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金馬開箱/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叫作窮病

《我不是藥神》。(圖/《我不是藥神》劇照)

▲《我不是藥神》。(圖/《我不是藥神》劇照,以下皆同)

文/許瑞麟

這部片在大陸上映7天創造出台幣83億元票房,至今已經突破台幣140億元,點出的議題甚至連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都相當關注,卻也一度傳出官方要媒體「冷處理」相關報導,哪部片這麼神?

►更多【第55屆金馬獎】相關新聞

《我不是藥神》描述因為白血病的瑞士進口藥物「格列寧」在大陸售價過高,讓許多病人轉向購買印度仿冒藥,畢竟連效果都差不多,徐崢所飾演的男主角程勇原本在賣壯陽藥,急需用錢的他,在病友拜託下走私印度仿冒藥,發現可賺取不少利潤,卻也在追求名利的過程中,發現自己這行為對病友來說有多麽重要,但也引起原廠和警方的查緝。

這時你也會思考,程勇走私仿冒藥是為了救人,最後甚至不求牟利,這樣有錯嗎?藥物的成本、病患的經濟負擔、藥廠的專利權,形成了無限輪迴的矛盾。

《我不是藥神》。(圖/《我不是藥神》劇照)

其實本片取材自真實人物—陸勇,格列寧在現實的大陸被叫作「格列衛」,台灣叫作「基利克膜衣錠」,能夠引起觀眾共鳴,便是點出大陸抗癌藥物售價過高的事實,大多數國家都比大陸便宜一半以上。

《我不是藥神》大膽批判這點,一句「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叫作窮病」,從一位騙子口中說出,格外有力。可惜的是,似乎都把錯誤怪罪在藥廠和企業身上,反而沒有針對政府政策、保障體系等,好與壞的分界過於單一,甚至有些過捧、神化程勇一角,雖然最後他也受到應有的懲罰。

《我不是藥神》。(圖/《我不是藥神》劇照)

本片仍把握住小人物棄惡揚善、發現良心的感動之處,救贖自己,也救贖別人,搭配流暢的剪接和適時加入的「勾人哭點」,表達了市井小民的無助、力求生存的悲哀和無奈,不但娛樂性強,也有深度,可說是雅俗共賞的佳片,但結尾程勇被帶離法庭的路上,路上站滿兩排病友的一幕,似乎有些煽情了。

男主角徐崢再度演活擅長的小人物,比過往作品多了更收斂的演出,在利益和良善間的掙扎,痛失摯友的悲痛更是令人揪心。以「黃毛」一角受到歡迎的章宇,和在本屆另一部佳作《大象席地而坐》相比,擁有完全不同的表現,固執的眼神,充滿控訴、抗拒的表情和動作,台詞不多,卻令人驚喜。

《我不是藥神》入圍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男主角(徐崢),新導演(文牧野)、男配角(章宇)、原著劇本、造型設計、剪輯

《我不是藥神》徐崢。(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徐崢。(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1/17 friDay影音線上獨家全程直播,預約收看:https://bit.ly/2OnEbM2,也將於ETtoday App全程同步轉播!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