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後勁強到爆雞皮!導演認「混淆視聽」丟誘餌

▲羅泓軫(左)執導《哭聲》,顛覆十年來類型片。(圖/車庫娛樂提供) 

記者林映妤/台北報導

南韓導演羅泓軫繼《黃海追緝》後又推一新作《哭聲》,該片集結靈異、神鬼、巫術、宗教等等多種元素,講述人類在善惡前總做出最愚昧的決定,招致可怕的後果。羅泓軫接受《ET看電影》書面專訪,談到片中令人疑惑的謎團,導演竟然也承認某些混淆視聽的片段就是「丟給觀眾的誘餌」!

《哭聲》描述南韓一山中小鎮「谷城」裡純樸的居民突然接連死去,這些無法解釋的現象,讓鎮民們紛紛臆測與無名女(千玗嬉 飾)指證,是移居到此的一個神祕日本人(國村隼 飾)搞的鬼。警察鍾久(郭度沅 飾)開始追查真相,沒想到自己女兒也開始出現異狀,而另一個從外地來的巫師(黃正民 飾)希望幫助找出真相,解救鍾久女兒的生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鍾久為了拯救女兒經歷一連串恐怖事件。(圖/車庫娛樂提供)

導演拍攝動機起於: 「某天我冒出疑問『那被害者都是些怎樣的人?他們為何會遭遇不幸?』由此引發我籌拍《哭聲》的念頭。」為了從宏觀視角拍攝細膩質感,他花了2年8個月收集編劇材料,甚至走訪尼泊爾、日本等地,期間修改7次劇本,勘景前期準備半年,拍攝耗時半年,後製超過一年,才細火慢燉出《哭聲》!

許多人對《哭聲》抱持疑問,甚至不知道將該片歸做哪種類型片,導演羅泓軫說:「在類型片的框架裡,有各式各樣的題材。我想透過這種不符合常規的混搭,創造出全新的類型。情緒的緩和和緊繃是我拍這部片最大的目標,前半段加入喜劇元素的原因也是如此。」他認為《哭聲》是類型混搭的設定,更力求「類型片的緊張感」。

▲詭異的日本老人出現在村落中,他的來歷不得而知。(圖/車庫娛樂提供)

而片中前後以聖經章節呼應,甚至安排了鍾久跟日本人見面3次,與聖經「彼得三次不認耶穌」的情況不謀而合,對導演來說,是否想對人類在神面前自我懷疑、善惡誤判感到顯得愚昧?對此羅泓軫表示其實是想透過這個故事「問神」,「有人受害身亡,雖然知道他們是怎麼死去的,卻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死去,感覺他們沒有理由死掉。這又讓我產生了一個疑問:『人為何存在?』假如死亡沒有理由,那存在的理由也必須受到懷疑,不是嗎?」

導演說,這個問題讓他越想越覺得跟神有密切關聯,他認為「你是善?還是惡?你果真存在嗎?」是我們經常想問的問題,「當故事變得越來越具體時,我便覺得好像有個人從非常遠的地方慢慢走近,最後終於來到我的面前。那就是惡。這部電影想呈現的就是惡從遠方靠近,逐漸露出了真面目。」然而露出了真面目,人類有辦法分辨嗎?

▲看似正方的男巫其背景到底是好人或是壞人,看到最後仍形成兩派論戰。(圖/車庫娛樂提供)

《哭聲》在坎城播映後引起熱烈討論,看過電影的觀眾無不猜想,日本老人、男巫跟女鬼,究竟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導演承認,他刻意用影像剪接混淆觀眾視聽,誤導大家的想法,其中一幕看似男巫跟日本人鬥法,其實事實並非眼見為憑。

▲導演坦言很多片段「混淆視聽」,抽離即是另一部電影。(圖/車庫娛樂提供)

羅泓軫說:「只要把日本人和助祭(男巫)刪掉就行了。這個不刻意去思考也無妨。那是另一段故事。雖然不能說是毫無關連,但是和主要劇情沒關係,我只是把它交叉放進去故事裡面而已,那些畫面算是一種bonus吧。是丟到觀眾面前的誘餌,也是一份禮物,是給觀眾咬的。假如有個人的打扮類似聖經裡的耶穌,卻是惡魔的樣貌,以助祭的立場,是該把看起來像惡魔的東西當成神來膜拜,還是該看著另一片天空嘴裡喊著『主啊』,這是我想問的。把這部分當作是另一部電影即可,這樣主線就會變清楚。」竟輕描淡寫的解釋了最令人匪夷所思的部分,導演的回應也任性得讓觀眾哭笑不得!《哭聲》8月12日上映。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看電影』就對了!

分享給朋友:

日高中妹「驚人發育」勾魂老司機 海邊受訪照求神人...本尊被神出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