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范婚禮「她是服務生」! 7年前往事藏洋蔥

記者潘慧中/綜合報導

模特兒花花(李汶靜)與大14歲歌手阿沁(黃漢青)陸續迎來2個女兒花苞、朵朵,常和粉絲分享生活點滴,她近日在社群網站提及7年前往事,為了撐起家中經濟,做過不少工作,累積了許多打工經驗,其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擔任黑范婚禮的服務生。

▲▼黑范婚禮「她是服務生」!(圖/翻攝自Instagram/flora_li_flora)

▲▼花花回憶打工往事。(圖/翻攝自Instagram/flora_li_flora)

▲▼黑范婚禮「她是服務生」!(圖/翻攝自Instagram/flora_li_flora)

花花透露小時候生長在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媽媽生完3個女兒更常受到各種冷嘲熱諷,她和姊妹全都看在眼裡,3姊妹的成長路上都沒有讓媽媽失望,「我們覺得要努力證明女生不比男生差,甚至可以更好,讓媽媽可以抬起頭說:『我的女兒很優秀!』」

▲▼黑范婚禮「她是服務生」!(圖/翻攝自Instagram/flora_li_flora)

▲花花的媽媽生了3個女兒,卻是受到不公平對待的開始。(圖/翻攝自Instagram/flora_li_flora)

高三剛考完學測,花花立刻去應徵打工,最後找到時薪120元的飯店宴會廳PT,開始過著早上6點半起床準備上學、下午5點放學趕去6點前打卡上班的生活,就算有時要工作到半夜才能回家,她仍然毫無怨言,只為了要減輕媽媽的負擔,「我很高興,自己終於有能力分擔媽媽的辛苦!」

花花透露宴會廳的工作主要就是婚禮服務生,黑范婚禮讓她留下深刻印象,那段期間內,她學習單手拿托盤、上面放滿整桌的碗盤,無論是上菜、分菜、收桌都從零學起,「我記得我最怕遇到西餐,西餐盤很燙,整場下來手指都燙到沒知覺了。」

王亭又一手策劃黑范婚禮,連牛肉麵都準備周到。(圖/翻攝YouTube)

▲花花曾是黑范婚禮的服務生。(圖/翻攝YouTube)

之所以重提這段往事,花花想鼓勵全職媽媽,「若妳正因為全職在家帶小孩而自卑,或是工作家庭找不到平衡等等…其實眼前的困難都是成長的養分。」她坦言有時候真的累到靠意志力才撐下去,但升格媽媽後,肩頭上的責任也有了轉變,「我從來就不是特別幸運的那個,但我絕對是很努力的那種。」

花花IG全文:

“女生就是負責生小孩照顧小孩。”
“反正妳去工作也賺不了什麼錢!”
很受不了各種歧視女性、媽媽的言論。
-
從小我生長在極度重男輕女的大家庭
加上爸爸幾乎不回家,著實的偽單親家庭。
-
我的媽媽生了三個女兒
常常被不公平的對待與各種冷嘲熱諷
“生女兒沒用!” “只會生女兒!”
我們三個孩子都看在眼裡
從小就覺得一定要爭氣!讓媽媽不要再被看不起!
-
我的媽媽儘管身兼母職與父職,要扛家計又要顧孩子
她還是非常用心的教導我們三個
而我們也沒有讓她失望。
我算是最不喜歡唸書的一個,但也都有全班前五名的成績。
我的姊姊更是市長獎畢業,代表學校跟馬英九合照。
我們覺得要努力證明女生不比男生差,甚至可以更好。
讓媽媽可以抬起頭說:我的女兒很優秀!
-
我記得高三那年剛考完學測,我就馬上去應徵打工。
當時一般時薪只有100左右
我找到一個時薪120的飯店宴會廳PT就覺得待遇很不錯!
高三下學期我幾乎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準備上學
下午五點放學趕去打工地點,六點前打卡上班
工作到晚上11、12點或是半夜才回家睡覺
隔天一樣早上六點半起床,日復一日。
我只想靠自己的手負擔家裡的經濟、自己的學費等等...
-
宴會廳的工作主要就是婚禮服務生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場就是黑范婚禮,對,我是其中一桌的服務生)
每天都要單手拿托盤上面放整桌的碗盤
上菜、分菜、收桌...等等
我記得我最怕遇到西餐
西餐盤很燙,整場下來手指都燙到沒知覺了。
-
打工的日子很辛苦但也很快樂
我很高興,自己終於有能力分擔媽媽的辛苦!
對於工作我也很認真投入,用生命在熱愛工作那種
因為努力也讓我在工作中遇到很多貴人
進而接觸到櫃姐、Show girl 、平面模特兒的工作...
-
結婚生子後,我也從模特兒努力轉型成親子部落客
我希望在全職媽媽的生活中又能經濟獨立
這幾年邊顧小孩邊工作
有時候真的累到是用意志力在撐。
但我做到了,成為一個可以經濟獨立的全職媽媽。
-
半夜有感而發想說說我的故事。
女人,其實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生物。
尤其是當了母親的女人,因為愛而無敵。
若妳正因為全職在家帶小孩而自卑,或是工作家庭找不到平衡等等...
其實眼前的困難都是成長的養分。
只有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我從來就不是特別幸運的那個,但我絕對是很努力的那種
我們,都在努力

變態男木架梯隔窗偷窺入浴 眼前意外畫面讓他看不下去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