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殺小模免死惹怒全台! 雪碧爆氣嗆法官:悔過我也會演

記者田暐瑋/綜合報導

程宇2017年3月涉性侵殺害陳姓女模,在法庭上自白:「我只是不小心殺了她。」法官判定他非預謀殺人、手段非最殘暴等考量,10日被判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判決惹怒台灣民眾,雪碧也爆氣嗆法官不敢背負判死壓力,「真悔過假悔過,這戲我也會演。」

▲雪碧怒嗆法官。(圖/翻攝自雪碧臉書)

▲雪碧怒嗆法官。(圖/翻攝自雪碧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近日多起殺人案兇手都沒被判死,雪碧忍無可忍發文痛斥司法,讓台灣成了一個殺人也未必要償命的地方,人們出門都要擔心自己安危,只因為法官不敢背負定奪死刑的壓力,「用可在(再)教化就判無期徒刑,大家都不想做壞人,先不管真悔過假悔過,這戲我也會演。」

從小燈泡事件、遊樂場殺童案到最近多起分屍案,雪碧直言這些都不是單純的誤殺事件,而是「慘絕人寰」的命案,雖然死刑無法讓死去的人復活,但可以讓社會有所警惕,「國外的法律動不動就鞭刑死刑整治,所以治安良好,台灣為何不能學學國外呢?」更質疑兇手如果假釋出獄,也難保沒有再犯的可能。

▲▼南港小模命案,程宇,姦殺,性侵,梁思惠。(圖/資料照/記者楊佩琪攝)

▲程宇免死刑。(圖/資料照/記者楊佩琪攝)

法官認為,程宇並非預謀殺人,是怕事跡敗露才用包包背帶將人勒死,手段並非最殘暴,雖然他有諸多辯解,乃人之常情,因此判處無期徒刑。對此,《ETtoday新聞雲》記者訪問到陳姓小模家屬委任律師稱,「家屬很難接受,因為他(程宇)的整個行為看起來都是一個有計畫有預謀的犯案,包含他對於現場的安排,這現場已經不是第次犯案的現場,顯然他是不是臨時起意。」

律師表示,「陳媽媽到現在每天晚上都要服鎮定劑,爸爸只要不在,陳媽媽都會非常恐慌」,而陳姓小模姊姊也是在做外拍的相關工作,因此到現在也都還是相當害怕。另外,針對判決理由,他還指出,「家屬一定會提起上訴,而且程宇犯罪後的態度,很難期待會有教化可能,家屬甚至希望求處判死刑。」

▲雪碧怒嗆法官。(圖/翻攝自雪碧臉書)

▲雪碧發文。(圖/翻攝自雪碧臉書)


雪碧臉書全文:

我真的很不愛評論社會事,怕被兩級化輿論壓力,
但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繼情人殺人分屍數件,姦殺,小燈泡事件,以前的遊樂場殺孩案,這些都不是單純的殺人誤殺防衛案件,
是慘絕人寰欸
因為現在台灣是殺人未必要償命

到底台灣已變的讓人出門都要擔心自己安危,法官不敢背負訂奪死刑的壓力,用可在教化就判無期徒刑,大家都不想做壞人,先不管真悔過假悔過,這戲我也會演,難道這些兇手在殺人的時候都沒想到後果嗎,加上新聞擴大報導,讓很多人有樣學樣,
想反正在台灣殺人不會容易判死,就不管司法了嗎!

難道受害者就要背負的兇手逍遙在外,心裡痛苦傷心ㄧ輩子,兇手做牢乖乖的話,還可提早假釋出獄,難道就沒犯案的可能嗎?

雖然死刑不會讓過去的事改變死去的人活過來,
但可讓社會有個警惕,死刑是必須要有的

國外的法律動不動就鞭刑死刑整治
所以治安良好,台灣為何不能學學國外呢

發這篇可能我會被批評的要死,已有心理準備

鮪魚錄影中「彎腰走光」急拉泳衣 小鐘驚喊:胸部都看到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