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爸爸來打韓戰! 從廢墟探頭的小女孩成了《艾拉,戰爭下的女兒》

文/羅小編

1950年朝鮮半島爆發韓戰,數以萬計的百姓們在參戰、逃亡流竄的過程中被迫和親友們經歷生離死別,戰後南北分裂迫使離散家族們分隔兩地,也有許多孤兒被收養到國外。戰事結束一甲子後方能和白髮蒼蒼的血親們重逢,人生中徒留許多遺憾、空白......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Süleyman和女孩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Ayla是名出身自北韓平安南道的5歲小女孩,其實小女孩本來沒有名字,應該是說忘了自己的名字,在戰火無情摧殘下,父母死於北韓軍隊的砲擊,於是她挺著瘦小的身軀獨自一人走在瀰漫砲火煙味的荒土,回首全是鮮血和屍體,她在廢墟中嚎啕大哭。

當時參與韓戰的國家還包括土耳其,約有1萬5千名士兵被迫前往遠東渺小陌生的貧窮國度,只為守護自由世界的最後淨土,直至今日南韓與土耳其仍以「兄弟之邦」相稱。

請繼續往下閱讀...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25歲的Süleyman(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25歲的土耳其軍官Süleyman也被迫拋下未婚妻,和朋友Ali支援聯合國軍,他在軍隊中負責修理汽車、機械,就在土耳其軍大意之際,中共解放軍趁隙攻擊,Süleyman和朋友Ali九死一生之際才存活下來,逃往美軍在平安南道价川市軍隅里的駐屯地,正當部隊撤出軍隅里時,Süleyman在某個月夜遇到孤苦無依的5歲小女孩Ayla......。

或許早就被猛烈砲火聲嚇壞、或是親眼見證父母慘死,Ayla根本記不起自己的名字,她只能在蒼冷的寒風中顫抖,於是Süleyman抱著她坐上吉普車回到軍隊,即使語言不通,Ayla還是在阿兵哥們的關愛下成長,漸漸她也向Süleyman和Ali打開心房,親口呼喚Süleyman「爸爸」(baba)。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Süleyman和女孩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Süleyman視Ayla為親生女兒,想起在皎潔月光下「父女」第一次相逢的夜晚,他幫小女孩取名「Ayla」,在土耳其語中代表月亮,是個非常美麗的名字,父女倆在無情戰火中相互扶持,Ayla還學了點土耳其話,成為韓國人和土耳其人溝通的橋梁。

Ayla是個聰明伶俐的小女孩,Süleyman十分慶幸上天在磨難中賜予他如此可愛的女兒,父女倆拍下了許多黑白相片,不過兩人的父女緣份只持續一年半。

▲▼電影《艾拉,戰爭下的女兒》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電影《艾拉,戰爭下的女兒》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1953年戰爭告一段落,土耳其援軍奉命回國,由於當時的朝鮮半島在戰後非常落後、窮困,Süleyman決心要帶著Ayla回到土耳其一起生活,他親手拼裝巨大木箱,在裡頭放入了麵包,在Ayla進入木箱後,Süleyman提著木箱出現在港口,準備搭船離開。

但事情並不如Süleyman所願,長官馬上察覺Ayla被藏在木箱,於是父女倆被迫分離。Süleyman的朋友Ali早就死於戰事,他孤身一人回到土耳其,而Ayla則是留在土耳其人在京畿道水原市為收容孤兒所而建的安卡拉學院(안카라학원,前身為孤兒院)......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安卡拉學院(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回到土耳其的Süleyman心心念念在南韓的女兒Ayla,他總是三餐向阿拉真主祈禱,Ayla能平安健康長大、過上屬於自己的富足人生,並期望父女倆還能有緣見上一面。

但戰爭結束59年,Süleyman還能找到在皎潔月光下重生的女兒Ayla嗎?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Süleyman和妻子(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2010年是韓戰60週年紀念,85歲的Süleyman雖早已不是相片中的英勇、俊俏少年,但他仍未放棄尋找掛念一甲子、遠在異鄉的女兒,他找向土耳其韓戰參戰士兵紀念事業會,透過當地韓僑以及其他參戰士兵的幫助,試圖找出印象中當年聰明可愛的女兒Ayla。

相片中,短髮女孩幸福親吻著戴著黑色墨鏡軍人的臉頰,如今她還在嗎?

當時韓國三大電視台MBC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積極幫助Süleyman協尋遠在南韓的女兒,不過Süleyman根本沒有女兒的韓文姓名,只憑「Ayla」找人根本如同大海撈針般困難!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Süleyman和女孩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於是節目組透過土耳其駐韓大使館,以及當年留下的記錄找出戰後還在安卡拉學校就讀的孤兒,試圖從如今垂垂老矣的老人中打聽Ayla的下落。這些孤兒戰後有各自的家庭,但仍定期團聚扶持、回憶從前成長時光,本以為找到一線希望的節目組,卻仍打探不著Ayla的下落,老人們只知道Ayla是當年土耳其軍很疼惜的女孩,對於其下落卻一無所知。

加上1979年安卡拉學院火災燒毀後,一些文字記錄付之一炬,本以為失去希望,卻從同樣是韓戰孤兒的崔東南(최동남,音譯)先生口中打探到Ayla的韓文姓名,金恩子(김은자,音譯)。

據崔東南的回憶,Ayla在安卡拉學院獲得人生第三個名字「金恩子」,從學校畢業後就跟著崔東南的姐姐到首爾永登浦,但之後不知何緣故又斷了聯繫......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金恩子,Ayla掩面痛哭失聲(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在節目組歷經幾個月的搜索,最後終於打探出金恩子定居仁川,育有一子一女。節目組向金恩子拿出60年前留下的黑白相片,金恩子看了相片淡淡說道「原來這是我啊」,過了許久,金恩子的淚水像湧泉般滔滔不絕,她掩面痛哭:「對我來說爸爸就像是夢中才會出現的人,我找了他幾十年......原來爸爸也正在找我!」

根據《朝鮮日報》,金恩子24歲結婚後誕下一子一女,但無奈丈夫不久因事故身亡,留下金恩子獨自撫養子女,當年在戰火下哭泣的女孩,如今儼然成為兩個孫子、孫女的阿嬤。

Süleyman隨著其他倖存的參戰士兵搭機前往南韓參加韓戰紀念儀式,時隔一甲子,南韓早已不是當年的窮國,看著高速成長、改變的首爾市容,Süleyman感到甚是欣慰,這裡是他拋頭顱、灑熱血守護的淨土,對他來說是第二個家鄉。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金恩子幫爸爸買西裝(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節目組安排Ayla和Süleyman父女倆在首爾汝矣島上的安卡拉公園見面,金恩子在見面前為爸爸買了新的西裝,而Süleyman也準備了Ayla會喜愛的土耳其零嘴,並附上紙鈔當做零用錢,可見即便過了60年Ayla在Süleyman心目中永遠是孩子。

父女倆見面時,金恩子倚靠在Süleyman懷抱大哭,即便兩人沒有血緣關係。Süleyman親吻了Ayla的臉頰,而金恩子則是毫不猶豫的聲聲喊著「baba」(土耳其語爸爸),原本以為這一生會帶著無法見面的遺憾入土,沒想到父女倆最終仍有緣再見。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相逢的父女(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雖是遙遠的兒時回憶,但金恩子仍然記得爸爸Süleyman會親手用毛毯做件給自己的外套,即便軍中事務繁忙,Süleyman還是一定天天餵自己吃麵包、喝牛奶。

「沒有baba,就沒有現在的我!」

金恩子帶著自己的長子、孫子、孫女,而Süleyman則帶著夫人,看著眼前10幾歲的男童、女童眉眼間像極了當年的Ayla,Süleyman笑得合不攏嘴,這60年間,Süleyman無時無刻為女兒祈禱。

►中秋收到北韓松茸! 94歲失憶嬤開箱就痛哭:想見北邊的妹妹
▲▼Kore Ayla(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Süleyman帶著夫人和金恩子一家拍攝全家福(圖/翻攝自Youtube@춘천MBC 뉴스)

金恩子帶著兒孫和Süleyman與夫人一同拍攝全家福,並在仁川機場送別前,金恩子跪下親手按摩了Süleyman夫人緊繃的腳踝......父女倆還有機會再見嗎?

在父女倆重逢的7年後,高齡91歲的Süleyman百病纏身,金恩子趕在爸爸過世前搭機至土耳其伊斯坦堡探視,見到坐在輪椅上、失去精神的爸爸,金恩子當場落淚,Süleyman卻仍記掛著女兒:「做為人、做為一名父親,我時時刻刻祈禱Ayla能活出完美的人生。」

2017年12月7日,Süleyman因病逝世,而他的夫人也在丈夫過世7個小時後安詳離世.....

►脫北小兵來自神秘「核背囊部隊」 曝北韓軍備慘況...跳傘害死一堆人
▲▼電影《艾拉,戰爭下的女兒》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電影《艾拉,戰爭下的女兒》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父女倆的故事在土耳其被翻拍成電影《艾拉,戰爭下的女兒》(Ayla: The Daughter of War),2017年10月上映後感動了500多萬土耳其人,電影預計今年5月在台灣上映。

看完了父女倆用血淚寫下的故事,但願這個世界再也沒有戰事、沒有生離死別......

▼▼▼想要知道更多韓國最奇葩的故事嗎?小編粉絲團新開張~歡迎來玩ㅋㅋ!

延伸影音

via 춘천MBC 뉴스조선일보Wikipedia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