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雙亡卻無感? 冷血少年組團開唱 鬼才日導以童心包裝沈重題材

星光好選喆 簡立喆

「最專業的電影主播」最早從好萊塢特派記者,一路到新聞主播,再回歸最愛的..

▲全球精彩娛樂獨家報導,請鎖定每個星期一下午兩點首播、星期日晚間八點重播的《星光好選喆》。

記者王筱筑主播簡立喆/專訪報導

日本電影片名越來越奇特,《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就是片名與劇情都特別的佳作,故事題材新穎,以日本年輕厭世代的「無感」作為題材,4名痛失雙親卻無法流下眼淚的青少年,彷彿冷血喪屍的他們決定組成樂團,一路尋找血淚的人生旅程。電影由日本新銳導演長久允自編自導,首部劇情長片就以獨樹一格的青春叛逆態度,再次征服日舞與柏林影展,從外表到性格都相當童趣日本新生代鬼才導演長久允來台受訪專訪,與大家分享他獨特的敘事與創作理念。

▲▼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劇照 。(圖/佳映 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本電影《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劇照 。(圖/佳映 提供)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的劇情及氛圍就如同片名一樣,讓人驚訝又驚艷,劇情描述4名青少年在殯儀館巧遇,他們的雙親分別經歷了車禍、自殺、謀殺、氣爆的意外離世,他們卻沒人能流出一滴眼淚,宛如失去情感能力的冷血小殭屍,因此他們決定以「小喪屍樂團」為名,踏上尋找血淚的旅途,在網路上吶喊炸出轟動日本社會的暢銷金曲,結果意外爆紅,成為全國知名的偶像團體,也找回這群「厭世代」在世界上的存在感!

日本導演長久允過去曾憑短片《金魚亂倒少女日記》獲得日舞影展短片評審團獎,這次首度自編自導電影長片,並表示片中男主角的經歷與個人經驗很接近,雖然他的父母都健在,卻在他小時候總忙於工作,所以他只能每天玩遊戲,感覺電玩才是保姆的感覺,而說到寫本片劇本的契機,他滿懷希望地說:「其實現在在日本,甚至整個世界上,青少年自殺事件頻傳,可能他們感到絕望而走上絕路,因此我會希望能夠創作出一個故事,是可以讓大家避免這種情況,可以讓大家繼續抱持著希望前進的。」

▲▼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劇照 。(圖/佳映 提供)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色彩鮮豔,題材卻沈重 。(圖/佳映 提供)

長久允更表示劇本從構想到寫完,只耗時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他說:「我的個性就是很喜歡幻想,平常想到什麼就馬上記到手機裡,所以我的首部電影長片,把很多以前很想發揮的元素全部放進來!」,而另個重要關鍵則是,長久允本身從事廣告業的創意工作很多年,常常會想如果有片中的樂團出現,肯定很有趣。

長久允特意打造,讓電影以模擬角色扮演遊戲的方式,彷彿讓觀眾成為角色的一部分,諧擬8位元(8 bits)電玩,將4名主角的人生喻做一場RPG遊戲,隨劇情進展帶領觀眾一路共同「破關打怪」,直到他們找回人生對於活著的嚮往及重新感知世界的能力,是一部色彩極致斑斕華麗,但劇情卻灰暗深沉,非常跳tone卻又充滿童趣,在寫實與超現實風格結合的藝術之作。

▲▼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劇照 。(圖/佳映 提供)

▲《爸媽死了,我卻不想哭》劇照 。(圖/佳映 提供)

長久允認為雖然題材很沉重,更主要是去凝視社會議題,他反而希望以一個色彩繽紛的方式去做包裝,從這樣子的孩子視角來看世上所有沉重的事情,本身已經是2個孩子爸爸的長久允,觀察到孩子對於寵物昆蟲死掉,其實還不太懂的要難過,他就猜想或許很多情緒不是孩子本身具有的,而是大人們在社會上去設計出來的一種框架與偏見,因此電影都以孩子的視角去看世界。

本身活力滿滿,保持著斥子之心的長久允導演,也大方分享他維持童心的處事態度:「對世界上所發生的事,都不要抱持成見就,就是保持赤子之心的最好方法!」,而來台宣傳的他,對於台灣風景也有極好印象,更表示自己也是名導楊德昌的鐵粉,在台北街頭逛一逛就有好多靈感湧現,期待能有機會來台灣拍電影!

  ▼全球精彩娛樂獨家報導,請鎖定每個星期一下午兩點首播、星期日晚間八點重播的《星光好選喆》。

家教男「詭異洗腦」30天!12歲女聽「把OO皮帶鬆開」 爸看監視畫面狂抖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