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EWS星光雲

G-Dragon新「USB型唱片」 超越既有分類的K-POP革命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2017年06月17日 16:42

文/鍾樂偉

最近對貴為 K-Pop 樂壇天皇級組合的「Big Bang」而言,可算是韓國娛樂新聞頭條「常客」。先是有成員 T.O.P 早前被媒體踢爆在寓所吸食大麻後,因服食過量藥物昏迷送院,鬧得滿城風雨。近日隊長「G-Dragon」(GD) 未有因 T.O.P. 醜聞一事受影響,照原定計劃,在萬眾期待下推出其回歸的 solo 專輯《權志龍》,並且破天荒地不再以實體「CD」作唱片發賣,改為推出一只刻上自己名字、出生日期與血型的特製「USB」,作為新噱頭吸引粉絲注意。

▲▼GD USB碰水就掉漆! 背後含義「跟母胎有關」超強大             。(圖/翻攝自推特、GD IG)

▲GD新專輯《權志龍》引發各種討論 。(圖/翻攝自GD IG)

如 GD 所說,這一次特意以 USB 取代慣常的 CD 作為專輯實體產品,是希望可以挑戰 K-Pop 市場的一直以來的既有格局,創新地推出更貼近當下音樂消費者市場需要的 USB 音源,來啟蒙新一輪 K-Pop 音樂市場的制度變革。雖然音源橫掃韓國多個網絡音樂平台的首位,但後來推出的實體 USB,卻引來另一堆問題。

▲GD USB碰水就掉漆! 背後含義「跟母胎有關」超強大。(圖/翻攝自GD IG)

▲GD新型態專輯以USB形式推出。(圖/翻攝自GD IG)

首先是 GD 的《權志龍》USB 專輯內,由於不是單純地把音源直接存放在外置硬碟內,而只是把歌曲的網絡連結,以檔案儲存在 USB 中,樂迷需要先打開檔並輸入密碼,才可下載有關歌曲,結果不被韓國音樂產業協會確認為一只實體專輯。後來,受政府認可的 Gaon 排行榜,也因而不接受 GD 新專輯的 USB 為銷量準則作排行參考。

雖然以一句「What's The Problem?」來作回應,但後來 USB 又被買回來的樂迷發現有脫色質料問題,縱使 YG 後來又再澄清,指明脫色是 GD 特意為了帶出舊與 DNA 的效果,但這一張《權志龍》專輯為 GD 帶來的的風浪挑戰,實在不少。然而從專輯設計與定位,或許這正是 GD 早已預計,且背後有意引來的衝擊所在。

GD回應專輯形式。(圖/翻攝自GD IG)

▲GD對於USB專輯型態不被認可發聲。(圖/翻攝自GD IG)

一直以來,韓國流行音樂排行榜的排名計算,隨著網絡音源下載的風氣於 2000 年代中期開始冒起以來,大部份音樂排行榜的計算方式,都牽涉到幾大範疇,包括有數位音源網站的下載或串流數字,還有傳統專輯的銷量 (有些還會包括 SMS 投票、實時投票、社交媒體 (SNS) 等等方面)。與音源下載數字相比,今天以實體唱片銷量作參考的份量,與早年前相較之下已越來越低。原來與唱片不再是當下樂迷直接接觸 K-Pop 音樂的渠道有直接關係。

▲▼GD USB碰水就掉漆! 背後含義「跟母胎有關」超強大             。(圖/翻攝自推特、GD IG)

▲GD USB可能掉漆,但背後含義據傳跟「母胎」有關 。(圖/翻攝自推特)

從 2000 年代起,應對著音樂數位化的挑戰,K-Pop 音樂市場迅速地放棄以傳統的 CD 唱片作音源出售的中介,大舉改為透過網上串流與下載網站,作為發送歌曲製成品的主要平台。由多大娛樂企業與音源網帶起的 K-Pop 市場轉變,今天絕大部份的 K-Pop 歌手都是先透過在網絡發佈新音源,牽動市場即時反應後,後來才推出實體唱片,照顧粉絲樂迷購買的慾望。

久而久之,CD 唱片的份量便大不如前,不再作為樂迷主要欣賞心愛歌手最新歌曲的辦法。而且,一般傳統 CD 的內存容量只有 700MB,在講求音與影俱備的 K-Pop 音樂時代,根本不足夠儲存所有內容。況且,今天,不少 K-Pop 樂迷家中不會再擁有 CD 唱機,連電腦也不會再放置 CD 碟盤,取而代之是以 擁有數 GB 以上儲存量的 USB 作為檔案存輸主要工具。所以,縱使他們一如以往,作為專一鍾情偶像的粉絲,繼續支持買下一眾 K-Pop 歌手們的實體唱片,為的都是希望幫助偶像刷音源銷量,但卻鮮會拿出 CD 放在唱盤上欣賞。

▲濱崎步2009年曾推出USB專輯《Next Level》。(圖/翻攝自網路)

▲濱崎步2009年就推出過USB專輯《Next Level》。(圖/翻攝自網路)

當然,今天 GD 以推出以更合乎當代樂壇需要的 USB 作為唱片發售,絕不是世界流行音樂社會上的首次。2009 年時日本樂壇天后濱崎步,推出的新專輯《Next Level》,便是首位亞洲歌手推出 USB 唱片。後來,蘋果與 EMI 復刻搖滾樂殿堂級樂隊 Beatles 推出的新唱片,便是以一個蘋果型的 USB 作為實體音源產品發售。

另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文人歌手 Bob Dylan,也曾推出過一個口風琴型的 USB 全集音源。而韓國國內首位推出 USB 唱片的歌手,就是 2012 年搖滾抒情創作歌手金章勳,推出的個人第 10 張專輯《adieu》。近來,李勝基的新唱片特別版、GOT7的《Identify》與《Just Right》特別版,都是採用 USB 作音源、MV 與寫真集作唱片檔案儲存出售。

▲GOT7曾經出過USB專輯。(圖/翻攝自JYP娛樂)

▲GOT7也曾經出過USB專輯。(圖/翻攝自JYP娛樂)

但 GD 這一次與前者歌手不同,他不是把音源直接存放在 USB 內,而是要求樂迷先透過 USB 存有的連結,透過網絡才能把專輯下載,是希望把原有的 USB 唱片模式,與今天流行的網絡音樂雙而結合。正因如此,我們再難以把 USB 版專輯《權志龍》,單一定義為一張 CD 唱片、USB 檔案音樂或網絡音源,因為它其實是超越三者的既有分類,突破而成一種全新接收音源的方式。這樣,也難怪雖已被外界視為前衛的韓國流行音樂樂壇,其音樂產業協會這一次也鮮有地顯得落後於形勢,不能為《權志龍》下一個準確的新唱片格式定義。

▲▼GD USB碰水就掉漆! 背後含義「跟母胎有關」超強大             。(圖/翻攝自推特、GD IG)

▲GD《權志龍》專輯外包裝。(圖/翻攝自GD IG)

從黑膠唱片開始,至卡式錄音帶,到後來的 CD 唱片,還有曾經曇花一現的 MD,再到今天我們認識透過網絡下載的 MP3 榴案與網上串流音樂。GD 這一次以 USB 突破傳統的歌曲存取,與網絡音樂連結一起,雖然市場反應兩極化 (不少樂迷批評以 $3 萬韓圜買來一只什麼也沒有的 USB,指責 YG 只顧斂財),但不能否認的是它已為 K-Pop 音源制度,尤其在如何劃分唱片與網上音源銷量,至以世界流行音樂潮流,帶來新一輪的革命浪潮。

本文由鍾樂偉【G-Dragon 新「USB 型唱片」:帶動 K-Pop 變革的反思?】授權提供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NEWS]※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