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Sandy《小明星》剽竊! 海裕芬怒揭內幕「創意隨便被拿走!」她親自謝罪

記者田暐瑋/綜合報導

Sandy(吳姍儒)憑著《小明星大跟班》奪下2017年綜藝主持人獎,站穩主持地位,卻意外惹惱藝人海裕芬。海裕芬在臉書發文,表示《小明星大跟班》這個節目名稱是來自於她的創意,一夕之間被奪走,讓她相當沮喪和惱怒,更無奈自己沒有夠硬的後台和背景,坦言對這個節目很有敵意。

其實海裕芬從幕後轉到幕前,最有名的節目就是《大明星小跟班》,節目名稱還是她親自取的,更是努力多年的心血,當初一聽到吳宗憲和Sandy的節目取做《小明星大跟班》時,她感到極度沮喪,認為創意被隨便拿走,「那時我對那個新節目的一切是有些敵意的。」

▲Sandy謝罪海裕芬。(圖/翻攝自海裕芬臉書)

▲Sandy謝罪海裕芬。(圖/翻攝自海裕芬臉書)

因為有了心結,海裕芬某次在春酒場合見到吳宗憲和Sandy時顯得不自在,但Sandy主動走到面前,並給了一個大擁抱,道歉:「海芬姊,非常抱歉,我們節目名稱用了妳的創意。」讓她當場超想哭,對Sandy這個看起來像是得到萬千寵愛的女孩,卻能在乎她所失去的,感到非常感動,也稱讚對方相當有家教。

有了這次破冰,海裕芬坦言心結解開了,本來以為Sandy會像一般人只是做表面功夫,但第二次見面時對方又主動搭話,不只交換了聯絡方式,還約了要一起吃飯,更意外得知兩人都是家中大姐,也是「圈內朋友不多」的類型,更加一拍即合,「Sandy是個令人疼得下心的孩子,期待我們可以一起合作些什麼什麼!」

▲Sandy謝罪海裕芬。(圖/翻攝自海裕芬臉書)

▲Sandy和海裕芬。(圖/翻攝自海裕芬臉書)


海裕芬臉書全文:

今天要花些篇幅介紹一位新朋友。
40歲以前,我很難交朋友,因為我不想讓對方覺得我裝熟,或害怕對方覺得我有所圖。
40歲起是我人生及工作的新元年,嘗試以前好擔心的什麼什麼,包括交朋友。
這個小女生照理不可能跟我生活有交集,除了她節目名稱和我的創意有關,誠實說,當初她父親與她的新節目定為「小明星大跟班」時,我極度沮喪,因為「大明星小跟班」是我取的名字,更是我努力多年的節目,沮喪是不是因為我沒有家族的背景及後台,創意就隨便被拿走!所以,那時我對那個新節目的一切是有些敵意的。
之後,在一個春酒場合上,她父親與她一起出席,這位演藝圈的大前輩,帶著他的寶貝女兒逐桌敬酒,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我以為就是一次皮笑肉不笑的舉杯致意,沒想到,她鬆開了父親的手,走到我面前,我擠出微笑的伸手打招呼,而她,也伸手,但不只打招呼,而是抱了我,她在我耳邊說:「海芬姊,非常抱歉,我們節目名稱用了妳的創意。」那時,我超想哭,不是因為在乎我的創意被拿走,反正我自豪自己是哏不絶,而是,感動眼前這個看似得到所有光環的小女孩!她懂得並在乎我的失去,細心貼心如她!家教真好!
當晚,我解開了那時的敵意,之後在多次「小明星小大跟班」受到金鐘肯定時,我也偷偷與有榮焉!而這個新朋友,她就是吳姍儒。
再開始的交集,是這屆亞太影展的時候,我坐在丞琳的旁邊,聽著Sandy訪問時說著自己是丞琳的粉絲,有看前男友不是人。那時,我一如往常覺得沒我的事兒的陪笑,但一進廣告,Sandy蹲了下來,我以為她要跟丞琳說什麼,但她越過了丞琳,對我說好想吃我的滷味,害我笑了出來,然後那晚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
以為她會如其他說說就罷了的朋友,但她真的和我聯絡,想吃滷味也想約我,可是那時我忙著拍電影抽不出空。
接著,我們在金鐘人潮洶湧的後台巧遇,我說可以帶滷味去探班,她說探班沒法好好聊聊,我們協調了彼此可以的時間,我說看她想邀誰我都可以,但她回:「姊!我圈內好友不多」,我有點嚇到,那不就跟我一樣,我們都怕打擾別人,我就回覆:「哈哈哈 那就我們倆約會啊」
所以,今晚我依約帶了滷味,和Sandy單獨約會,聊了好多什麼什麼,聽她分享對生活的想法或對工作的期許,以及對某些狀態的無奈。我雖不太紅,幫不上什麼忙,那,我就認真聽她的故事吧。
Sandy是個令人疼得下心的孩子,我們都是家中的大姊,從小就要頂天立地,以個老大姊過來人的身分希望她要照顧身體、感受生活、享受快樂、分享幸福。期待我們可以一起合作些什麼什麼!想聊聊或畫畫就約海芬姊姊!
開心一起晚餐,她說下次換她請客!我本日滷味知音第三位!
她每天都點歌,那可否今天點我的「咕咾小姐」幫我衝知名度!哈哈~

▲Sandy謝罪海裕芬。(圖/翻攝自海裕芬臉書)

▲海裕芬。(圖/翻攝自海裕芬臉書)

貓皇創神招「嚕地墊擦屁屁」 超詭異動作...網:無限重播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