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女星遭劇組施暴沒人救! 曝判決書痛喊:這是屈辱

▲孫菲菲昔日有「第一古典美人」之稱。(圖/取自孫菲菲微博)

記者李湘文/綜合報導

大陸女星孫菲菲有「第一古典美人」之稱,在2010年拍攝電視劇《血色戀情》時,被導演助理楊兆華和現場製片姚遠毆打,如今已淡出演藝圈。她近日再度提起當年案件,踢爆幕後黑手是導演張漢杰,更怒批警方迫於壓力輕易帶過「一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有預謀的、團夥作案」,讓她氣憤難平。

請繼續往下閱讀...

▲孫菲菲6年前在《血色戀情》劇組被毆。(圖/取自孫菲菲微博)

孫菲菲日前詳細回憶事件經過,15日又曝光公安局對此案的判決書,指出當年靠著媒體踢爆,警方才迫於壓力調查此事,最後判決「行政拘留7日,並處罰款200元」。而被她指控為幕後主使者的張漢杰,到了警察那裡卻變成關鍵證人,讓她覺得十分冤屈:「張漢杰打孫菲菲在電視劇圈可是個無人不知的秘密!如今預謀策劃犯罪的人成了證人?!現實生活常常令你措手不及……我想請問鳳城市公安局,這個判決你們信嗎?」

此外,孫菲菲透露當年被毆打之後報警,警方的處理方式是打電話給劇組,聽到劇組人員否認這件事,就真的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當事人是兩方,作為其中一方我的證詞就不是證據?報案當天我就請求你們去現場看看取個證,作為員警你們為什麼不第一時間出現場?不是要講證據嗎?為什麼不去現場取證?我打110報的警,人也去了派出所,臉上的傷腿上的傷你們也都看到了,這不是證據嗎?」

▲孫菲菲曝光判決書喊「屈辱」。(圖/取自孫菲菲微博)

對於判決書,孫菲菲心痛直指這是屈辱,「可能判案的員警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挨了頓打嗎?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但你要知道你的判決幾乎終止了我的事業。當你毀了一個人鍾愛的事業,她就什麼都不怕了。」她指出涉案者至今還在圈內批她炒作、耍大牌,但她已經不在乎,「既然不幹演員了,這些又於我何傷?炒作寫不出這樣的文字,明眼人能明白這字裡行間包含著多少屈辱、隱忍,和6年以來多少個不眠之夜……。」

【孫菲菲全文】

這是鳳城市公安局給出的判決書。這是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也就是說這不構成犯罪,屬於非法行為。一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有預謀的、團夥作案,就這樣被定性為了個人糾紛。更可笑的是張漢杰居然成了證人!張漢杰打孫菲菲在電視劇圈可是個無人不知的秘密!如今預謀策劃犯罪的人成了證人?!現實生活常常令你措手不及……

我想請問鳳城市公安局,這個判決你們信嗎?你們是不知道張漢杰作為導演戲還沒拍完就跑了的事嗎?而所有的演員工作人員百十號人都在劇組等了很多天,見導演實在不回來才不得不離開,而我是堅持到最後一個離開劇組的。這是無法更改也無法作假的事實!你們非常清楚!當時我跟你們反復提張漢杰逃跑的事的時候你們總是說“我們是員警,是要拿證據說話的。”這話沒錯我同意!可當時我去報警時我說我被打了,你們為什麼只給劇組打個電話,劇組人告訴你沒發生此事,你就認定沒有這事?當事人是兩方,作為其中一方我的證詞就不是證據?報案當天我就請求你們去現場看看取個證,作為員警你們為什麼不第一時間出現場?不是要講證據嗎?為什麼不去現場取證?我打110報的警,人也去了派出所,臉上的傷腿上的傷你們也都看到了,這不是證據嗎?難道是我自己打的不成?可是當真正的證據擺在眼前時,你們為什麼不立案?!這不是什麼複雜的案子,證據清楚事實明白就看你想不想辦!不過這份判決書上有一點說的沒錯,張漢杰作為目擊者全程微笑觀看……

雖然這是一份屈辱的判決,就連這也是我費勁周折才得來的!而且是在媒體曝光後,在公眾的視線下得到的這麼一份把策劃者變成維護正義化身判決!我不禁臆想,在鳳城這個小派出所裡還埋藏著多少冤假錯案,在那一眼望不到頭的樹林子裡還有多少屍骨未寒!

從小媽媽跟我說“有事找員警”。在此之前我接觸的員警也都令我很敬佩。2001年為了《拍重案六組》我在北京宣武分局刑警隊體驗生活兩個星期,跟著他們一起出現場一起抓毒販,毒販一般抓到就槍斃,所以他們也都異常兇狠會進行殊死搏鬥,我看到的刑警都是不怕死,生往上撲,他們個個英勇機智嫉惡如仇!還有交警,風吹日曬、雪打雨淋他都得站在馬路上,因為吸入大量尾氣致使癌症發病率特別高。還有法醫,經常接觸的是高度腐敗的屍體,驅蟲爬的慢都是,但是她們還不能戴口罩,因為要辨別屍體的氣味,毒殺的屍體會有特別的氣味,因此常常幾天吃不下飯。他們是千千萬萬工作在一線的人民警察的縮影。直到2010年我因為暴力事件接觸了鳳城警方才讓我瞭解到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裡的員警與眾不同。每次他們跟我談話時他們頭上閃亮的國徽都異常耀眼,我不禁想起爺爺給我講的打仗時候的故事-一次戰役中爺爺的老鄉也是戰友被手榴彈炸傷,腸子流了一地,爺爺匍匐到他跟前問他想說什麼不,他用微弱的聲音說:“…餓…沒吃飯……”爺爺急忙從旁邊死人兜裡找了點生小米,剛放到嘴裡人就咽氣了……這麼多生命出生入死換來的國徽就是這個樣子嗎?

可能判案的員警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挨了頓打嗎?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但你要知道你的判決幾乎終止了我的事業。當你毀了一個人鍾愛的事業她就什麼都不怕了。通過這件事也讓我對社會有了全新的認識,我終於理解為什麼醫鬧屢見不鮮,而很多時候受害的醫生根本沒有得罪兇手就被砍了。我想說這個兇手如果精神正常應該是在別的地方受到了不公的待遇,以至憤怒無處發洩,於是就把矛頭對準了他們平常需要仰視,但卻手無寸鐵的醫生。看過一個視頻“一條藏獒突然伏擊一個小女孩,幾乎咬死,而且怎麼打都不鬆口。後來調查發現藏獒前一天被一個陌生成年人打過 咬這個小女孩出於對人的仇恨”人和動物一樣都有一種本能要把憤怒轉嫁出去。所以我想說句外行話--解決醫鬧也應考慮解決基層糾紛與不公開始,從依法治國開始,這是穩定社會最快捷最有效的途徑。

到今天為止作惡的人依然在說我炒作耍大牌,但我想說你這三板斧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了,既然不幹演員了這些又于我何傷?炒作寫不出這樣的文字,明眼人能明白這字裡行間包含著多少屈辱 隱忍 和六年以來多少個不眠之夜……

水蜜桃快蹦出!真理褲妹「邪惡視角」 縫卡住...網噴鼻血:姿勢100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