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椅被搬走嘲笑髒 呂士軒遭霸凌5年:每天不知回家還上學

▲▼饒舌歌手呂士軒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呂士軒學生時期遭受霸凌。(圖/記者黃克翔攝)

記者盧薇淩/專訪

成長過程中,總有些時候不知做錯了什麼,就被莫名地嫌惡,如果加入暴力,場景擺在學校,就是一輩子揮之不去的校園霸凌。饒舌歌手呂士軒新專輯中,有首歌叫《孬種走了》,在踏進音樂前,他是孬種、膽小鬼,求學時長達5年的同儕霸凌,讓他心中彷彿被黑暗籠罩,每天擔心的不是成績,不是考不好被爸媽罵,而是自己上課的課桌椅,今天是否還在原來那個位子上。

▲▼饒舌歌手呂士軒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呂士軒連續被霸凌5年。(圖/記者黃克翔攝)

呂士軒從國小三年級開始,每天上學都提心吊膽,一群人不停嘲笑他,說他碰過的橡皮擦很髒、不想碰;班上氣焰高的「孩子王」小混混,只要看他不順眼,就是聯合其他同學又打又嘲笑,被垃圾桶蓋著狂毆,上課前課桌椅被搬走了,桌面又被粉筆寫滿字、亂畫了,每天洗好的乾淨衣服,到學校又挨揍髒了,回家再被爸媽罵,這就是他5年來校園生活中,幾乎天天上演的戲碼。

地方的學校同學組成固定,「呂士軒」這三字從國小再被傳到國中,對一群孩子來說,鮮少人敢伸出援手,深怕一不小心也成了被霸凌者;他是孤獨的,只能努力唸書,這是他唯一能證明自己、獲得肯定的方式,但他努力地把書唸好,那些情況依然沒好轉。

▲▼饒舌歌手呂士軒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呂士軒用自己的方式解決霸凌問題。(圖/記者黃克翔攝)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同學不喜歡我,老師就寫聯絡簿告訴家長,回家再被爸媽打一次,我每天不知道要去學校還是回家。」學校老師不管霸凌問題,爸爸則說「老師說是你的錯,你打輸了還敢回來?」對年僅10歲的孩子來說,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呂士軒過了許久,才找到了對應的方式,「後來我不吵也不跑了,不理他們,他們就沒成就感,目的就達不到。」再長大了一點,才找到了音樂,得到了救贖。

發呆就聽音樂,沒事就寫寫歌詞,關在房間用電腦摸索音樂,從試用版開始下載剪接軟體,從零到有嘗試用音樂描繪故事。他把求學時的霸凌故事寫入《孬種走了》,歌詞寫著「害怕,下課鐘聲後被別人的通緝;害怕,等下又要被弄亂的抽屜;害怕,其實活著沒那麼地容易。遊蕩在那涉世未深的年代,當不成主角卻成了罪犯」,只不過現在他心中的「孬種」走了,住在心裡已久、能扛住家庭、責任的超人回來了。

►專訪/呂士軒進門喊「超人回來了」 中風父安靜..催淚曲聽哭

▲▼呂士軒。(圖/經紀公司提供)

▲▼呂士軒把霸凌故事寫成歌。(圖/記者黃克翔攝)

▲▼饒舌歌手呂士軒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正宮埋伏逆襲「雙手爆推」 小三飛噴頭撞車...網:超療癒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