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李政宰演活社會垃圾:他很可憐!《魷魚》結尾換造型有象徵意義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쌍문동 성기훈 // 雙門洞 成奇勳(李政宰 飾演)

**以下文章是帶著對政宰叔99%愛意所寫的,客觀程度並不佳,也含有《魷魚遊戲》劇情雷,請大家斟酌閱讀!

「저 쌍문동 사는 성기훈이요! 我是住在雙門洞的成奇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魷魚遊戲》影集開頭迎接我們的奇勳,是個吃著飯還嫌棄母親給的零用錢不夠的男人。在母親出門工作後,他甚至還偷取了母親的存摺,到銀行提款,拿著錢去賽馬,想要賭上命運,無需勞動的情況下一舉翻盤,賺取接下來短暫日子的生活費。說實話,要不是奇勳的臉蛋是政宰叔的,我早已唾棄了這名社會垃圾。

▲《魷魚遊戲》劇照。(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演活媽寶。(圖/Netflix提供)

這部作品探討的是「人性」,所以秉持著最初的出發點,在不是黑便是白的選擇中,到底奇勳是「善」或「惡」的人,於我看來,他是前者的「善」,只不過因為仗著血緣的寵溺,他對他人的「善」形成了有力的對比。

親人,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離去的那個人,所以奇勳仗著這個被寵慣的優勢,坐等母親為自己付出,因為母親不會因為他的失敗離他而去。相同的道理也適用於女兒身上,儘管離婚後不常與奇勳見面,但是每一次碰面女兒依然會赴約,所以奇勳完全不擔心失去,因為女兒心中還有他的一席之地。

▲魷魚遊戲,李政宰。(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即使無能,依舊對女兒無悔付出。(圖/Netflix提供)

相反的,在沒有血緣關係為前提拉扯的情況下,奇勳仗著相信、仗著永續存在而得寸進尺削薄的「善」卻回歸了本質—見到貓咪沒有食物時,他把袋子中的魚肉分給了它;與尚佑(朴海秀 飾演)母親談話的時候也一副溫和有禮的樣子。短短的兩幕,便見到了奇勳「善」的本性。

但是,當危機意識開始崛起,侵略了自己已熟悉的生活機制時,我們才會警覺改變的需要是即時的。母親患有糖尿病,而且還發生了併發症,卻因為自己停了母親的保險,沒有足夠的金錢讓她接受治療;女兒的媽媽再婚之後,因為丈夫得到外地工作,全家人即將移民,卻因為女兒的不捨,沒對他說出口。

兩個最親近的人,兩個他仗著血緣進而貪婪對方無條件理解的人,都即將離他而去,所以體驗到了「失去」的危機感,頓時令他覺悟可能重新嚐到目睹同事死在自己面前的苦痛。那刻,奇勳對於親人的「善」才回歸了正常。

▲魷魚遊戲,李政宰。(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演活社會垃圾。(圖/Netflix提供)

成奇勳是不折不扣的魯蛇,雖然不帶腦子出門,但是無疑這位鄰家大叔是個溫暖的人。為了最親近的兩人,奇勳重回生存遊戲。第一次參與,存粹因為金錢的誘惑,但第二次的參與,卻是為了親人而奮戰。

奇勳整部影集(一年後的他除外)的眼神都是如此的清澈,而且所有事都寫在那雙能與觀眾溝通的眼睛裡。

看著母親時的眼神,是無止境的撒嬌,僅管47歲了,依舊像個小男孩祈求媽媽的關注;看著女兒時的眼神,是無限的父愛,用盡辦法藏匿自己的不足,只為成為女兒眼裡的超人。

▲魷魚遊戲,李政宰。(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照顧著001號老人。(圖/Netflix提供)

在遊戲進行期間,看著老人家001號吳一男(吳永壽 飾演),伴隨著溫柔呼喚時的眼神,總是充滿著關心,深怕哪一刻的對方會堅持不住倒下去;看著067姜曉(鄭好娟 飾演)的眼神,是儘管對方曾偷走自己錢財,卻不捨這名小女孩樹立如此強悍外表的關懷;看著199阿里(Anupam Tripathi 飾演)的眼神,是充滿欽佩和感謝的,僅管年紀比阿里大,但對方救了自己的恩惠卻無法令他忘記;看著尚佑的眼神,更是時刻的自豪,因為對方的優秀自己無能力去追尋,眼裡盡現哥哥的愛意。

「奇勳呢,很可憐。年紀都那麼大了,卻還是不懂事。」我有這樣的想法。—李政宰

相反的,也因為溫暖,奇勳也把自己的想法藏匿於心。眼看知道第二個遊戲是什麼的尚佑,沒把知道的事說出口,心裡感受到的微微背叛在他眼神畢露無遺,但是卻安慰自己在這樣的場合,自私是對的。

第五個遊戲結束之後,親眼見到尚佑殺了人後,兩人起了衝突,雖然知道曾經親近的弟弟每一刻都看不起自己的無能,卻在對方把想法說出口的那刻,眼神吐露了受傷。

「얘도 우리 편이거든. 她(姜曉)也是我們這邊的人。」

雖然不懂事,但對於奇勳來說,自己能力所及的事,能幫的一定得幫。沒有錢,但是流浪貓咪餓著肚子,所以他分享了魚肉;沒有抗衡大勢力的能力,但是幫助與自己同病相連的人們是足夠的,所以他關懷照顧了001老人家、把067姜曉拉攏到自己這邊保護她不受張德秀(許城泰 飾演)的折磨,還有不能忘卻的,他為了同事而奮戰,參與了罷工。

▲▼《魷魚遊戲》拿到10億獎金?李政宰霸氣:全部捐出去。(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曾說角色很可憐。(圖/Netflix提供)

那...為什麼他不幫自己的家人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就是個幫助大家而遺忘親人的「大家的事比親人重要」的爛好人。

遊戲中一次又一次面臨參賽者的犧牲,當人數越漸減少的時候,本來還可以裝作不知,抵抗內心踩著別人生命晉級的愧疚,也逐漸白熱化,這也是為什麼在拔河遊戲後夜晚守夜時,他看到了一直困擾自己的陰影—那晚的罷工示威,眼睜睜失去同事卻無能為力的痛苦。

接下來在彈珠遊戲,也因為把親人和老人家放在自己內心的天秤上,雖然兩方面都不想失去,但只能擇一的時刻,那個秤當然會向最接近心中無法失去的一方—親人傾斜,所以不惜急躁、鬧彆扭,更是卑鄙地欺騙來守護威迫中不可失去的親人。

奇勳違背了良心,所以他背負了超沈重的愧疚。而到了最後一個遊戲前,在姜曉把弟弟交代給他後,被尚佑了結時,他幾近崩潰。

▲魷魚遊戲,李政宰。(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即使贏得了遊戲也過著頹廢的人生。(圖/Netflix提供)

失去了同僚,已經讓他頹廢;在遊戲中更是一舉失去心中有著分量的老人家、像妹妹也像姪女的姜曉,到了最後最後更是失去了從小認識,令自己非常驕傲的弟弟尚佑,還有回到家中更是發現為了母親重回遊戲的他,已經失去了見母親最後一面的機會。

「왜지. 왜 이런 짓을 하는 거지?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做這樣的事?」

就像奇勳對黑衣人問的這個問題,也是他問自己的。為什麼自己要參與遊戲導致不能見母親最後一面?為什麼要為了慾望和錢財去做這樣的事?為什麼...為什麼失去同僚的我,不能振作,而是一蹶不振?

沒有答案的奇勳因此人生更失去意義。比以前更加頹喪,過了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一年,對自己的懲罰便是以更糟糕的樣子活著,活出最令自己憎恨的模樣,所以他沒去接姜曉弟弟,也沒助尚佑母親,因為有連結,便會讓內心不強大的他原地解崩。

▲魷魚遊戲,李政宰。(圖/Netflix提供)

▲李政宰改變造型象徵著他內心的轉變。(圖/Netflix提供)

就在他繼續頹廢的時候,赫然發現了因他而死,心中最大愧疚的001老人家是幕後主使時,頓時感到超級狠的背叛。一年的日子,因為活下來帶著一日無數次的悲痛和自責,卻在最終發現這撕心裂肺的痛是個騙局。頓時,奇勳憤怒急升,領悟了自己是個棋子被玩弄於股掌,他釋懷了人生中剝奪他人生命的坎。

「원래 사람은 믿을 만해서 믿는 게 아니야, 안 그러면 기댈 데가 없으니까 믿는 거지. 人們不會因為想相信而去相信,而是因為不去相信的話就會無所依靠。」

於是最後我們看到的成奇勳,和第一幕見到的他截然不同。他換了髮色,不再邋遢,反而是象徵權力的大紅色俐落髮型,證明他終於開始主宰自己人生;他換了造型,不再是輕便衣裳,反而是衣冠整齊的西裝,證明他想要以能示人的面貌重新出發。

他接了姜曉弟弟,也託付了尚佑母親,不僅是最佳決定,讓孤單的兩人有所依靠,還留下了應該屬於尚佑的錢財給他倆。雖然遲了一年,但是總比沒有頓悟來得好。

最後的時候,比起前期因為追債的人逼得無路可去,到處哀求的奇勳,他變得勇敢了。他跑向孔劉飾演的神秘男子,把卡片收走,因為他不想讓這惡性循環繼續下去。

接聽電話後的奇勳,沒有登上飛機做一次好爸爸,可能因為改變的心境,讓他認為與其成為不敢言的表面好父親,不如勇敢一次,以行動來表現出一個像樣的父親模樣來得更好。奇勳回了頭,也成為了不一樣的「雙門洞 成奇勳」。

▲▼魷魚遊戲李政宰、朴海秀、魏河俊。(圖/Netflix提供)

▲影帝李政宰也能演活社會底層的落魄角色。(圖/Netflix提供)

曾經斷言政宰叔無法演出底層百姓角色的我,畢竟他貴氣太重,這次徹底打開了眼界,因為他就是「成奇勳」啊。不管是在第二個遊戲中發現自己慘絕人寰處境時的無助眼神,抑或是第五個遊戲中面對「1」號和「16」號的選擇時的不安神情,都超級有戲,可以像首陽大君耍狠,抑或是殺人後用冰塊洗臉的雷,連閻羅王也超級霸氣,這些人竟然和成奇勳一樣,由同一個男人飾演,重新讓我認識了李政宰。

也許我對政宰叔的愛,這一生已經不會變淺而是會越變越深。雖然他總是以不同樣貌出現,但是那微笑絕對是令我在不同作品中認出來的特質。

「저랑 하실래요? 要和我一起嗎?」這句話只要是李政宰(或這篇文,成奇勳)說的話,我無條件SAY YES。

►人性是本惡亦或本善?《魷魚遊戲》寫巨大成功背後有隱藏寓意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小隻馬「隱乳正妹」爆紅! 神奇肚臍衩泳裝...5萬人驚呆朝聖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