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EWS星光雲

鄭秉泓/《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闇黑版的居爾一拳

2017年08月07日 20:24

文/鄭秉泓

本文提及影片關鍵內容,繼續閱讀請小心。

就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推出六年之後,九把刀完成第二部劇情長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老實說,當初我對《那些年》是有所疑慮的,不僅僅是因為九把刀找了兩位執行導演來幫他。對我來說,要評估一位新銳導演,最重要的其實是第二部電影,要如何擺脫盛名之累,或者是讓我們看到前作中未及開發的潛力。

▲柯震東與陳妍希曾經合作《那些年》,被許多觀眾喜愛。(圖/網路翻拍)

▲柯震東與陳妍希曾經合作《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圖/群星瑞智提供)

這回沒有執行導演。九把刀給我一種拚了命也要證明自己是貨真價實的影像創作者的決心。以九把刀的聰明才智,他大可以複製《那些年》及《等一個人咖啡》的浪漫與討好,繼續餵食觀眾相對安全的東西。結果他拍了一部非常不討好的電影。

我不知道這與2014年的劈腿事件有多少關聯,此後九把刀將自己出版的小說改編成為劇本的《樓下的房客》(崔震東執導),以及自編自導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不約而同非常黑暗,令人感到不舒服,而且帶有一種強烈想要毀滅世界的厭世感。

在《樓下的房客》裡,這股厭世感沒有搔到癢處;但是《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有。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圖/friDay影音提供)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圖/群星瑞智提供)

這讓我想起非常仇世的布萊恩辛格。《X戰警》中萬磁王的仇世,其實是辛格的自我投射,他早在《誰在跟我玩遊戲》(Apt Pupil)就已展現出這樣的仇世觀,那是他的中心思想、作者論,甚至像是一種信仰。然後用這樣一個概念來看《X戰警:天啟》那場萬彈齊發的高潮戲,那種華麗又蒼涼的憤懣與悲壯,對比馬修沃恩處理《X戰警:第一戰》美蘇兩軍對陣那場戲的處理方式,或許更可以理解萬磁王的偏執與瘋狂所為而來。全世界也只有布萊恩辛格,才能傳達出如此令人難受卻又帶有「罪惡快感」的微妙情緒。

在《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裡,有著很明顯的《發條橘子》、《魔女嘉莉》或者如九把刀在訪談所說的《外星人ET》影子。說是幌子也好說是致敬也罷,這是九把刀式的小聰明,我其實沒很在意,因為這些太外圍了,要理解《樓下的房客》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這兩部黑暗系作品,應該要進到更核心裡面——它們其實是沒了熱血也不再戰鬥的九把刀,對於偽善的世界和卑劣的人性、連同不夠勇敢的自己的總檢討。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陳珮騏。(圖/群星瑞智提供)

【影評】《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世界只有我們與怪物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圖/群星瑞智提供)

如果我無法改變世界的話,那就把這個世界給毀了吧!

《樓下的房客》沒有寫出來(2004)、拍出來(2016)的東西,九把刀這回藉著《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說出來了。

怪物之血,就是闇黑版的「居爾一拳」,匯聚了世上所有絕望與毀滅性的惡意。既然無法無天的屁孩和道貌岸然的大人都是共犯結構的一環,既然自己無能為力對於此番宿命進行反擊,既然今日的果是昔日種種的因所造成,要解決這個困境、僵局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毀滅淨盡。

所以,林書偉將怪物之血倒進營養午餐的湯桶,讓除了坐在走廊的少女(註)以外的所有班上同學連同自己一飲而盡。至於九把刀,用沾著怪物之血的鍵盤打出這個原創劇本,銀幕上血肉橫飛,銀幕之外我們恍然大悟自己正是片尾那群毫無意識已然喝下怪物血湯的芸芸眾生之一。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圖/friDay影音提供)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圖/群星瑞智提供)

我們感到不耐而筋疲力竭、被激怒而厲聲咒罵,都是最直接的人性反應。至於九把刀,依舊是那個在銀幕之外的戲院之外敲著筆電的柯景騰(請自動腦補《那些年》最後一個畫面),而且他比我們更早喝下那碗血湯。}

註:
在九把刀為本片所寫的前傳短篇小說中,大怪物還未成為怪物時,因為遭父親下蠱,全身發出惡臭,遭國中同學排擠,只能坐在走廊上課。電影版中坐在走廊的少女,與大怪物當年處境相似,她最後因林書偉(或說九把刀)僅存的一絲善念而倖存下來,某種程度上算是扭轉了悲劇性的宿命論。

●鄭秉泓

高雄人,大學時念的是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著有《台灣電影愛與死》,編有《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及《六個尋找電影的影評人》。目前在大學教電影,在高雄電影節擔任短片策展人,但最愛始終是透過網路自由發表影評。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NEWS]※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