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姵嘉「女上男下」床戲坐騎范少勳 體位交換畫面18禁

記者林奕如/台北報導

范少勳《四樓的天堂》飾演一個被媽媽拋棄、長年流浪的街頭塗鴉畫家,角色的暗黑面及爆炸性的表演特別吸睛。除了開拍前上了兩個月的舞蹈、武術課程以外,為了體會角色心境,他隨手帶了兩百塊及悠遊卡上路流浪。

▲▼《四樓的天堂》范少勳拜影帝黃秋生為師「最萌師徒檔」。影后黃姵嘉床戲坐騎范少勳反被征服。(圖/公視提供)

▲范少勳飾演街頭塗鴉畫家。(圖/公視提供)

他首先在露天公園睡了午覺,然後買車票到礁溪,再從礁溪徒步走到烏石港,最後回到圓山,也就是劇中角色塗鴉的河堤邊,就在那邊睡了一晚。范少勳為了更符合劇中角色狀態,甚至在三個月內爆瘦12公斤,他說:「當你今天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就是地板。那一刻覺得可以躺在地板上是最棒的事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四樓的天堂》范少勳拜影帝黃秋生為師「最萌師徒檔」。影后黃姵嘉床戲坐騎范少勳反被征服。(圖/公視提供)

▲黃姵嘉床戲坐騎范少勳。(圖/公視提供)

角色除了要拜師學藝,也同時周旋在二女黃姵嘉以及王真琳之間,與金鐘視后黃姵嘉見面的第一場戲就是兩人的親密床戲。這場戲除了交代兩人角色的關係,范少勳是無法打開心房且無法面對自己的感情,黃姵嘉則是看似不在乎,但其實心裡很喜歡他。范少勳說,「一開始跟姵嘉對戲很緊張,還好她是一個很直接的人,開拍前我們排練很多次,位置或姿勢、也做好防護措施等,表演上面有一種我們的默契,和她的互動非常快速而且乾脆。我們都覺得,就直接來吧!」

▲▼《四樓的天堂》范少勳拜影帝黃秋生為師「最萌師徒檔」。影后黃姵嘉床戲坐騎范少勳反被征服。(圖/公視提供)

▲范少勳劇中心理空虛。(圖/公視提供)

該場戲只見黃姵嘉坐騎在范少勳身上、兩人肢體激烈碰撞,黃姵嘉嘗試觸碰范少勳的胸膛想要馴服他,證明彼此的關係,但范少勳因為心結、身體不喜歡被碰觸,於是一直把她的手打掉、或是將她的手往後固定起來,來回重複六七次。最後兩人上下體位交換,范少勳精彩演繹出越是發洩慾望、心裡越是空洞的絕望感。

▲▼《四樓的天堂》范少勳拜影帝黃秋生為師「最萌師徒檔」。影后黃姵嘉床戲坐騎范少勳反被征服。(圖/公視提供)

▲《四樓的天堂》范少勳拜影帝黃秋生為師「最萌師徒檔」。(圖/公視提供)

影帝黃秋生飾演神秘推拿師,雙手有巨大的能量,輕輕撫碰就可以讓人卸下心防潰堤。花絮影片中揭露,其中一場范少勳在被按摩的當下因為觸碰到心裡的傷,於是崩潰大哭的戲,范少勳說,「我本來很緊張,我還在想到底要怎麼演繹,那場戲開始的時候師傅先摸著我的頭說不要想太多,然後接下來的表演就自然的發生了,我從來都沒想過他有那麼大的一股巨大能量,秋生哥說以前拍攝的時候他也遇到一樣的情況,前輩摸著他的後腦勺,很多情緒就自然流洩。」

范少勳劇中拜黃秋生為師,學打坐、學推拿、學怎麼處理身體的傷痛;戲外,黃秋生也常常不吝分享多年經驗。兩人在現場號稱「最萌師徒檔」,黃秋生教導不手軟,該罵該嚴肅或該碎念的,總是耐著性子樂於教導,徒弟范少勳雖常笑說自己笨、資質駑鈍,但是做筆記不輸人、勇於嘗試認真學習。范少勳也透露,師父在台灣的時候也會帶他去吃好吃的料理,盡地主之誼。

故事描述一間隱身在巷弄,位於老舊公寓四樓的私人推拿會所,在這裡,推拿師天意(黃秋生 飾)總能以獨特的方式,碰觸到客人不願面對的心裡傷口,替他們層層解開病因。無論是總在幫助別人卻不知道如何化解自己母親心結的心理師(謝盈萱 飾)、有著黑洞般過往的塗鴉客、或是害怕失去總是壓抑情緒的劇場演員。在「天堂」,藉由天意的雙手,他們將一一重新找回心底最柔軟最溫暖的自己。

龍劭華奪金鐘「托腮微笑」遺照曝光 一殯告別式花海一片

愛女陳璇顫抖念祭父文 曝龍劭華過世前一天「我就不回去了」

陳璇呼喊龍劭華入夢「抱抱媽媽」 棺木上白色靈車往火葬場

龍劭華遺孀忍淚選「這張當遺照」只有一原因 意涵有洋蔥

分享給朋友:

比莉姐暗黑料理自豪「周湯豪吃了還是帥」 ØZI不見外送員:我怕我超醜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