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照外流遭疑自導自演! 董梓甯淚崩自虐…忍11天痛訴真心話

記者劉宜庭/綜合報導

董梓甯(梓梓)是女團「伊梓帆」成員日前坦承,網上瘋傳、打著她名字的裸照,確實是她本人沒錯,第一時間已提告並報警處理。不料,竟有大批酸民質疑,這整件事都是她為了想紅而自導自演的戲碼?對此,她沉默整整11天時間,沉痛出面回應此事:「我沒有這麼白癡…。」

▲▼裸照外流…董梓甯報警提告了! 「伊梓帆」小帆、伊伊出聲力挺。(圖/翻攝自Facebook/Chloe 董梓甯)

▲董梓甯日前坦承裸照外流,「照片是我本人的沒錯。」(圖/翻攝自Facebook/Chloe 董梓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事件爆發後,董梓甯銷聲匿跡整整11天時間,面對外界關心,她終於在13日晚間透過臉書發文,除了痛訴這幾天的煎熬心情,也對外界質疑聲浪,一次說清楚講明白,「回台灣的這天過得很煎熬,沒有人是我沒有人能完全體會我的心情。」

董梓甯透露,這段時間以來,除了進出律師事務所、看心理醫生和買東西吃,她幾乎不出門,也不看社群軟體。就算出門,她也都戴著口罩帽子:「跟路人對到眼的時候心裡都還是會怕怕的,因為害怕不知道別人怎麼想,然後就只想趕快回家。」

面對友人關心,董梓甯聊起這整件事時,還是會哭,甚至會無意出現「自虐」動作:「因為太不安了,手都被自己無意識抓的都是傷痕,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好像有一個極大的負面黑洞要把你吞噬。」她也坦言,也因為這件事情,讓自己看清了許多人。

▲▼裸照外流…董梓甯報警提告了! 「伊梓帆」小帆、伊伊出聲力挺。(圖/翻攝自Facebook/Chloe 董梓甯)

▲面對外界質疑裸照外流「自導自演」,董梓甯出面否認。(圖/翻攝自Facebook/Chloe 董梓甯)

董梓甯坦言,自己個性較為壓抑,事發前剛好和友人去泰國玩,事發後不想將私人情緒影響別人,才表現出沒事的樣子,才會讓外界誤會,自己完全無所謂。此外,有酸民質疑是她為了紅、「自己」將照片外流,對此,董梓甯痛批人心可怕,「我沒有這麼白癡自己流傳照片出來,還花了大把鈔票請律師,跟錢過不去,然後現在還要很辛苦的面對自己如此負面的心情跟恐懼,並且擔心家人的感受…另外,有廠商體諒,但也有廠商因此事取消工作。」

董梓甯透露,目前已針對散播照片的網友全數提告,律師也以將資料交給地檢署,希望不要再有人以身試法。她也感謝曾經幫助、關心及愛她的人,目前她仍在努力、慢慢調整心態,「我相信慢慢地總會好,需要時間調適。希望等我好起來,我會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裸照外流…董梓甯報警提告了! 「伊梓帆」小帆、伊伊出聲力挺。(圖/翻攝自Facebook/Chloe 董梓甯)

▲董梓甯目前仍在努力調整心態。(圖/翻攝自Facebook/Chloe 董梓甯)

【董梓甯全文】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就已經有接洽好很多工作的文案還沒有發,
也謝謝廠商們體諒我這件事情,給我拖延。
所以之後幾天也必須先把工作完成不能再拖了。
/
消失的這幾天
有很多人在問我怎麼都沒有更新了
謝謝大家關心。
/
很少滑社群軟體,因為覺得網路是一個很可怕很可怕的地方,所以也不想看,但關心的訊息我都有回。
但對於發文這件事其實我是有點排斥的,
因為
發文抒發心情,有心人說你討拍
發快樂正向的,有人覺得你根本不在意
不發文,擔心你的人又會難過
做人太難了。
但版面是我的,我就只說現況。

/
回台灣的這天過得很煎熬,沒有人是我沒有人能完全體會我的心情。
我幾乎是不出門的,也不想看社群軟體。
除了進出律師事務所、心理醫師、和買東西吃,幾乎都是把自己關在家。
有朋友來也都是來家裡,不然就是去隱密的空間場所。
出門都是帶著口罩帽子,跟路人對到眼的時候心裡都還是會怕怕的,因為害怕不知道別人怎麼想,然後就只想趕快回家。
別人關心你,所以你必須跟別人聊起這件事,我還是會哭。
因為太不安了,手都被自己無意識抓的都是傷痕,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好像有一個極大的負面黑洞要把你吞噬。
/
這件事也讓我看清了很多事很多人,出了社會很多事你無法完全說明,
因為我在一個做什麼都會被放大檢視的框框裡,要顧慮的東西也變多了,有時候你不能隨心所欲的說跟做。

/
因為之後幾天要把工作的文章發完
以下幾點必須澄清
第一是因為事發前剛好跟朋友去泰國,我的個性本來就是比較壓抑,不會想把自己私人情緒影響朋友,所以跟朋友在一起還是表現沒事的樣子,所以很多人覺得我完全無所謂
第二
關於這件事情後因爲後續還有工作是事發前就敲定的,還有畢竟我合約還在走,伊梓帆的東西也必須動...等
所以有很多人在討論是我「自己」把照片流傳出來,為了想紅。

我沒有這麼白癡自己流傳照片出來,還花了大把鈔票請律師,跟錢過不去,然後現在還要很辛苦的面對自己如此負面的心情跟恐懼,並且擔心家人的感受....另外,有廠商體諒,但也有廠商因此事取消工作。

人心很可怕,網路上很多人他們根本不認識我的為人,但他們用他們自己的想像力在寫我的故事,我很無奈,因為無法阻止別人怎麼說話跟做事,所以在這邊澄清完就告段落了。

我依然認為這件事我怎麼做,怎麼說,怎麼處理,本來就不需要跟世界交代或坦白,因為這是我的私事,但因為我是公眾人物,所以很多人認為我應該給他們一個解釋,儘管我是被盜竊和在未同意之下被散播的人。

/
另外,現在確實對部分網站、以及個人不管是在臉書社團、留言、line,有被截圖證明是有散播的人全部提告,律師也都收到資料,律師交給地檢署,接下來就是等待地檢署這邊了,但還需要一些時間,希望不要有人再以身試法,也謝謝這次有幫忙我蒐證的網友們,你們都很善良,陸續還有都能補給律師,還希望大家有看到一樣可以截圖給我。
/

謝謝幫助的我的,謝謝關心我的人,謝謝愛我的人,
當然也謝謝害我的人,謝謝看我笑話的人,謝謝冷嘲熱諷的人,謝謝罵我的人

不管你是哪種人,希望你對我說哪些話做哪些事,是你打從心裡想成為的樣子,而且你喜歡自己的模樣。

/
最後,請我一點時間,過後幾天把工作的東西都發完,我會慢慢調整心情。
我還在努力。
所以不管你過的好,還是跟我一樣遇到不如意的事,都希望你也能為了其他愛你的人繼續努力下去。
我相信慢慢地總會好,需要時間調適。
希望等我好起來,我會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最後送上我的貓,見貓如見人,這幾天都跟她在一起。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