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春風「深夜開車從台中殺到台北」一見楊琳飆罵 暖心原因曝光

記者蔡琛儀/專訪

Under Lover成員楊琳以本名賴以琳,近日將自己歸零成新人重新出發。談起那段經歷成員胡睿兒吸毒、夜店撿屍性侵等醜聞,導致楊琳險些得到憂鬱症,除了工作量銳減,一個月最多只有1萬元,最慘則是0收入,還因此對人群恐懼,曾一個月足不出戶,想吃東西就在家煮,因此吃了一個月的泡麵,厭惡白天燦爛的陽光,因為睜開眼睛就得面對無事可做的窘境,到了夜晚也不想開燈,彷彿將自己藏在無邊的黑暗之中,才能得到安全感。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以本名賴以琳重新再出發。(圖/記者黃克翔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家人、朋友打電話關心他、想約他出來走走散心,都被他婉拒,他苦笑:「明明那時候都沒事做,卻還是硬要跟他們說:『我明天有工作』、『我等下要幫人家寫歌。』就是裝忙你知道嗎?」

當時他長達半年負能量破表,常在臉書亂PO文,還寫了很多首至今都不敢曝光的超黑暗歌曲,印象最深是某一次玖壹壹春風看到他PO出疑似想自殘的文,深夜立刻從台中開車殺到台北,一進到他家立刻對他飆罵:「你到底在做什麼!我們都在欸!」後來才語氣放軟安慰他:「沒關係啦,這都是過渡期。」他最感謝的還有經紀人陳佩莉,在他幾乎沒有工作、關在家不肯出門時,只願意和經紀人聊天,對方也會請他出門吃飯。

▲▼ Under Lover,玖壹壹。(圖/記者黃克翔攝)

▲ Under Lover和玖壹壹擁有好交情。(圖/資料照/記者黃克翔攝)

楊琳也曾想過退出歌壇,「幹嘛這麼累,唱個歌還要被人家這樣指指點點。」不過他後來覺得,玩音樂是自己一直以來喜歡的事情,而且也還是有死忠歌迷在等著他,除了在行的音樂創作,他首先也開始嘗試自己看書、找影片學影片剪輯、學吉他,藉由忙碌讓自己不會在深夜胡思亂想。

單飛後的演出場次到底少幾成,他坦言根本不敢算,但團體時期最高紀錄一天連趕7場,現在一天兩、三場,對楊琳來說也剛剛好,比較不習慣的是以前他在台上通常不太會開口說話,剩自己一個人時,就必須要自己想辦法炒熱場子,「我第一次自己跑場時說了什麼話完全不記得,只記得那時我說我的,台下人聊自己的,好像兩個世界,所以一下台就被經紀人罵。」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楊琳現在自學影片剪輯、吉他、幕後製作,力求多元發展。(圖/記者黃克翔攝)

▲▼Under Lover 成員楊琳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他豁然的將自己以「新人」身份重新出發,經過那段低潮,做事情也都會經過全盤思考再行動,對於網路酸言酸語也看得很開,曾有人罵他太胖、歌超難聽,「叫我回花蓮去種田,以前的我可能想說算了,但現在我會回:『我回去的話,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嗎?』」以幽默方式化解,他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如果罵回去的話,我真的就完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