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型男」許含光外型陰柔被誤認女生 「朋友問我何時出櫃?」

▲▼許含光專訪。(圖/記者盧薇淩攝)

▲許含光專訪。(圖/記者盧薇淩攝)

記者盧薇淩/專訪

新人許含光近日推出新專輯《曖曖》,留有一頭長髮,陰柔中帶點帥氣,他是詩人許悔之的兒子,爸爸是大詩人,媽媽是高中國文老師,在家庭的薰陶下,許含光琴、書、畫、音樂樣樣通,憶起小時候的嚴格教育,調皮的他因惡作劇被媽媽罰跪,還被雞毛撢子抽打屁股,許含光嚇得哭著求饒。

取名含光,爸爸希望他「曖曖內含光」,一如名字對他的期待,許含光從小一就被訓練彈鋼琴、小提琴,一首歌彈幾十遍,表現不好就被老師打手,痛得哇哇叫。身為老師的媽媽較為嚴格,有次許含光到媽媽學校玩耍,看到學生桌上放著眼鏡,直接從樓上把眼鏡丟下,他說:「我也不知哪來的衝動,就很想丟下去,眼鏡破了、賠錢,回去就被罰跪半小時,我媽用雞毛撢子打我屁股。」

▲▼許含光專訪。(圖/記者盧薇淩攝)

▲許含光多才多藝,彈琴、書法、作畫樣樣通。(圖/記者盧薇淩攝)

媽媽主張生機飲食,從小家裡的食物不太調味,同學們早餐吃蛋餅、蘿蔔糕,許含光只能吃蔬菜製的綠色饅頭,調皮的他某天早上出門,偷把饅頭丟在路邊,他笑說:「以前都不喜歡吃那些啊,但我丟不夠遠,還被我媽發現,回家又被罵。」從小家教嚴謹,一天只能看電視半小時,也沒有電動遊戲可玩,「看到同學都有gameboy很羨慕,我後來長大了,就自己買一台來玩。」

▲▼許含光專訪。(圖/記者盧薇淩攝)

▲許含光現場揮毫。(圖/記者盧薇淩攝)

從國中時就留長髮,許含光外表陰柔,常被誤認是女生,但不曾有男性向他告白,他笑說:「但有朋友笑我,何時要櫃。」他交往過4位「姐姐」女友,最長一段是3年半,至今已單身半年。被問理想型,他想了許久,隨後害羞地開口:「我好球帶很寬,比較喜歡長頭髮、瘦高一點的女生,主要是要聊得來。」曾花一整天替女友煮紅豆湯,許含光說:「看她開心我就開心,做什麼都願意。」

在爸媽的教育下,許含光成績優異,從成功高中一路念到台大,高中時加入熱音社,開始發展對音樂的熱情,近一年為了做專輯才休學。

多才多藝的他,訪問時現場看著記者作畫,五分鐘之內就完成,還嘴甜題字「國色天香、少男殺手」,逗得現場哈哈大笑。被稱讚畫功了得,許含光謙稱全是自學、不足掛齒,眼睛笑起來瞇成一條線,他有好學生的拘謹、禮貌,骨子裡又有些任性,就像為了做音樂而暫停學業,曖曖內含光,外表文靜,唱起歌來卻在發光。

▲▼許含光專訪。(圖/記者盧薇淩攝)

▲▼許含光替記者畫像。(圖/記者盧薇淩攝)

▲▼許含光專訪。(圖/記者盧薇淩攝)

隋棠9個月孕肚終於現形! Max食物掉地上...「機會教育」網喊讚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