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吳佩慈。在冷靜與熱情之間

圖、文/BRAND雜誌

文/Dulcie‧執行/Shelly、Chara‧協力執行/Candy‧攝影/藍陳福堂‧化妝/羅之遠‧髮型/Ben﹙Eros﹚

妳是否聽過芭比的告白?沿著一座通往吳佩慈內心的旋轉階梯走下,粉紅角落裡傳來帶著溫柔反叛的透徹自省,「是命運選擇我成為一名藝人,作為一名藝人永遠只能被選擇,我也希望人們能多看見我其他方面的真實。」



 命運式幸福

大多數的人,喜歡飛機,喜歡機場,那表示下一個目的地,對自己承諾著一趟回應嚮往的旅行,但對於必須時常因公出差的藝人來說,登機門後,也區隔著自己對於旅行的雀躍度與期待感,「像巴黎這麼美麗的城市,當我為了工作而去,連吃頓飯都沒有時間、連走在巴黎鐵塔下面都來不及多看兩眼,這是多麼痛苦的事,而這是我的工作。」輕描淡寫地說著她這些年來的演藝生活內容,如何由差旅生活串起,吳佩慈哲理式的開場白彷彿透視了她自己的身影,「我一點都不喜歡工作,一直到上工的前一刻,我都想逃跑,但是我必須工作,因為在社會上,工作確定了一個人的自我價值。」作家白石一文在《關於我的命運》裡寫到:「每一次的選擇都是命運。」吳佩慈也說,工作是人生不能缺少的一部分,自己向來是安分地走在命運之路的人,她悠悠地表示:「一直以來,我和這工作的關係都是被它選擇的,演藝事業對我來說是命運式的,而我是一個認命的人,身在這命運裡面。」

高中時期,吳佩慈走在路上被人發掘,從一名模特兒的角色走入了她口中的命運軌道,「後來我開始演戲,每次我只要想到要去片廠了,其實心裡很抗拒,但只要一到了現場,我就會投入其中、乖乖去做好本分。」直言演藝圈是個巨大的名利場,給予滿滿希望的同時也帶著陰暗虛幻,曾經她遭受不公平經歷、想過抽身離開,因為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對待,在去與留之間幾番拉扯,選擇繼續往前走下去後,吳佩慈調整自我的心態,螢光幕前,觀眾或許只看到很短暫的表演時間,但那背後付出的努力屬於她自己,於是接演到有趣的劇本,吳佩慈感到滿足,當時光在她身邊不間斷地流轉著,生命也在成長的路上蛻變又蛻變,「我現在會用一種珍惜的心態看待這工作,不去想結果而去享受過程,然後我能說,我的工作很幸福。」她直言自己的個性並非樂觀派,但會盡量正面思考。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理性的粉紅色

在這世界上,她最喜歡的顏色,是粉紅色,粉紅色好像本身就具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生命力,能夠讓吳佩慈疲倦的靈魂,慢慢地復甦起來,尤其當自己像隻不斷飛行的候鳥,往返在不同的城市之中,這時候換上粉紅色的服裝、包包或是鞋子會神奇地慢慢地在吳佩慈的心中,給出一點火焰,「雖然我住在台灣,但有許多時候我都為了工作出差,當我因為忙碌、因為生活覺得很累的時候,粉紅色像層保護膜包圍著我。」如果有一種顏色代表著她命運的起點,那一定是粉紅色,「很多人覺得我為什麼那麼喜歡粉紅色,其實它不只是一種外在的顏色。」顏色的存在意義來自人們心理的需求,從小吳佩慈是家裡唯一的女兒,從房間窗簾、牆壁色系到床櫃家具,爸媽都讓她在一個充滿粉紅色的環境裡長大,所以只要當吳佩慈看見粉紅色的事物,就感到自己處在一個安心的狀態,那意味源自於家人最深處的關愛永遠在心裡支持著她。

看進她雙眼的更深處,就能感受到吳佩慈內心與外表的反差,「我雖然喜歡粉紅色,但我卻是一個很理性的人,我十分地熱愛自我控制,絶不在人前哭是我的堅持。」從來不去未經規劃的旅行,旅途中每一天的行程都要事先安排妥當,日前她與好友們前往東京度假,就連新幹線的地圖都詳細研究,吳佩慈在姊妹們心中彷彿一個行動Google,這是因為吳佩慈熱愛學習,樂於督促自己接觸新事物,「我就是會一直想知道很多事情,所以會想要一直去學習,學語言、想知道哪間餐廳好吃、了解所有的時尚趨勢,我很喜歡這過程。」外表看來有點冷傲,吳佩慈其實是很直率也很溫暖的人,「我的朋友們都說我很白目,因為我不說假話,我希望對自己坦率。」不刻意地獻上無盡的讚美,吳佩慈的貼心存在於生活裡,總是在派對後一一確定每位好友是否安全到家,她笑說:「喝了酒之後就不可以再去續攤,一定要回家,我好像小隊長一樣,因為她們是我很重要的人。」

不為他人存在

藝人的位置,總有誰急著幫你定義自我價值,吳佩慈說,也會有人質疑問道:「到底吳佩慈的職業是什麼啊?」當然一方面友善粉絲在微博留言說好愛她的某個角色或是喜歡她的哪首歌,「喜歡我唱歌或演戲,我都覺得很好呀,但我很希望人們能多看見我更多面的真實。」藝人是必須受公評的工作,吳佩慈自己無謂於當一個不好定義的藝人,「因為這永遠都是觀眾的自由,我當初再去輔大唸哲學也是因為我想知道自己是誰?我為什麼要存在?」不論對任何事物都充滿無限的好奇心,目前單身的吳佩慈表示希望理想對象也能擁有Open Mind,他必須是一個健談的人、擁有寬廣的心、沒有宗教信仰、能給予她最佳品質的陪伴時間,那麼吳佩慈又自認哪裡最吸引異性呢?「大概喜歡我請他們吃飯吧!」一面豪氣大笑說著,吳佩慈繼而認真強調,她從不讓男人請客,除非兩人正式交往,這是自己的傲氣也是原則,因為她是有能力賺錢的人。

時尚品味受到多方肯定,吳佩慈直言自己喜歡購物卻不是購物狂,「時尚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比起書本賦予她的精神世界還要微小許多,如果我身上沒有帶書,我會很焦慮,最近很喜歡奇幻文學,正在讀《白虎之咒》。」始終不受外界影響,熱愛有品質的生活,她在工作之餘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我學鋼琴、學甜點、學芭蕾、持續寫作,這些都是我曾經的夢想職業,即使是現在,我也不讓自己離它們太遠,我很懂得生活。」儘管自我進修的專業不見得與表演工作有關,吳佩慈在準備開始拍攝之前微笑表示:「我像在自己家門前種滿美麗的花、悉心地照顧我的花園,但我不是為了給誰評分,如果有人經過時覺得很美就好。」略為浪漫地說出了這番話,在理性的血液裡,她不只為了藝人這份工作活著,也認真地經營自己的人生,吳佩慈看待名利的態度坦然地就像個演藝圈的局外人,因為她的花園開在心裡,卻同樣隨著四季美麗。


 



「現在我會用一種珍惜的心態看待演藝工作,不去想結果而去享受過程,然後我能說,我的工作很幸福。」

「我樂於自我學習就像在家門前悉心照顧我的花園,但不是為了給誰評分,如果有人經過時覺得很美就好。」


 

18禁!法鬥版「愛情動作片」 打開監視器媽傻:我看了啥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