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印電影助攻 「車庫娛樂」張心望打下5.5億票房江山

圖文/鏡週刊

過去1年,《屍速列車》(Train To Busan)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分別以新台幣3.4億元和1.6億元,創下韓片與印度片在台的票房紀錄。發行商車庫娛樂(GaragePlay)在創辦人張心望帶領下,成立3年,至今發行的院線電影累積超過250萬觀影人次,總票房約合新台幣5.5億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張心望從科技產業跨足電影,他的心得是,身為發行商,一定要做自己喜歡、熟悉的類型 ,「了解愈多,就愈容易管理(風險 )。」

 
另起爐灶 張心望
  • 年齡:40歲
  • 學歷:台灣大學電機系、史丹佛大學電機系碩士
  • 經歷:曾任威望國際總經理,現為車庫娛樂創辦人、樂聲影城董事長。

「女兒對不起,爸爸我…會晚點回家,有個重要的客人我一定要載回來…。」

1980年5月,南韓光州發生軍人鎮壓抗議民眾的流血事件,但因新聞遭到封鎖,外界所知不多。為披露真相,一位駐日的德國記者從首爾包了一輛計程車前往光州採訪。原本說好一天往返,孰知事情愈演愈烈,一波三折。搭載這名記者突破光州封鎖線的司機能否完成任務,也成為觀眾在觀賞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A Taxi Driver)時最大的懸念。

《我》片由韓星宋康昊掛帥演出,該片8月2日在韓國上映,3週已突破1,000萬觀影人次,累積票房約新台幣21.8億元,台灣將於9月初映演。 發行商車庫娛樂(GaragePlay)創辦人張心望表示,他今年初聽聞此片訊息,當時只知以光州事件為背景,在坎城市場展看到電影初剪後「覺得很震撼」。當時可能由於題材較生硬,來自台灣同業的競爭對手不多,但他認為故事本身撼動人心,未來票房「不會賣得太差。」

「這部電影乍看主題很硬,但其實很動人。不管是否了解光州事件,都會被影片中所刻畫的人性感動。包括父親在親情和大公大義之間抉擇的內心掙扎,以及新聞工作者為捍衛真相不惜衝鋒的決心等,是一部從各種角度詮釋人性、且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

 

張心望的經驗是,只要故事能撼動人心、引起大眾共鳴,票房通常不會太差,這也一直是他和團隊的選片原則。

張心望表示,只要故事能撼動人心、引起共鳴,票房通常不會太差,這是他和團隊的選片原則。成立3年來,車庫發行的院線片共累積250萬觀影人次,以票價1張220元計,約創造了5.5億元票房。

車庫娛樂創辦人張心望表示,要做自己熟悉、喜歡的電影類型,才能降低風險。

「公司在選片上有兩個概念,一是能感動人心且具啟發性的電影,二是兼具多元精神,包括國籍和片種的多元,讓觀眾看到不同的東西。」他坦承,好萊塢主流大片特效、演員等都很強,因此選片上他會刻意挑選好萊塢較少碰觸的題材。車庫娛樂引進純商業片的比例不高,反而常選有文化內涵的電影。

此外,他對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特別有興趣。「它不只是故事,是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上。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如果拍得好,會為電影加分,觀眾的體會會更深刻。」例如《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外界很難想像,印度女生也可以去參加摔跤比賽、拿到冠軍,小人物的真實人生,比任何偉人故事都吸引人。

身為電影發行商,每年赴各地主要電影市場展是家常便飯,談到「教戰守則」,張心望表示,坎城影展當然是最完整的,從藝術片、歐洲各國的電影到商業片,應有盡有。柏林影展比較偏藝術、歐系,美國影展則以歐美商業片居多,東京影展以日片為主,釜山影展以韓片和亞洲片為主。其他還有香港影展、新加坡和泰國影展等。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引起大眾共鳴,創下新台幣1.6億元的票房。(車庫娛樂提供)

 

張心望看上《屍速列車》的賣點是「韓國人拍的殭屍片」,但出價太高,他看片後才知對人性有深刻描寫,貴一點也值得。

「去影展是為了蒐集訊息,了解電影真正的主題,多半是到影展前才會知道有那些片。但除了片名也不會有太多細節,要到當地才會看到內容。」比方《屍速列車》(Train To Busan),原本張心望看上的賣點是「韓國人拍的殭屍片」,可對方出價太高,讓他有疑慮。看過片後才知道片中有對人性的深刻描寫,貴一點也值得。

坎城影展的電影市場展規模很大,各類片型應有盡有,吸引許多業者前往。(東方IC)

跑遍世界各大小影展,張心望認為:「影展不是重點,重點是影片。」像坎城這麼大的影展,有時卻找不到他要的片子,反而在規模小的影展找到,「電影的主軸還是在影片本身,所以應該跟著影片跑。」

張心望一路走來慢慢累積經驗,至今仍在學習。「進入電影產業的門檻不是很高,就像電腦展一樣,買個門票就可以進去了。進去後看到人就問,賣片人都會跟你談。」如何說服對方把片子賣給新手?「他賣不掉的時候就會賣給你,一開始的生意都是這樣做的,因此新手買回來的片子通常不會太好做。」

電影賣的是內容,沒有規則可循,買賣過程像拍賣會,喊價多少就是多少。 「只要有人願意買,它就值那個錢。」在緊張氛圍下,有些人會一時「腦充血」衝動買片、簽約,但一搭上回程飛機就覺得不太對勁。有些人甚至步出會場就後悔,但信用還是很重要,到最後只好吃下來。

  1. 愛看韓片的張心望成立GarageKorea子品牌,有系統地把韓片引介至台灣,圖為導演鄭智宇(左)指導朴信惠(右)演出《沉默的目擊者》。(車庫娛樂提供)
  2. 韓片在買賣時至少可看到部分內容,張心望今年初就是在《V.I.P》的電影片段看到李鍾碩(中)飾演壞人、突破又到位的演出,才決定購買。左為全明民、右為張東健。(車庫娛樂提供)

「我們也有過這種經驗,但我們會設上、下限,即使如此還是會一點點腦充血,至少風險還可以控制。」

很多片子在買賣時連劇本都沒有,或是有劇本,但售出後卻一改再改,連導演也換了,到最後拿出來的是另外一部電影,「看到成品就快要昏倒。」日韓片在買賣時至少可看到部分內容,但美國片常是預售,風險很高。想要降低買片風險,張心望建議可多讀劇本,至少能掌握劇情節奏,也因此他喜歡買盡快能上映的電影。

 

「電影是很特別的行業,它有一半是藝術,是感性的;另一半是產業,是很理性的,要在中間找到平衡點。」

張心望說,入行之初因憑一股熱血、行事衝動,所以忽略了規則。歷經與前東家威望國際(CatchPlay)的官司風雨,他給予新手什麼樣的建議?「電影是很特別的行業,它有一半是藝術,是感性的;另一半是產業,是很理性的,要在中間找到平衡點。」如果買片只為賺錢,卻缺乏熱情,一定會做得很辛苦,「切記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片子,也就是自己喜歡的片!」

  1. 張心望認為,能夠打動人心的電影,票房通常不會太差。
  2. 張心望(左)曾與王雪紅外甥陳主望共同經營威望國際,卻因帳目不清反目互告。(翻攝自Catchplay官網)
  3. 張心望擁有樂聲影城經營權,可為自家影片提供更多曝光空間。(車庫娛樂提供)

張心望表示,在自己熟悉的領域深耕,是每家片商都在做的事,車庫娛樂也朝這個方向走。例如成立子品牌GarageKorea,專營韓片。除了反映他的個人喜好,也希望更有系統、有效率地把韓國電影介紹給台灣觀眾。喜歡韓片的民眾只要持續關注這個品牌,就能提早掌握韓片在台上映的時間表。

總之,「愛其所好、做你喜歡的東西,是很重要的」,張心望說。愈是了解自己想做的東西,管理風險才愈容易。反之,就會因為缺乏經驗而增加風險。買片之餘,他也擁有樂聲影城經營權,為自家影片提供更多曝光空間。

 

張心望的挑片法則
  1. 做電影最重要的是要愛其所好,充滿熱情。
  2. 買片前多讀劇本,才能掌握先機。
  3. 喊價時切記要冷靜,並做好風險控管。
  4. 挑選能夠打動人心的故事,並兼具多元精神。


更多鏡週刊報導
【5.5億票房戰術】韓片在家看就好?他這樣吸引觀眾進戲院
【5.5億票房戰術】沒買到意外熱賣的這部片 張心望嘆可惜
【5.5億票房戰術之四】買賣教戰守則 出手最忌「腦充血」
【5.5億票房戰術之三】愛其所好 就能控管風險

台中女學生搭公車被亂摸+噴紅汁 整車乘客安靜...僅善心男同學相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