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酸:會餓死啦! 《哭悲》恐怖妝是「台灣人」做的

記者洪文/專訪

「我媽說,你要做,就要做更別人不一樣的事。」

這幾年因《紅衣小女孩》帶動台灣本土恐怖片興起,又有活屍喜劇《逃出立法院》令人眼睛一亮,最近又有號稱「台版《屍速列車》」的病毒片《哭悲》掀起話題,這些電影有很重要的元素之一是特殊化妝,幕後操刀居然是台灣本土團隊,而且是在台灣自學、沒有留學經驗的張甫丞。

除了曾經參與恐怖片《紅衣小女孩》特效化妝製作以外,張甫丞過去主要作品包括《誰先愛上他的》、《狂徒》、《角頭2:王者再起》、《寒單》、《鬥魚》等傷妝製作,去年在《逃出立法院》大展身手玩出活屍特殊化妝的極致,最近則在《哭悲》、《角頭-浪流連》交出亮眼的表現。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專訪:《角頭》特殊化妝師張甫丞。(圖/記者周宸亘攝)

▲▼特殊化妝師張甫丞。(圖/記者周宸亘攝)

▲▼專訪:《角頭》特殊化妝師張甫丞。(圖/記者周宸亘攝)

《女人我最大》改變志願,填下美容系

沒有任何背景、也沒有留學經驗,15年前的張甫丞還是一位應用外語系差點畢不了業的五專生,他向《ETtoday》透露,當時想要學個一技之長,在《女人我最大》看見牛耳老師、凱文老師,才動念報考美容系,對彩妝一竅不通的他,謹記父親一句話「同一本書看26遍就會了」,居然成功錄取。

一進去美容系,同學大多有彩妝經驗,張甫丞連眼影刷都拿不好,壓力很大。為了追上同學的腳步,他晚上不睡覺、假日不出去玩,留在宿舍埋頭苦學,甚至1個學期超修到30個學分,寒、暑假也拿來進修,無意間他接觸到一堂2個小時特殊化妝的傷妝進修課程,打開他人生的另一道門。

其實那堂進修課程是很粗淺的介紹,就是一個傷妝的皮膚,張甫丞坦言:「我那時的興奮感好像是挖到一個新大陸,原來學彩妝之餘,還有這麼有趣的技術。」回家之後,他光是一塊皮膚玩了一整個晚上,不斷嘖嘖稱奇:「好神奇喔!一塊黏土瞬間就可以變成一個傷口!」

▲▼電影《哭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哭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花3000塊上台北「求學」,半年存10萬元

自此之後,張甫丞不斷尋求特殊化妝的學習管道,然而學校唯一一堂特殊化妝課不允許旁聽,知名特效化妝材料店老闆也表明「只收女學徒」。他考慮出國念書,跟媽媽去加拿大辦事處,聽到第一年學費要150萬,不含住宿、伙食,媽媽走出大門露出虧欠的表情向他說:「好像真的有點貴!」

走投無路的張甫丞,一聽到教授親戚剛好在影視圈需要一個助理,全力爭取機會,立刻跟家人借了3000塊跑上台北,借住好友4坪大的套房,只有一個小走道跟一張雙人床。他向好友說:「我現在身上只有3000塊,等我第一個月,只要借我半張床睡覺,放我一個地方放行李,還有借我洗澡。」

只有3000元怎麼活下去?張甫丞不但可以過生活,還在半年內存了10萬,「我可以吃劇組的,可以多拿便當、多的飲料回家,甚至可以分給室友。」劇組就是實戰經驗的累積,他不斷問人:「有沒有特化工作?我去!」並透過原文書、網路自學,買材料學習、賺一點錢再買材料再去學習。

▲▼《鬥魚》劇照。(圖/多曼尼提供)

▲《鬥魚》電影版劇照。(圖/多曼尼提供)

台灣自學土炮傳奇,技術不輸好萊塢團隊

張甫丞坦言,特殊化妝最難的並非化妝,而是前置作業的工業技術,如何產出同樣類型的質感才是最難的,台灣雕塑、開模技術並不差,只是國外有專門的職業,培養出聚集各種技術於一身的人才,「每當遇到問題,把一道料理拆開來,去看怎麼處理,分門別類問不同專家,去解決問題。」

靠著自學、實戰經驗,張甫丞漸漸接到一些案子,然而沒有出國留學,偶爾仍有些自我懷疑。直到一次國外講師來台灣開課,他仔細觀察,才鬆了一口氣,「其實做法是一樣的,原來沒出國唸書也是一樣的!」而且可能出國學到的不見得適用在台灣,畢竟這裡跟國外的溫度、濕度並不一樣。

▲▼ 《逃出立法院》劇照。(圖/華映提供)

▲ 《逃出立法院》劇照。(圖/華映提供)

美容系主任酸他不務正業,父母全力支持

老一輩的台灣家長大多希望小孩學習古典音樂,多過於搖滾樂。張甫丞選擇美容系,最後踏上特殊化妝的道路,一開始美容系主任酸他:「特殊化妝一年只能賺一次錢,餓死你啦!」然而他的爸媽不但沒有反對,反而是全力支持,他說:「我媽說,你要做,就要做更別人不一樣的事。」

其實當初沒有錢出國念書,媽媽在辦事處門外虧欠的表情,張甫丞永遠忘不了。他不想讓父母失望,一個人離家上台北,比平常人更努力學習、工作,可惜仍不足以拿錢回家,但是爸媽從未向他伸手要錢,有時回家媽媽還會塞錢給他,甚至時常打電話關心他:「在台北錢夠用嗎?」

▲▼吳震亞《角頭2》劇照。(圖/理大國際提供)

▲《角頭2:王者再起》劇照。(圖/理大國際提供)

一生最大的遺憾,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張甫丞坦言:「我一直想,等我有成就的時候,我想證明給她看!」如今他與夥伴楊以君共同開設覺藝工作室,不僅接到《逃出立法院》、《哭悲》等可以盡情發揮創意的案子,也受到劉香慈的肯定,正在合作籌備新作品,他卻嘆息:「很可惜,當我有一點點成就的時候,她已經看不到了!」

3年前,張甫丞飛到上海工作將近1個月,當時媽媽罹癌躺在醫院病床,身體狀況原本都很穩定,沒想到在他工作最後一天,媽媽傳出病危,他卡在上海浦東機場,用盡各種方法仍無法立刻回台,直到抵達台中時,媽媽已躺在冰櫃,他哽咽地說:「這是我人生最遺憾,沒有見到她的最後一面。」

▲▼專訪:《角頭》特殊化妝師張甫丞。(圖/記者周宸亘攝)

▲▼張甫丞親自示範特殊化妝。(圖/記者周宸亘攝)

▲▼專訪:《角頭》特殊化妝師張甫丞。(圖/記者周宸亘攝)

媽媽留下一本剪貼簿,貼滿各種特殊化妝的剪報,張甫丞坦言:「因為她不方便出門了,這是她陪我往前進的方式。」趁著爸爸還在世,他加快腳步,「我的人生有遺憾一次,不想遺憾第二次。」不只如此,他要做更大的夢,「我媽都做到這個程度了,她一定不希望我輕而易舉地放棄的!」

分享給朋友:

焦凡凡「怪手勢+謎之自信」問婁峻碩幾點回家♥ 他一旁尷尬癌:我今天不回家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