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看媽媽去跳河!離家前「詭異舉動」嚇壞 呂雪鳳:這才叫真正的崩潰

記者洪文/專訪

「我的經歷在電影裡面是吐不出來的。」

呂雪鳳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以「菜市場6分鐘崩潰獨白」句句重擊人心,受到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提名的肯定。其實片中的角色跟老公之間的關係,部分跟她的父母相似,她坦承:「我只是進去這個角色,其他東西都是我熟悉的。」她演出時壓力很大,深怕把自己的經歷都演出來,「你們還沒看到真正的崩潰!那還是小事,我想起我媽媽以前的崩潰,那才是你沒有辦法想像的。」

▲呂雪鳳的真實人生,比電影裡的角色還更戲劇性。(圖/記者張一中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是呂雪鳳與導演張作驥第3次合作,卻是她首次挑大樑擔任女主角。她在片中飾演因媒妁之言嫁給藝工隊上校的女子,卻在含辛茹苦30年後,驚覺丈夫另有「軍中情人」,讓她忿恨難消,而張作驥巧妙將呂雪鳳當年的「大失控6分鐘」轉化繼續發揮,她在菜市場的崩潰戲將數十年持家苦水、統統一吐為快,足足6分鐘的獨白,句句重擊人心。

由於菜市場飆罵戲並未申請封街拍攝,劇組僅報備當地派出所,並以偷拍方式來捕捉畫面。呂雪鳳透露,現場有很多外來的干擾,一整天路過的人不一樣,有一次突然出現不知情的男路人上前關心,被入戲的她回嗆「你看什麼?」差一點對方就要打她了。反覆拍了好幾次之下,她連自己說了什麼都不記得了,「旁邊人來人往都不一樣,怎麼可能演一樣?只能要求自己每一次都要進入角色。」

當時菜市場拍一整天,呂雪鳳的情緒也是崩潰一整天,「一鬆懈下來,路人不一樣或是看你的不一樣,又要花時間進入角色,喊了卡我也會把情緒撐著。因為他們只是喬機器而已,否則喬完我還是要從頭再來一次,走進去角色。」所以每當喊卡之後,她不會跟工作人員在一起,而是轉身到旁邊站著面向牆壁,「我讓自己綁在裡面沒有出來,直到收工我才退出那個角色。」

▲▼張曉雄、呂雪鳳《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提供)

▲呂雪鳳菜市場摔菜籃,6分鐘崩潰獨白令人印象深刻。(圖/海鵬提供)

崩潰當下,呂雪鳳心裡投射角色的想法,「我要進去導演給我的角色裡面,那才是正確的。」所以她想著:「我好不容易嫁了一個上校,還是義工隊的團長,跟我一樣從事表演藝術的,為何要把實質上照顧你、養你兒子的人糟蹋得徹底,我第一個念頭就是你瞧不起我!」因此她含悲怒摔菜籃大喊:「我是不能睡嗎?」忿恨片中的老公睡了外面的「男人」,自己努力30年的婚姻付諸流水。

呂雪鳳坦承,跟父母當時的經歷差不多,「我只是進去這個角色,其他東西都是我熟悉的。」她的全家人都是演歌仔戲,以前媽媽帶著孩子在戲班,爸爸來這一班借錢,媽媽就到另一團演出還債,她說:「爸爸有時候來劇團,不是來看小孩、老婆,是來拿錢的。」爸爸拿不到錢就會打媽媽,等到爸爸走了,換成小孩子被媽媽打,而身為孩子的他們根本不敢離家出走,只能接受被打的命運。

▲▼金馬專訪:呂雪鳳《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圖/記者張一中攝)

▲呂雪鳳親眼見到母親要去跳河自殺,被全劇團的人拉回來。(圖/記者張一中攝)

因此呂雪鳳壓力很大,深知不能把自己所經歷過的全部感受全部演出來,因為她跟片中角色並非完全一樣,「你們還沒看到真正的崩潰!電影裡面的還是小事,我想起媽媽以前的崩潰,才是你沒有辦法想像的。她當時拿著自己的衣服一直走,還叫我們不要管,後來整個劇團都出來攔她。難道是離團出走嗎?原來她是要跳河自殺,被拉著當下她努力掙扎:『不要拉我,我要去死!』」

當時母親救回來之後,全劇團的人都不敢問起原因,直到團長開口:「為什麼要帶衣服?」呂雪鳳的媽媽才回答,感覺自己不應該留在這世界,要帶一些東西到別的世界,因為自己不值這個世界,所以連衣服都不留,不該留給人任何的印象。呂雪鳳坦言,小時候不懂這些,現在才明白:「一個人會崩潰到連一件衣服也不留在世界上,也不留給女兒,不只是崩潰,而且是生病的狀態。」

小時候的呂雪鳳時常感慨:「怎麼我的媽媽是這樣子?為什麼別人的媽媽都很疼愛小孩,我的媽媽被爸爸打了之後,妳還打我們?」她小時候很怨恨媽媽,長大之後才知道媽媽真的很辛苦。面對很多人誇讚她哭戲很會哭,她笑說:「演員掉眼淚還不簡單?哭不出來、憋著不哭才是最難的,人到了一個情緒要克制相當辛苦。你連崩潰都沒時間,因為你知道崩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金馬專訪:呂雪鳳《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圖/記者張一中攝)

▲呂雪鳳以歌仔戲演員身分為榮,希望可以回饋歌仔戲。(圖/記者張一中攝)

這樣的生長環境之下,呂雪鳳小時候排斥演戲,這只是她的生存方式而已。她說:「我記得到了25歲以前出門都不說我在演歌仔戲,直到進了劇校教了課,心態才轉折,突然有點使命感,要回饋歌仔戲。」她這幾年演了電影、電視,有時跨足綜藝,又有不同的觀念,「其實我沒那麼神,那些都是歌仔戲給我的底,我為了呈現歌仔戲帶進去的東西,觀眾也ok,而且是即興演出,真的很難。」

對於入圍金馬獎,呂雪鳳坦言從沒想過,「我到現在仍然覺得我是個演員,絲毫沒有覺得我是藝人、明星,而且我是個學員,我還在學習。」她最近暫時不演電視劇,「怕演到油了,所以要跳開一陣子,再回到舞台上。」她換了不同的工作方式,跟著台北市立國樂團一起排練3個月,當作是回饋歌仔戲,「用歌仔戲的唱腔跟國樂、美聲老師同台演出,這麽好的機會,我怎麼能放棄?」

呂雪鳳至今仍感謝張作驥,「沒有張作驥,沒有呂雪鳳。」她也會一直以歌仔戲的身分為榮,最近她也在思考不同科技結合歌仔推廣的可能性,類似《花木蘭》的方式製作歌仔戲動畫,「我還在幻想,我人已經老了,不漂亮了,有沒有可能弄一個歌仔戲的動畫呢?我來配唱,無限的可能。」但她又謙虛地說,有太多太多的方向,「我不是個很有野心的人,我只能踏實的去做想做的。」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蔡桃貴2歲生日...蔡阿嘎砸百萬慶生 包下捷運站辦主題展「持續7個月」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