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戲到醫院手術室實習 男星見「胸口被剖開」面無表情心驚驚

星光好選喆 簡立喆

「最專業的電影主播」最早從好萊塢特派記者,一路到新聞主播,再回歸最愛的..

▲全球精彩娛樂獨家報導,請鎖定每個星期一下午兩點首播、星期日晚間八點重播的《星光好選喆》。

記者王筱筑主播簡立喆/專訪報導

台灣職人劇熱潮延燒中,《生死接線員》是台灣首部聚焦在器捐移植協調師的醫職劇,劇裡討論器官捐贈讓生命延續的議題,雖然已經全劇終,不過還是讓觀眾留下不少討論的空間,在串流影音平台上仍然是點閱熱選。劇中演出「器捐小組」的演員曾少宗、劉倩妏、李杏、單承矩,這群實力派演員們在開拍前到醫院及手術室實習的深刻經歷,在拍完戲後也對生命有更多的體悟。

▲▼生死接線員。(圖/公視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生死接線員》劇照。(圖/公視提供)

《生死接線員》是首部以「器官捐贈」為議題的台劇,飾演創傷科外科移植醫師的男主角曾少宗表示,主演們為了解器官捐贈協調師的工作內容,而進入醫院實習,他說:「因為我們是沒有醫療背景的人,我們只能站在旁邊見習,也不能干涉任何的家屬,就是默默的在旁邊觀察工作過程。」,演出菜鳥器捐師的女主角劉倩妏也補充:「我覺得如果沒有去見習過,對手術那一塊的認識會是空白的,對我的表演來說是有一個缺陷的,所以後來我和大家都一起去了。」

▲《生死接線員》男主角領便當,劉倩妏面臨是否器捐的難關。(圖/公視提供)

▲《生死接線員》劇照。(圖/公視提供)

曾少宗和劉倩妏、李杏花了4天的實習時間,從早到晚都待在醫院,不僅跟著器捐協調師實習,更進了手術室看手術過程,曾少宗坦言進手術室看到病患胸口被剖開的那一瞬間,其實不覺得驚訝或害怕,反倒是思考起如果今天換做是自己,是否願意犧牲自我,去救摯愛或是家人,他對於器官捐贈的態度是同意的:「我常覺得『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父母把我們生下來變成他們的心頭肉,當他們有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在把自己的器官還給父母,這是非常緊密的聯結與羈絆,其實想起來是非常美好的。」

▲《生死接線員》男主角領便當,劉倩妏面臨是否器捐的難關。(圖/公視提供)

▲《生死接線員》單承矩和劉倩妏。(圖/公視提供)

劉倩妏表示自己已經在見習時簽署同意書,另位飾演器捐小組組長的資深演員單承矩也認同,他說:「醫生如果覺得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用的話,我會非常開心,表示說我保持的還不錯。」,他也指出器捐的概念是,如果當你決定器捐的時後,同時你應該要好好的全面保護自己,維持自己身體健康,才有資格去簽署。戲裡是資深器捐師的李杏本身也贊同,但她卻在拍完戲後有另外的想法:「很怕萬一有一天自己出事後堅持器捐,但是家長卻不捨面對這一切,自己好像也沒有想要讓留下來的親人再次承受痛苦。」,劇裡也有討論到類似的議題,讓大家用多方視角來看事情。

▲《生死接線員》男主角領便當,劉倩妏面臨是否器捐的難關。(圖/公視提供)

▲《生死接線員》劇照。(圖/公視提供)

李杏以2016年國片《樓下的房客》陳小姐一角聞名,當年大膽的演出讓她備受矚目,她認為因為那部電影被看見是好事,當被問到拍陳小姐角色比較困難,還是說服家屬接受器捐比較難,她則認為還是演陳小姐較困難,不過器捐涵蓋到生離死別,這種一輩子的感覺,也是難以抹滅的。她在劇中也有演到將自己爸爸的器官捐出,對「死去」、「活來」有更多的感觸,劉倩妏也說:「這對我們整個小組的影響意義都非常大,就是我們都非常了解只有死去,才能讓一些生命活過來,就是一個核心的價值。」

曾少宗自爆,劇中留著小鬍子造型,其實是因為私下比較不修邊幅,會有蓄鬍習慣,在第一次定裝完之後,他的鬍子就繼續留著,一直到正式開拍前幾天,導演覺得那樣的造型挺不錯的,就叫曾少宗繼續蓄鬍,也讓外科醫師一角更有成熟穩重感,李杏則在一旁笑著補充,雖然他演因為太忙而不修邊幅的醫生,但他的鬍子竟長得非常的整齊乾淨,和另一邊鬍子長得很隨性的單承矩,形成超明顯對比。

▼全球精彩娛樂獨家報導,請鎖定每個星期一下午兩點首播、星期日晚間八點重播的《星光好選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