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2分之一強》肯納「混血外表被排擠」 爆泡夜店鬧事:我住院有人流淚嗎

記者林彥君/專訪

《2分之一強》班底27歲的肯納南非和台灣混血,爸爸是台灣人、媽媽是南非人,他深邃的五官和高瘦的身材讓他在人群中格外顯眼,肯納剛錄完節目,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他笑說:「現在講話不做效果,談談內心話,不然就沒有意義。」

▲▼《2分之一強》班底肯納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是南非和台灣混血,五官深邃。(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的中文很好,講話的速度很快,他的混血外貌,讓他在求學期間有些挫折。肯納就讀龍山國小,因混血臉孔成為全校顯眼的一個,也因此常被同學取笑、排擠。他到南非讀書後,雖外貌稍微融入,卻因為從小在台灣沒有學英文,常考卷空白,連名字都沒寫,「我不知道名字要寫哪裡,很痛苦,我不是智商障礙,但上課都聽不懂,感覺特別笨,考試大家低頭寫,我則是呆坐著。」

請繼續往下閱讀...

▲▼《2分之一強》班底肯納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求學期間英文不好,常常受挫。(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的父母在他4、5歲離異,他和爸爸同住,爸爸在他11歲時因車禍過世,讓他大受打擊,開始想法偏差。肯納說,有這樣背景的小孩如果不是個性憂鬱,就是會學壞,「我就是學壞了。」

過去他和有同樣遭遇的朋友泡夜店,曾為了刺激飆車,為了刷存在感而打架,「我當時會有一個想法,如果今天我出事了,會不會有人在乎我?如果受傷在醫院,會不會有人為我難過流眼淚?」

▲▼《2分之一強》班底肯納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曾長時間泡在夜店。(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透露,「爸爸的離開對我人生打擊很大,我去做夜店用酒精麻痺自己,在環境中找到紓壓的方式,但我知道這樣是不健康的。」爸爸有個台籍乾兒子,他和哥哥差15歲,哥哥告訴他有在看心理醫生,兄弟聊過後他開始了解心理學,才慢慢導正想法。

▲▼《2分之一強》班底肯納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五官深邃、身材高挑。(圖/記者張一中攝)

▲▼《2分之一強》班底肯納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肯納16歲時因為在時尚雜誌工作的阿姨認為他很適合當模特兒,於是媽媽帶他拍了形象照,他開始到處試鏡,「機會多次擦身而過,我給自己最後機會,我相信命運和暗示。」肯納在台灣原本有接到一部電影演「荷蘭人」,接受培訓期間每月有3萬元零用金,最後戲劇不了了之,不過肯納因此在練武時認識了班傑,進而成為班傑的師弟。現在的他除是《2分之一強》的班底,也是《請問 今晚住誰家》的節目主持人。

▲▼肯納和班傑。(圖/翻攝自Facebook/肯納 Kenna)

▲肯納和師兄班傑。(圖/翻攝自Facebook/肯納 Kenna)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飼主PO「每天進門畫面」! 專注側臉暖暈8千人:多晚牠都等你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