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我們》《逃出絕命鎮》到底想告訴觀眾什麼?

星光好選喆 簡立喆

「最專業的電影主播」最早從好萊塢特派記者,一路到新聞主播,再回歸最愛的..

▲《我們》影評。更多熱門影評請鎖定每個星期一下午兩點首播、星期日晚間八點重播的《星光好選喆》。

簡立喆/影評、記者王筱筑/報導

呼應近期上映造成轟動的驚悚恐怖片《我們》,這幾天在電影台也可以重溫金獎導演和編劇喬登皮爾在《我們》之前,一鳴驚人的得獎力作《逃出絕命鎮》。兩部電影截然不同,卻有一樣的諷刺力道。不過很多人在看完《我們》之後,忍不住想問?電影裡的「兔子」到底代表什麼寓意?為什麼這毛茸茸可愛的小動物,在鬼才導演喬登皮爾的電影當中會被視為殘酷、冷血的道具?

《我們》電影描述一個平凡的美國家庭在全家開心去海邊度假小屋過暑假時,竟然遇到一群不速之客,最恐怖最詭異的是,這群不速之客竟然是自己的分身!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電影靈感取材自西方人相信的「分身靈」,每個人都有一個「Doppelganger」,就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分身,據說俄羅斯一代傳奇女皇帝凱薩琳大帝在自己中風過世的前幾個月就見過自己的分身靈,可說是西方人的都市傳說。《我們》雖然靈感是來分身靈,但電影裡卻解釋為科學實驗失敗,長期在地底生活的複製人,姑且不論這個理論邏輯通不通,其實導演要表達的完全不是複製人這回事,導演開宗明義就的想表達「我們」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從英文片名叫US,也就United Stated的縮寫,而且這群分身靈出現時,還特別強調「我們是美國人」,就是在反諷美國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而電影裡描述這群原本在地底的分身,複製地表人的生活過日子但卻不見天日,痛苦又生冷,這也諷刺著現今的美國,甚至是全世界,一樣的人過著不一樣的生活,下層的人想學上層的人,但其實根本是沒有靈魂的複製,下層的人根本沒有發言權,甚至無法有想法,當有人能發言、有夢想,就被視為領袖,想脫離痛苦的日子,唯有推翻上層、取代上層才有主導權,電影背後的寓意完全是任何一個社會的政治縮影,巧妙地深埋在一部看似商業而且很成功的恐怖片裡,真的令人佩服導演喬登皮爾的天才。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我們》電影裡提到地底分身的食物是生吃兔子,有些外媒解讀兔子有「復活節」的意義,象徵地底人的復活,而兔子總是被拿來當實驗品,也呼應著地底影子人的命運,甚至還有人解讀兔子的耳朵像剪刀;不過導演喬登皮爾對此則透露是因為兔子讓他感到很毛:「我看到兔子就渾身不對勁,也不曉得為何,我就覺得兔子是沒有個性的動物…大多數毛茸茸的動物都有鮮明的特性,但兔子就是...一副眼神死的樣子。」。

向來喜歡辯證事務「二元性」論調的喬登皮爾認為兔子就是缺乏「二元性」的動物,因次讓兔子成為電影中沒有靈魂的象徵。

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露琵塔尼詠歐在《我們》飾演飽受夢靨所苦的女主角,她表示在拍攝時煞費苦心,因為很需要全神貫注,露琵塔尼詠歐說:「這就像任何表演工作一樣,我必須硬著頭皮延續不自然的反應,其實『恐懼』這種情緒要延續一整天實在很難,我自己就想了很多不同小遊戲,讓自己能持續打起精神。」,她表示因為要讓身體持續幾個小時,不斷產生腎上腺素是不正常的,所以拍《我們》真的是個挑戰,讓她下足了苦功!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男主角溫斯頓杜克也表示自己不是喜歡恐怖片的人,尤其是有色人種總是先領便當的老梗,對於那些千篇一律的劇情實在提不起勁,因此但當他讀到這部片的劇本時大大改觀:「我整個欲罷不能,它不只是部恐怖片,不只是部心理驚悚片,它很幽默誠懇而且深富寓意,它是集各種元素於一身的電影。」,溫斯頓杜克認為《我們》挑戰大家的腦神經,挑戰大家的認知,讓大家重新思考自己在世上的定位。

▼全球精彩娛樂獨家報導,請鎖定每周一下午兩點首播、星期日晚間八點重播的《星光好選喆》。

欠扁鸚鵡意外入鏡測速照相機 鳥嘴狂啄:抓到違規了沒呀~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