動傳簡訊進來,「Dear老公,我知道你還在忙,你辛苦了,現在外面下雨,天氣很冷,你騎車騎慢一點」,都會這麼樣的窩心叮嚀,除了這個叮嚀以外,每一次在很頻繁的,像其他公開的咖啡廳中,會送我東西給我,好比說送我對肝有幫助的藥,看我穿工作服也覺得不夠體面,她也會買衣服給我穿,但我把這些東西帶回家時,我絕對跟太太據實回報,因為很簡單嘛!不回報的時候,像做這些事情,大家應該很清楚,男人在買這些東西的時候,總是思考的角度比較遲鈍,為什麼哩?她非常厲害,稍微量個身體寬長度,買的時候穿進來都居然非常合身,我也把這個事情據實跟老婆講。

尤其當她傳簡訊給我時,裡面都會直接寫「Dear老公,我不會跟大姊計較」指的就是我太太啦,她已經先把自己先下了一個小二的位置,「我不會跟大姊計較,我不計較名分,我會服侍你一輩子」諸如此類的用詞,我當下沒有任何懷疑,因為我心裡頭對於這位小姐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邪念或淫蕩,相對的我還把手機趕快給我太太看,我說「老婆,趕快,給我換手機號碼」,這一定要讓她知道,不然你平白無事幹嘛要去換號碼。

第2次,我又跑到了媒體拍到的我在內湖的台北和璞飯店,報告各位,不是和璞,因為第二次跟第一次模式是一樣,上了車後她一樣車子一開就往前走,繞著中山北路,走大直那條路到堤頂的地方,在和璞飯店前面有稍微繞了一圈,繞了一圈的重點是,因為她也在替我們的形象,可能怕被人看到不好,所以找一些人煙稀少的地方,在那附近繞了一圈以後,這個畫面背景就是台北和樸飯店,也讓跟蹤媒體拍到,因為背景跟馬路邊是完全吻合的。

重點是,我的關心是上一回妳跟我求助的事情,爸爸媽媽現在怎麼樣了?她說都已經很圓滿的搞定了,她很放心,我說「好了,既然沒事,麻煩妳就送我回家」,也就這樣子,再回過頭來,透過新生北路到錦西街的地方下來,我的摩托車就是停在橋邊,我就下來騎摩托車回家。

壹週刊報導的都是事實,唯一阿基師感覺很難過、很無奈的,往往有時候關心一個人,你要對她做出協助包容動作的時候,應該還要對自己更嚴謹一點,我這個時候確實疏忽了,沒有想到那麼細,真的沒有想到那麼細,也還好週刊一出來時,發生的這些事情,平常我都有跟我太太去做報備的動作,像剛剛她還打電話給我,包括我女兒她都說「我們都支持你啦,你就好好面對,真的有做就坦白承認。」我在這邊給各位好朋友說明,我沒有承認什麼,但是我只是說明,我有做了這些動作是非常不智的行為,讓全國民眾一路挺我、相信我的朋友徹底失望,那阿基師沒有任何怨言,一點點的心意在這邊跟各位媒體好朋友做簡短扼要的報告。

▼影片取自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