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拚48年!吳孟達「被駱駝踢裂右腳大腿骨」 每天拄拐杖準時上工

記者張筱涵/綜合報導

吳孟達在演藝圈打拚近48個年頭,擁有數十部作品,也因為這樣和許多人合作過,離世消息曝光後許多藝人都發文哀悼。杜德偉2004年就曾和他合作過古裝電視劇《邊城小子》,雖然只相處了2個月但看著對方深刻了解到什麼才是一個稱職的演員,不只是演技,吳孟達更是一個真正有俠義風範的前輩大哥!

►看更多「吳孟達病逝」相關新聞

▲杜德偉曾和吳孟達合作拍攝《邊城小子》。(圖/翻攝自nio電視節目表網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杜德偉曾和吳孟達合作拍攝《邊城小子》。(圖/翻攝自nio電視節目表網站)

《邊城小子》2004年12月在大陸的無錫古裝影視城拍攝,每天拍攝15、16個小時,休息的房間也是6、7個人擠一間,有一天碰上寒流晚上氣溫只有零下11度,吳孟達知道工作人員帶來的衣服不夠保暖,就請助理出城買回20幾件羽絨衣服分派給需要的工作人員。杜德偉看見這一幕深受感受,一直到現在那一幕的畫面仍深深刻印在腦海裡。

除此之外,吳孟達拍《邊城小子》第一天就被駱駝後腿踢到右腳大腿骨碎裂,拍攝期間都要拄拐杖行動,即使艱辛仍從未抱怨,每天帶著傷準時開工,就算環境嚴峻睡眠時間還不夠,但他從來沒有帶著劇本到片場,因此也被演員朋友稱作「人肉電腦」。

▲吳孟達。(圖/記者黃克翔攝)

▲吳孟達拍《邊城小子》被駱駝踢到右腳大腿骨碎裂。(圖/記者黃克翔攝)

杜德偉提到每次早上準備時,都會被吳孟達考第一場戲的第一場對白,而且就算第一句是對方的也從沒忘過,反而是他要接都接不上:「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他不是在跟我開玩笑,而是在鞭策我要我趕緊進入角色的狀態,就像一位高人,願意傳授武功給一個沒有功底的後輩一樣,告訴我這個享盡榮華富貴的歌手什麼叫做拍戲。」

而且拍對手戲時,不論吳孟達會不會被拍到都一定會給對白,杜德華也將這樣的工作態度學起來並堅持做到:「在和其他導演和演員合作時得到不少的讚許,不過,在達哥的世界裏這是理所當然的工作態度。」得知尊敬的大前輩吳孟達離世,他想起了有一天打開便當卻被風沙「加料」時,對方說「德偉,吃啦」的那個燦爛笑容,並翻出了吳孟達給的書《角色的誕生》來表達哀悼之意。

▲吳孟達看了《角色的誕生》改變對演戲的理念,並將這本書送給杜德偉。(圖/翻攝自杜德偉臉書)

▲吳孟達看了《角色的誕生》改變對演戲的理念,並將這本書送給杜德偉。(圖/翻攝自杜德偉臉書)

【杜德偉臉書全文】

永遠懷念吳孟達,達哥。

達哥是我最敬重的一位前輩演員,有幸和他在2004年合作一部古裝電視劇《邊城小子》,戲內我們演一對驛城的小品芝麻官,雖然和他相處只兩個多月,但卻在我心中留下了無數點滴,他除了教會我什麼才是一個稱職的演員外,更讓我看到一個真正有俠義風範的前輩大哥。

2004年的12月初,我們在無錫古裝影視城裏取景。

拍劇本來就很艱苦,那裏的設備又比較落後,幕後工作人員工資微薄,一天開工時間超過十五、六個小時,六、七個人同睡一個房間,非常刻苦。一晚寒流侵襲,晚上氣溫下降至零下11度,幕後燈光組和道具組有很多小弟衣服都很單薄不能保暖,達哥當晚很貼心地安排助理隔天一早出城,買回來20多件羽絨服,分派給有需要的小弟們,溫暖受用的羽絨服讓大家都非常感激,我被達哥的舉動感動了,一直到今天還清楚記住。

其實拍這部戲對達哥來說並不容易,第一階段我們在北京一個偏僻的沙漠地帶進行一星期的拍攝,第一天開工達哥便被戲裡一隻駱駝用後腿踢碎了右腳的大腿骨,之後全程都要靠拐杖幫助行動,達哥從沒抱怨,每天帶傷準時開工,嘴裡還唱著”四隻腳一條尾係乜家伙?睇真啲係駱駝”,我會接著他唱”⋯係駱駝”。

拍電視劇的過程非常嚴俊,一天會拍攝十幾場戲,有些場次還會出現三、四頁紙的對白,特別是演出主角,幾乎每場戲都會有戲份。工作結束,天寒地凍,回到房間裏,在水力不足又忽冷忽熱的水龍頭下落妝、洗頭、洗澡,再算一算睡眠時間已經剩下幾個小時,體力又已非常疲累,隨便洗一洗便去睡覺了,睡前更要把隔天的劇本背熟。

所以少不免會有帶劇本進場排戲的需要。在和達哥合作之前,已聽過很多演員朋友說他是一部人肉電腦,從來不會帶劇本進場。記得那時每朝早上和達哥一起化妝的時候,他會帶着笑容問我第一場戲的第一句對白是什麼?如果第一句對白是他的,他就會主動說出來然後要我接上,但十居其九我都是接不上,因為呆滯的我還在睡眠狀態之中。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他不是在跟我開玩笑,而是在鞭策我要我趕緊進入角色的狀態,就像一位高人,願意傳授武功給一個沒有功底的後輩一樣,告訴我這個享盡榮華富貴的歌手什麼叫做拍戲。

還有一次,我們開了一整天的工,進入最後一場群戲,在導演進來講戲之前,演員們都會自行商議站立的位置,我便選了一個自己覺得恰當的位置站立,然後達哥在另外一個位置笑騎騎的問我:「德偉,你想最尾收工呀?」。艱辛地拍攝了三個多小時後,一個接一個演員結束了他們的鏡頭後便陸續收工,我就真的是最後一個。到現在還不明白達哥是如何可以把一場群戲的拍攝取鏡,一開始就可以看得四通八達,清楚通透。

這部劇我和達哥的對手戲最多,不管在鏡頭裏看不看到達哥,他都會在我對面給我對白,這個工作態度令我終身受用,在和其他導演和演員合作時得到不少的讚許,不過,在達哥的世界裏這是理所當然的工作態度。

達哥在這部劇殺清的那天,我動了真情,抱著他大哭一場,不知道是因為要和這位亦師亦友的好拍擋分道揚鏢?再沒能每天和他一起化妝?還是拜師學藝終需有下山的一天,要與師傅分別後不知何日再可以相聚?

之後我一直有跟達哥聯絡,每次找他只要我們都在同一個地點,他都會邀我出來吃飯,感覺就像家人一樣。聽見他離世的消息,心裏面有一種刺痛,卻在我腦海裏出見了一個鏡頭,時光回到我們在北京沙漠拍戲的一天,那天天很冷,我們在沙漠裏拍攝了一整個早上,放飯的時候飯盒已都冰冷,打開飯盒突然吹來一陣風沙,便在涼瓜蛋飯上加料,吃進嘴裏一粒一粒沙子的,我臉上呈現了厭惡和憤恨的表情,然後聽見達哥在旁邊笑嘻嘻的說:「德偉,食啦」。

(照片裡是達哥在2004年送給我的一本書《角色的誕生》,他說這本書改變了他對演戲的整個概念,由最初的「霸」變成後來的「王」。

►吳孟達曾恨周潤發不借錢!「奪人生唯一獎項」才知對方暖舉緊擁痛哭

►「三叔」吳孟達配周星馳創14年傳奇!《功夫》後斷聯…直到他病了

►酸民嗆「吳孟達只是戲子」:一堆人去世怎不報 黃子佼罕見回應了

分享給朋友:

英短貓把剪指甲當做美甲好享受 爽躺媽媽長腿...網:太乖了吧!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