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黎入戲太深險得憂鬱症 30歲後才開始叛逆期:不想再當體面的人了

記者李欣容/專訪

童星出身的楊小黎,在2018年金鐘獎拿到最佳女配角獎,她在台上大喊,「我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小童星了!」那句話仍迴盪在耳邊,替她開心終於衝破關卡,撕掉標籤,得獎後找上門的戲很多,她選了一部和她過去形象很不同的《天之蕉子》,她形容那是白蓮花變成黑寡婦,曾經一度被角色折磨到快得憂鬱症了。

▲▼楊小黎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楊小黎曾入戲太深差點得憂鬱症。(圖/記者湯興漢攝)

《天之蕉子》的秀玉,從原本的體弱多病傻白甜,到最後為了得到所愛不惜犧牲自己設計親姊姊,楊小黎一開始不認同她的三觀,但是演到後來,好像漸漸認同了,「我變得跟她一樣黑暗,覺得愛不到就是人生最痛苦的事,又想到多年前被劈腿,好像把以前想壓下去的創傷都抓出來了,開始覺得人生很悲觀,當然下戲我還是會笑,但回到宿舍就常常一個人哭。」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好這時候《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找她去客串「致玟」,那是一個快樂的角色,在喜劇氛圍中可以稍稍中和一下她的負能量。

也因為秀玉太深植人心,後來也有幾部戲是類似這種設定,她都推掉了,大嘆,「我可能需要休息一下,現在這階段不適合再把自己丟進去。」

▲▼楊小黎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楊小黎認為演戲是一種釋放。(圖/記者湯興漢攝)

假如當時沒有喜劇找上門,現在的她會是什麼樣子?楊小黎不敢想像,「後來直接是尾牙季了,我可能會在台上笑得很開心,但是下台變成很空的人。」演藝工作不管是主持還是演戲,都是一種「給予」,尤其像她出道這麼多年,不斷給予也是一種能量的消耗,楊小黎說,「人家問我,演戲主持喜歡哪一個,我以前都覺得超討厭選擇,我現在釐清了,演員是我的根,我是個偷故事的人。」

對她來說,活在角色背後,詮釋他的人生,但不需要一輩子都為了這個角色負責,「所以其實我經歷很多人生後,把這些東西收起來,他就會變成我日常生活或是主持的養分,躲在角色後面,想幹嘛就幹嘛,是很釋放的,但釋放完會很累,所以必須讓日常生活規律之外,還要有自己的興趣,像我除了運動看書外,就會研究精油...學氣功。」她越講越小聲,有些不好意思,氣功這個興趣,實在很不符合她的年齡。

▲▼楊小黎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楊小黎從小就有股傲氣,再害怕的事情,也想做到最好。(圖/記者湯興漢攝)

她接著分享,有次她和平常一樣,沈澱自己和自己對話時,突然大哭了起來,後來她去找專業老師一問,才知道那是體內從小到大累積下來的創傷。

因為前陣子她看到網路上一段影片,當時才4歲的她在台上表演英文,雖然沒什麼記憶,但她知道那時候的自己其實很害怕,但是當主持人胡瓜cue她,她又有股傲氣想要拼了,要做好,「那天大哭,是突然覺得很對不起那個小朋友,這狀態一直到我長大都是,我反應快,會察言觀色,是因為我從小就在一個沒安全感的狀態下長大,也沒反抗過。」就連後來上了國中短暫息影,也被同學酸是過氣童星,她依舊沒有反抗,只是避開這些人。

▲▼楊小黎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楊小黎30歲後才開始她的「叛逆期」。(圖/記者湯興漢攝)

這麼聽話的人生,一直到30歲後終於有了反轉,「我覺得我的叛逆期是現在哈哈哈!因為長大後知道心態不對,我為了讓別人過得舒服,都沒幫自己講過一些話,現在越來越了解自己,會有自己的想法,有時候臉書發一些東西,媽媽會說,欸妳不要這樣講,會太直接,但我就會說,這是我想講的,我想要在有禮貌的狀態下,讓自己不要太壓抑。」

過去的教育一直在教她如何當一個「體面的人」,楊小黎也知道自己非常擅長當一個公關人員,但現在,她想要卸下面具,「我要讓大家知道『活生生的楊小黎』是什麼,這是我這兩年才有的勇氣。」

可能是角色演多了,也可能是得獎了,以前不把她放在眼裡的那些人,現在都會笑呵呵的跟她說「你好棒」,金鐘獎的那個晚上,她不僅看透了人情冷暖、撕掉標籤,也不光只是一個獲獎女星,更重要的是,她終於成為一個懂得為自己活的女生了。

►來讓「過期票券」變黃金!

女積滿25年「指甲大耳屎」 醫生挖出2大塊瞬間舒暢XD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