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軒睿「切肝救父」! 術前第一次告訴爸:我真的很愛你

▲張軒睿曾捐肝救父,雖然不輕易把愛說出口,但拿身體做賭注,動機當然滿滿是愛。

圖文/鏡週刊

張軒睿提及正為戲學潛水。教練對他說,覺得不行了就比個手勢,怕水的他,初期總是一下去就比手勢了,後來才發現,下水之後,放鬆也是應對之道。即使還是會怕。他潛水,也像潛娛樂圈這一潭,高亢或低落,身體都要找到與流相處的方式。或許,他有可能做出一些日後會後悔的事,然後歲月開始生起波流與浩蕩,但至少現下,刃上波紋尚淺,他依然是明亮且熱切的。

愛動物的張軒睿,跟自己的柴犬合照時,笑容超甜。(翻攝自張軒睿臉書)
 
▲愛動物的張軒睿,跟自己的柴犬合照時,笑容超甜。

他在《大三元》演大少爺,舉止要有種揮霍,那般少爺的揮霍不僅存在於物質層次,更是心口永遠無憂的權力。對他來說,這種權力與餘裕就像一件不合身的衣服,只好看電影《瘋狂亞洲富豪》《與龍共舞》惡補有錢人氣場。張軒睿笑:「開拍之後演大少爺好開心,有一種享受的感覺,你到現場,大家喊『少爺來了』,好像滿爽的。而你到現場,也會自己講『少爺來了』。這東西不違和,因為是這角色會講的話。但如果是我張軒睿本人說『少爺來了』,大家會覺得,白痴啊!」羊兒本性溫馴,隨即自己呵呵傻笑起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來不會打麻將的他,為戲而學。「有一場戲很玄,因為我們要拍麻將戲,機器正在調整,我們就坐在一起打一桌,我是真的不強,拿到的牌就爛牌,慢慢打,我莫名其妙贏了。我覺得超級酷,大叫。一起打的人覺得你有病嗎,我學麻將從前置到當時,只贏過那一場。可是我覺得已經夠了。」

他有六塊肌,沒有少爺氣。父親以前是代書,因肝癌停工。「我希望他不要工作了,我跟他講,不要擔心,我會努力工作賺錢。」4年多前,張軒睿選擇捐一部分自己的肝救父親,「到了手術前一晚,我跟我爸說我很愛他,用LINE講的,我沒有當面講過這句話,華人的父子關係比較壓抑。」

張軒睿為戲學打麻將,卻只在等戲時贏過一場,「我整個大叫,別人覺得你有病嗎?」但這就是男孩的鬧與爽。
 
▲張軒睿為戲學打麻將,卻只在等戲時贏過一場,「我整個大叫,別人覺得你有病嗎?」但這就是男孩的鬧與爽。

肝切掉一塊,身體的機能也改變,以前不會過敏,現在會了,又因為膽也切掉,影響消化脂肪的功能,所以張軒睿也不能吃太油的食物。偏偏開過大刀後,他就接到第一部戲,手術後三週,身體還虛弱時,他拆掉表皮上的縫合針,到中國大陸進組準備拍攝。

「我住的地方,都是賣炸的,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很無助,你也不能要求劇組說要健康的食物。那4個月很難熬,我記得第一次熬夜時,我就快飛天了,整個覺得我不知道在幹嘛, 」他強調再強調:「肝非常重要。」

入行前他當過電影《道士下山》的實習生,幫忙上器材、走位、當光替,即使看過郭富城與張震對戲,當時還是不知道演戲在幹嘛。直到他拍第一部戲,導演當著大家的面說:「小白我告訴你,笨蛋是當不了演員的。」他想起實習時看過的場面,原來那些經驗都用得上。

髮型:Sunny Huang (FluxRéel) 化妝:妙妙(妝苑工作室)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BOTTEGA VENETA

更多鏡週刊報導
【寵物男孩一】與林明禎短命戀破局 張軒睿坦承自己迷失了
【寵物男孩三】姐姐長輩都愛他!張軒睿還要處理占有欲

分享給朋友:

直播到一半...飛彈飛來炸毀大樓 巴國記者目睹「黑煙吞噬建築物」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