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枝繁葉茂》:在冷酷異境裡,認真招魂

文/陳樂融

2016金馬奇幻影展選片《枝繁葉茂》,擺明是影展(會愛的那種)片,運鏡構圖對白人物皆有如冷酷異境,步步驚心。看了太沉重,但拍得真好。

《枝繁葉茂》劇照(圖/翻攝自金馬奇幻影展)

貧瘠到不行的陝西偏鄉,不是灰撲撲就白茫茫到處年景凋零破落相,從開場的五叔成片果樹之死,就點出這裡的生機日益敗壞,物如此,人如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知人連累了物,還是物敗壞了人。風水與生命相生相剋,誰勝誰負。連片中出現一塊活跳跳的驚天巨石,它也要輾壓過這小村,滾向它方。

循此脈絡,你才會恍然大悟:女主角亡魂為何煞費周章來遷一棵樹。穩如泰山的石頭都跑了,廢棄窯洞前的樹卻待在原地,不可憐嗎?不去尋其他更能滋長的沃土活下去嗎?

本片對生存與生命的思考,超過絕大多數本地影視製作,遑論這是導演張撼依首部作品,既驚豔,又可怖。

非常懷疑本片能通過共產黨唯物論審查制。泛靈崇拜與六道輪迴觀表現如此清晰,活的時候不像人,沒有人的福分,死了變狗變鳥變鬼變樹。靈魂巴巴回鄉一趟,不在解救同胞或傳遞福音,就單戀自己照看過、也照看過自己的一棵樹,不英雄主義就罷了,把現代知識、理性思考、黨的教育、文明座標放哪裡?哪像21世紀,像宋元明清。

▲《枝繁葉茂》劇照(圖/翻攝自金馬奇幻影展)

這是本片讓人坐立難安又一處。不在平淡(卻逼人)的靈異色彩,在與你我如此隔閡的風土人情,竟就同生在這一大時空。影片裡的老少如此無所有(抱怨老家還在燒柴取暖的少年,連魂都暫時沒了),相比之下,坐在電影院裡的我們,還吵什麼高級的煩惱?

你感覺本片描寫的世間情太冷,但再冷,老夫老妻像泥巴一樣的忠信還是感人。再冷,若把視角調整,一切萬物還是眾生一體,俱不疏離。但所謂眾生,就算來生,繼續有冤報冤,有恩還恩。

要能像本片所描繪的調子那樣不取巧不虛無地走下去,靠的是認——認命,認這驚人的因果關係。偏偏亞洲文化(尤其佛道教信仰)薰陶下的大眾,認的居多。於是你可能幫了老鼠一家,就別問老鼠一家後來為何不幫你。

處處死亡的世界,也處處生,要想不迷失於外相,只能找回本真。就像最後父親背著男孩,認真走著,認真招魂。

手機要看更多請下載《娛樂星光雲》APP 

►►►iOS:點我下載。

►►►Android:點我下載。

「牙齦抹煞車油」止牙痛!開洞膿狂洩 他臉腫2倍...口腔塞滿惡臭膿包醫嚇歪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