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忻忍9年「我因為他出一張嘴而縫了11針」 指名天團姓王的掀熱議

記者張筱涵/綜合報導

謝忻20日寫下「酒瓶蘭與我」的故事,談到9年前有一位資深天團的王姓成員(下稱老王)提到自家隔壁有一盆植物被丟在那很可憐,她家本身有後院就決定帶回去照顧,怎料因為一個人搬起來吃力決定改天再搬時,隔天就因為要跨過盆栽而摔倒,回過身地上有一大灘血,右腳踝就這樣被劃出一道很深的傷口,結果老王知道這件事後卻事不關己!

▲謝忻。(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謝忻分享9年前「酒瓶蘭與我」的故事。(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謝忻20日提到自己決定去將老王說的被丟棄的植物拿回家養,一去就發現是酒瓶蘭,她廢了很大的力氣才將之搬上車,隔天一早五點起床要準備去錄影,拿著大包小包要跨越盆栽時,卻突然覺得踩到黏黏的東西:「隨即眼前一片黑,我癱軟在引擎蓋上,回神過來的時候地上已是一大灘血。」不只花盆破掉,右腳踝還被碎片劃傷:「鮮血『啵啵啵』不停地流⋯」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故事停在這裡讓人意猶未盡,謝忻21日午間隨即更新後續,當她恢復意識後馬上就打給媽媽希望能幫忙叫救護車,因為她的意識已經快模糊卻被掛2通電話,氣得第3通一聽到接通就大吼:「我現在人在樓下車庫血流不止!我快要昏倒了!」

▲謝忻。(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謝忻腳被劃破狂流血。(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謝忻第一時間請爸爸找止血帶,結果對方卻拿著髒髒的抹布來,救護車也要10分鐘後才能來,她只好跛著腳走出去攔計程車,一切處理完成後便打電話給製作單位請假。怎料,後來她向老王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一副事不關己,雲淡風輕地表示,『就叫妳走路要小心啊!』 可惡, 我因為他出一張嘴而縫了11針!11 針!」

網友都猜說故事中的老王就是王少偉,王少偉本人也在貼文下方留言,但他沒有說故事中的人是不是他,只是開玩笑說:「隔壁老王訂(閱)了嗎?」謝忻也只是說「有,因為太支持你了所以按了兩次訂閲」,不過這段逗趣又生動的故事引起相當大的討論。

【謝忻臉書全文】

#酒瓶蘭與我(上)
照片裏的植物是酒瓶蘭。
我有分享過酒瓶蘭與我的故事嗎?
不管有或沒有,我都要說給大家聽。
約莫九年前的某一個春天,
我跟某資深天團的王姓團員好像是約喝咖啡,
姑且稱他為老王吧。
在順道載老王回家的路上,
他突然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
「欸,我覺得它好可憐喔!」
「幹嘛?什麼好可憐?是貓咪嗎?」我配合地問。
「不是啦,我家旁邊不是有一大塊閒置的空地嗎?
那邊有一盆不知道是什麼植物,
被丟棄在那好一陣子了,也沒人照顧,
感覺好像很孤單。」
(好吧,他心腸還不錯)
於是老王就順理成章地帶我去看了它,
而我一眼就認出是一盆早就該換盆的酒瓶蘭。
「我是想說厚!」
老王每次只要用這句話開頭,
我就知道他心裡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了。
「妳家不是有個後院嗎?」
「所以咧?」
「我是想說妳要不要就把它帶回家養啊?」
聽他這麼一說我的惻隱之心也油然而生,
好吧!我就把這盆孤兒帶回家!
那盆酒瓶蘭相當有份量,
高度大概有我身高的一半吧,
因為花盆太小的關係,
它的根部眼看就快要把花盆撐破了,
也許就是因為該換盆了,被嫌麻煩才棄養的吧。
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它扛上車,
回到家又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它扛下車,
實在太累了,於是我決定先放車庫裏,
過幾天再處理。
隔一天是例行的綜藝大集合外景日,
我記得那一天要南下高雄錄影,
所以一早五點就起床,準備開車到台北車站搭高鐵。
由於前一天花盆擺放位置的關係,
讓我必需跨過花盆才能接近駕駛座的車門,
我拎著大包小包,使勁地擠呀擠,
突然間,我覺得腳好像踩到了什麼黏黏的東西,
隨即眼前一片黑,
我癱軟在引擎蓋上,
回神過來的時候地上已是一大灘血。
我驚覺花盆竟然已經裂了,
而我的右腳踝被花盆的碎片劃了一道很深的傷口,
鮮血「啵啵啵」不停地流⋯
未完待續。


#酒瓶蘭與我(下)
我在鮮血直流的同時打給我媽,
清晨五點的時候,想當然爾她還樓上在睡覺,
電話響了很久,
她終於接了起來,
但敷衍地說:「媽媽很累,
妳先不要吵媽媽,晚一點再說。」
然後就把電話掛了。
我純粹只是想要我媽幫我叫救護車而已呀!
(搖自己的肩膀)
我又打了一通:「媽我跟妳講⋯」
「我昨天很晚才睡,妳現在不要打給我。」
我媽立馬打斷我,說完又把電話掛了。
我的意識開始有那麼一點模糊,
但還是忍住怒氣再打了一通電話,
這次我學乖了,
劈頭就大吼:
「我現在人在樓下車庫血流不止!
我快要昏倒了!」
然後我就聽到我媽大聲尖叫,叫著我爸的名字,
再夾雜著無數的尖叫。
我媽衝下樓看到我的時候也幾乎要昏厥,
她踩著我的血說怎麼會這樣啊?
但這不是問「怎麼會這樣」的時候好嗎?
應該要先止血吧!
我請我爸趕快幫我找止血帶,
自己則是用力按住腳踝,
依稀記得是以前學校教過的「直接加壓止血法」。
我爸在車庫裏就地取材找了一條止血帶,
他用來擦拭機車的抹布就是他所謂的止血帶,
看著那條有點黑又沾滿機油的抹布,
「我可能在血流光之前就感染而死了啦!」
我大聲地跟我爸抗議,
於是我媽就這麼跟我爸吵了起來。
等等!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吧?
重點是應該趕快送我到醫院吧!!
我媽打了救護車的電話,
但電話那頭卻說目前沒有車,大概要等10分鐘,
就在我媽氣急敗壞在電話中argue的時候,
我當機立斷,跛著腳,
在門口招了一輛計程車直奔醫院急診。
而在當時那種兵荒馬亂的狀況下,
我竟然還很敬業地心繫著綜藝大集合!
(我在急診室打電話給執行製作請假並道歉)
後來我跟老王提了這件事,
他一副事不關己,雲淡風輕地表示,
「就叫妳走路要小心啊!」
可惡,
我因為他出一張嘴而縫了11針!11 針!!!
大概因為這過往,
讓我對酒瓶蘭這殺人武器一直懷恨在心,
卻又有一份畸型的情感在吧!
從此以後,我的小花園少不了一定都有一盆酒瓶蘭。
它就是酒瓶蘭,現在你們知道酒瓶蘭與我的故事了吧!

►周揚青甜靠肩小6歲富二代! 「走到哪都有專人服務」笑容沒停過

►男星一下戲就脫罩抽菸! 《三隻小豬的逆襲》違規全被拍

►吳宗憲槓上安和里里長告到底! 開酸眼界低淺「法院會幫他矯正」

►譚艾珍「阿公阿嬤打疫苗」不是為自己! 曝長輩真實心態獲讚智慧

分享給朋友:

最佳助手!貼心邊牧犬幫做家事 洗衣服、掛衣架動作迅速又標準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