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曉振只靠表情跟眼神!《消失的女人》同時提名雙影后

圖文/鏡週刊

《消失的女人》這部片讓韓劇女王孔曉振接連獲得大鐘獎和青龍獎的最佳女主角提名,孔曉振在片中的確展現出和韓劇不同層次的演技,從眼神、微笑、輕哼歌曲到令人不寒而慄的表情都絲絲入扣,但她扮的是韓語很差的中國人,要讓講中文的我們信服她的母語是中文,這我實在做不到。

除了這點瑕疵外,這部片的兩個女主角堪稱是在演技大車拚,嚴智苑的戲份其實更重,她扮演焦急尋女、內外兩頭燒的離婚職業婦女,編導緩步鋪陳,讓兩個女人都處在壓力鍋上,小火慢燉蓄積出大能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嚴智苑扮演焦急尋女、內外兩頭燒的離婚職業婦女。(華聯提供)

電影敘述嚴智苑在監護權官司前,為工作忙到焦頭爛額時找了中國籍褓姆幫她帶小孩,這位狀似和藹可親疼小孩的中國女子有天突然抱走嚴智苑的小孩搞失蹤,接著全片就陷入沒身分證外籍配偶底層生活大揭密。

母女親情溫馨片馬上變調成「到底小孩在哪?」懸疑片,韓國導演即使想探討種種社會不公的議題,也會用類型包裝,因此整部片始終節奏緊湊,公關經理嚴智苑和外籍配偶孔曉振的家相距只是幾小時的車程,轉眼間鏡頭就從乾淨社區舒適中產家庭,換到充滿家暴、賣淫、語言隔絕、器官販賣的地下社會。

導演用孔曉振的不能言語和溫柔搖籃曲當觸媒,一步步逼近她所處的非人環境,當所有線索都湊在一起後,孔曉振的瘋狂是可被理解,甚至是被同情的,孔曉振的角色劇力萬鈞又因為這個角色韓語差,只能靠表情和眼神撐全場,難怪她在這部戲的演技備受好評。

《消失的女人》是孔曉振(左)與嚴智苑的的演技大車拚。(華聯提供)

切開首爾光鮮亮麗的現代生活,原來城市邊緣隱藏著種種慘絕人寰的環境,觸發中國褓姆瘋狂暴走的源頭是貧富不均?強權弱勢?但孔曉振的對照組嚴智苑,是個存款不到新台幣20萬,還剛被詐騙集團全數騙光,而且即將失業單親媽媽,她壓根稱不上「強權」或「富有」。

電影沒說出口的是,兩人都被強大父權社會千方百計地壓迫,監護權可能被前夫搶走、小孩生病得有父親簽名才能住院、用錢與權搶病床等都在逼兩個女主角發瘋,當然外籍配偶又比中產階級婦女更慘,想不到相較之下,《末路狂花》竟算是樂觀的,兩個搶小孩的媽媽既不會互相結盟,更不可能聯手對抗父權社會,也無法瀟灑地一走了之,因為真實應該是,她們根本反抗不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不能只給孔曉振摸!粉絲緊貼曹政奭厚實胸肌
【有片】孔劉香港見面會 神祕嘉賓竟是金馬影后
孔曉振抵台行頭32萬 熱情粉絲接機送蓮霧

分享給朋友:

賓士加油站洗車「突被後車嘟出」 肇事駕駛暴力倒退!員工險遭撞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