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華諾頓聽完淚崩!電台司令主唱創作《布魯克林孤兒》主題曲

記者洪文/綜合報導
 
《布魯克林孤兒》故事的主人翁萊諾艾斯洛(艾德華諾頓 飾)是一名患有妥瑞症的私家偵探,他的恩師法蘭克米納(布魯斯威利 飾)遭到謀殺,激發他踏上改變人生的冒險旅程。在他潛入紐約市背後黑暗的權力核心設法破案的過程中,認識了聰明又有膽識的律師蘿拉羅斯(古古瑪芭塔勞 飾),她的真誠和溫暖深深觸動了萊諾的內心,能讓他逃離總是焦躁而混亂的心理狀態,更帶領萊諾打開全新眼界,進入紐約奇妙又令人興奮的爵士樂文化。對總是被世界邊緣化的孤兒萊諾來說,蘿拉不只是一起追尋真相的好夥伴,更是心靈上的避風港,讓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被愛的感覺。

▲▼《布魯克林孤兒》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布魯克林孤兒》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以下同)
 
艾德華諾頓認為,古古瑪芭塔勞是這部電影的黑馬人選,「她的天賦和智慧為女主角蘿拉注入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感深度,優雅、可靠又自然的存在感,也幫助身兼多職的我找到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待萊諾和整個故事,當她說出一句台詞『我們都需要有人照顧』,表達出許多人內心的孤寂感受。」就像萊諾深受妥瑞症所苦,總是感到不被人注意和了解,而蘿拉身處在1950年代作為一名黑人女性律師,也是不被社會看見和祝福的,他們兩人之間的吸引力出自一種共同的孤單,而他們終於遇到一個能真正看見自己本質的人。

▲▼《布魯克林孤兒》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古古瑪芭塔勞則表示,是艾德華諾頓出色的劇本讓這部黑色電影有了與眾不同的生命力,一收到劇本她馬上就被這個角色的智慧所吸引:「蘿拉她成長在紐約哈林區,付出非常人的努力取得法律學位,成為一名律師對抗住宅和種族歧視,我欣賞她對家鄉社區和人權的熱情。艾德華諾頓在虛構的偵探故事中織入了紐約真實的文化和城市史,而種族、階級和性別的界線至今並未消失,讓我更能產生深刻的情感連結做出回應。我也透過蘿拉她的智慧,以開放和接納的同理心去體會主角萊諾的感受。」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布魯克林孤兒》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布魯克林孤兒》片中最情感洋溢的時刻,就是蘿拉帶著萊諾來到隱身在城市邊緣的地下爵士俱樂部,令萊諾驚訝的是,爵士樂自由形式的節奏和心碎的旋律,幾乎與他腦中異常活躍的運作一致。艾德華諾頓解釋:「如果有一種音樂的表達是即興、狂野、歡樂的語言,能夠打動妥瑞症患者,那就是爵士樂了,爵士樂會讓萊諾感到稍微解放,因為他的腦海中一直很混亂又失序,但矛盾的事往往也有其美好的一面。」因此這部電影的音樂,將成為進入那個時代和紐約爵士俱樂部歷史的重要方式,也是進入萊諾內心世界的一種深情方式。

▲▼《布魯克林孤兒》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為此艾德華諾頓邀請他的偶像暨音樂人朋友,就是已登上搖滾名人堂的電台司令主唱湯姆約克,為電影量身訂做一首憂鬱抒情的主題歌曲:「湯姆約克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人選,我把劇本寄給他,卻沒想到他真的回覆給我一首原創的歌曲。我還記得第一次聽的時候是清晨6點,我坐在床邊,邊聽邊流下眼淚,它足以瞬間讓人心碎,也打中了這個故事的核心主題之一,就是日常的掙扎。雖然只有鋼琴伴奏和湯姆清唱的音軌,感受卻能如此強烈,潛藏一種時代的危機感,也充分地為萊諾的掙扎與奮鬥發聲。」 這首《Daily Battles》同時成為《布魯克林孤兒》電影中的聲音關鍵,艾德華諾頓請到九座葛萊美爵士名家溫頓馬沙利斯,利用湯姆的歌曲,改編出一首1950年代晚期邁爾士戴維斯風格的爵士樂曲,貫穿整部電影,呼應著萊諾腦中纏繞循環的思緒。
 
《布魯克林孤兒》將於11月29日在台上映。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