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微整「爆膿右眼全瞎」! 控醫美開價「曝光要倒賠1000萬」

記者田暐瑋/綜合報導

網路專欄作家「冒牌生」楊立澔常在個人粉專分享創作文章,累積76萬粉絲追蹤,3日他在臉書指控2017年因配合醫美診所隆鼻,卻導致右眼失明、鼻子潰爛化膿,整張臉毀容,但對方不僅不道歉,還要求不可讓事情曝光,否則就要倒賠1000萬元,覺得備受羞辱,而在聽到媽媽問的一句:「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把你生的不夠好?」更是讓他愧疚又不捨;對此,醫美診所也做出回應,澄清絕無封口費一事,且一直都陪同冒牌生就醫治療,沒有不妥之處。

冒牌生3日在臉書發文,勇敢說出這1年來自己毀容的事實,2017年7月17日他接受淨妍醫美診所台北站前店的合作邀請,免費打玻尿酸隆鼻,但曾姓醫生誤打到視神經血管,玻尿酸隨著血管竄流到眼睛,導致右眼全瞎,當下他緊張嘔吐,診所雖緊急找另名醫生急救,但還是沒用,直到晚間6點才把他送到三總。

▲冒牌生怒控醫美。(圖/翻攝自冒牌生臉書)

▲冒牌生怒控醫美。(圖/翻攝自冒牌生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冒牌生指控,診所擔心引起騷動,只叫了計程車接送,後來他才知道事態嚴重,除了右眼失明,鼻子的瘀青開始化膿流血,甚至潰爛。而診所院長2天後在未經三總許可的情況下,秘密到醫院替他治療,還把醫院護理人員擋在門外,之後接受診所的清創,醫生卻換來換去,無法確切掌握他的狀況,最後整張臉被毀容了。

幾次談判下來,雙方同意以1000萬和解,但冒牌生表示,對方在和解書中提到「如果事情曝光,還要倒賠1000萬」的內容,讓他覺得被羞辱,由於診所員工都知道此事,若事情是被診所方傳出,自己還要倒楣賠錢,但對方堅持此條件合理,讓他相當不滿。不過診所方在聲明中表示,並無所謂封口費之事,而係楊先生提出3900萬元之要求不成後,才於一年後將業已在檢察官偵查中之事件發布媒體。」

▲冒牌生怒控醫美。(圖/翻攝自冒牌生臉書)

▲冒牌生傷照。(圖/翻攝自冒牌生臉書)

遭毀容後,冒牌生不敢自拍、不敢關燈睡覺,深怕隔天起床就真的看不見了,而他的媽媽強忍眼淚問了一句:「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把你生的不夠好,你才去做醫美?」讓他懊悔自己的不孝,如今想說出整件事的過程,只是想用自身經歷來警惕更多人。

「我不想騙自己,我很清楚的知道再也不會好了。」冒牌生不滿醫美診所到現在還是不覺得自己有錯,曾姓醫生照樣在幫人做微整,「他們的人生沒有改變,但我的人生留下了一輩子的痛。」目前他還是在進行鼻子重建手術,學習和這些疤痕共處。

▲部落客玻尿酸隆鼻引發失明!(圖/淨妍醫美提供)

▲曾有部落客玻尿酸隆鼻引發失明!(圖/淨妍醫美提供)

對此,淨妍醫美診所發表聲明,反駁冒牌生的說詞,「106年7月間事發時,楊先生生命徵象正常穩定,診所醫師暨同仁即於第一時間提供楊先生必要之醫療處置,並立即召車送醫院急診,且一直陪伴在楊先生身旁,處置過程應無任何不妥之處。」

醫美診所聲明全文如下:

作家暨部落客楊立澔先生為本診所自105年起長期合作代言的部落客,並多次對外發文表示滿意本診所之治療,多所讚譽推薦,因此就楊先生於代言期間最後一次治療時所發生之本事件,本診所至感遺憾。106年7月間事發時,楊先生生命徵象正常穩定,診所醫師暨同仁即於第一時間提供楊先生必要之醫療處置,並立即召車送醫院急診,且一直陪伴在楊先生身旁,處置過程應無任何不妥之處。

此次醫療過程均符合醫療常規,雖無奈仍發生不如人意之醫療結果,所幸其後楊先生復原狀況良好,尚數次至診所授課,這段時間,並無所謂封口費之事,而係楊先生提出3900萬元之要求不成後,才於一年後將業已在檢察官偵查中之事件發布媒體,對此我們實感遺憾,但相信楊先生仍感受到診所醫師暨同仁的照顧誠意。

本件診所與楊先生間是商務上業務合作代言關係,然楊先生卻是提出遠超過單純醫病關係之要求,復以其熟悉之網路媒體為不實之攻訐,實無法認同。且本事件既已進入檢察官偵查之階段,基於尊重檢察官偵查之職權,以及恪守偵查不公開之法律規定,敬請貴媒體等能於檢察官偵查有結果之前不予報導本事件,以維相關當事人之權益及符合法律之相關規定。

站前淨妍醫美診所
107年8月3日


冒牌生臉書全文:

經過一年的調適,我才有勇氣來面對去年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

2017年7月17日,我在淨妍醫美診所台北車站店做了玻尿酸隆鼻手術;我拍照打卡做宣傳,淨妍醫美診所提供一年10萬額度的療程。

當天施打玻尿酸的醫生是曾俊夫,因為他的疏失,從此我的右眼就失明了,剛開始我還以為是眼睛腫起來,問曾俊夫醫生,我的右眼是不是腫了?

他很緊張的跟我說,沒有啊,然後拿鏡子給我看。
後來才知道,他的針打到了我的視神經血管,
玻尿酸隨著血管竄流到我的眼睛,導致我的右眼失明。

當時,我很緊張,開始嘔吐,頭暈,發抖,
醫美診所調度了另一個醫生做替我急救,
但沒有用,直到晚上6點鐘左右才叫計程車,
我被送到內湖的三軍總醫院急診。

是的,他們沒有叫救護車,大概是怕引起騷動吧,但下班時間,我在路上塞了至少四十分鐘,到了三總已經七點多了。

當時計程車塞在路上,我還試圖保持冷靜,因為禮拜三在高雄還有場演講的工作要做。

我告訴自己高雄的演講還是要去,不然放人家鴿子真的不行,但我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失明再加上鼻子顏面的毀容。


到了三軍總醫院以後,院方準備了半小時,讓我用高壓氧的儀器急救,希望可以靠高壓氧修復我的神經。

40分鐘後,三總的醫師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說,我禮拜三在高雄有工作,要去演講,到時候會好嗎?

他很嚴肅的告訴我,你還工作?你到底知不知道這個有多嚴重!

後來,我才知道玻尿酸隨著血液竄流,除了眼睛看不到之外,我的鼻子瘀青越來越嚴重,開始化膿流血,甚至潰爛。

哪時候,我通知了我的父母,媽媽看著我的臉,她好難過,但又強忍著不哭。

她看著我的臉,我的瘀青,她一直在替我想辦法,
她問醫生,我兒子的眼睛看不到了,以後會好嗎?

可是,沒有人可以給她答案。

她看著我的鼻子和臉上的傷口一直問,為什麼臉上開始在潰爛?到底是怎麼了?

後來,淨妍醫美診所的院長陳俊光隔了兩天,
在禮拜三才來秘密處理我的鼻子和臉部的傷口,
再次施打降解酶,三總的護理紀錄裡也有寫到,
「淨妍醫美的人把三總的護理人員擋在門外。」
雖然說,三總醫生同意淨妍的醫生來做治療,
但這不代表醫院方面有同意淨妍來私下做治療。。

我在三總住了10天,真的很感謝他們護理人員的細心照料,但我的眼睛還是沒有救回來,這期間也到亞東醫院做視神經的檢查,但右眼都已經無光感了,鼻子的傷口持續潰爛,外表開始結痂,看到鏡子,自己的臉都是瘀血,我都認不得我自己,心裡也很難過,不曉得該怎麼面對。

住院時都是媽媽照顧我,她時不時的問我,以後怎麼辦?會好嗎?

哪時候的我根本不敢回答她,我甚至連照鏡子的勇氣都沒有,只能反覆的安慰她還有自己,結痂掉了就好了。

出院之後,媽媽持續的問淨妍醫美診所的醫生,為什麼鼻子瘀血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到底是不是需要清創?

直到8月3號,我的鼻子在淨妍醫美的忠孝店,由陳承謙醫師清創,沒想到清創以後才是噩夢的開始。

我被毀容了,當時淨妍醫美診所沒有專門治療我狀況的醫生,我必須要等待他們的醫生做完醫美的空閒時間才能處理我的狀況,我要配合醫生的時間,每次看診的時間很短,而且醫生也換來換去,無法確切的掌握我的狀況,也不敢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

因為他們也很無辜,畢竟把我一隻眼睛搞瞎的是曾俊夫醫生,把我的臉搞到毀容的也是他,其他醫生只是收拾他的爛攤子。

那段在淨妍醫美診所看皮膚和鼻子潰爛的日子,
把我右眼打瞎的曾俊夫醫生,幾乎每天都會來看我。
我只能謝謝他的關心,但內心真的很不想看到他。
每次看到他,我就會想到我的眼睛就是因為你看不到的,
我的臉就是因為你毀容的,但你還是過得很好,
出事之後三、四天,你還去母校演講,告訴你的學弟妹,你的行醫經驗。

對我來說,真的很諷刺

在傷口癒合的過程,我也開始談後續的賠償問題
淨妍醫美診所的律師一開始說,這個是醫生跟我們之間的問題,診所沒有責任,診所願意用100萬來和解。

我當時看完,真的覺得這是一種羞辱,右眼失明還有臉部的毀容只有100萬的價值?

然後,淨妍醫美診所玩兩面的手法,醫院的公關、法務總監都很和氣,告訴我們不要把律師的回應看得那麼重。

後來,幾次談判下來,我們雙方同意用1000萬和解,
但仔細看他們的律師所寫的和解書提到,如果事情曝光,我還要倒賠他1000萬。

我無法接受這個條件,我反問說,這件事情你們的護理人員也知道,如果是你們護理人員,或者其他人曝光的話,怎麼辦?我也要賠你們診所1000萬嗎?

這很不合理。

他的律師回答,以前淨妍的護理人員沒有去說,以後也不會去說,這是商務合作的糾紛,保密條例有很多,有些時候甚至是兩、三倍的賠償,淨妍醫美診所只是要求如果事情曝光,需要原額賠償1000萬,沒有什麼不合理。

我無法接受他們律師的說法,根本是一種羞辱,誠意到底在哪裡?

如果我簽了這份協議以後,他們診所的人自己跑去對外說,那怎麼辦?

難道,我瞎了一隻眼睛,臉部被毀容了,我還要倒賠淨妍診所1000萬?

其實對我來說,多少錢都換不回我的眼睛和我的臉了。
而且,令我難過的是,到現在淨妍醫美診所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錯。

可是,如果沒有錯,為什麼出事以後不叫救護車?
如果沒有錯,我的眼睛為什麼會看不到?
我的鼻子和臉怎麼會留下來這麼多的疤痕?

右眼失明是一輩子的,還有我的臉、額頭和鼻子都留下來消不掉的疤痕

這個傷害是一輩子的,在外人面前我都說自己沒事,但實際上,眼睛只剩下左邊看得到,沒有焦距, 每天開門,我找不到鑰匙孔。

今年生日的時候,朋友們為了要讓我提振心情幫我辦了慶生,可是我甚至沒有辦法替自己點蠟燭。

工作上,也許你們看我還會去演講,還有在發IG的照片,好像看不出來異常,我根本不敢面對我自己的臉,照片都是遠遠的拍,我不敢開直播,不敢錄youtube,我不敢近距離的看到自己的臉。

每次演講時,我都在默默的擔心,這些觀眾會不會覺得我的臉很奇怪,我害怕別人把我當作殘疾人,從此以後用異樣的眼光看我。

身旁的幾個好友也會鼓勵我,要懷抱希望,以後會好的
我都會謝謝朋友的好意,但有時候,看似樂觀面對,只是不想讓身邊的人擔心;這一年來,我都不太敢關燈睡覺,我怕燈一關,明天是不是就全看不見了。

我也真的很對不起我媽媽,自從發生事情以後,接受負面情緒的都是她,她也承受非常大的壓力,除了陪我面對醫美診所的律師之外,還要照顧我的傷口,她擔心我的臉,我的鼻子,我的眼睛,她說這份擔心是一輩子的。

記得有一次,她問我,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把你生的不夠好,你才去做醫美?

我聽到她的話好難過,其實我從來沒有這樣想,但我也不知道付出的代價是一輩子的右眼失明,鼻子疤痕攣縮,額頭留下一道永遠的疤痕。

我永遠記得她在我面前強忍著眼淚的模樣,我覺得自己好不孝,讓自己受傷,讓家人的心也受傷。

我糾結了整整一年,到底要不要把這件事情講出來?

我知道,如果我不講,這永遠都是我心中的一道疤,過不去的傷。所以我決定講出來,讓大家知道施打玻尿酸的風險。

到現在,淨妍醫美診所還是認為自己沒有過失。
到現在,曾俊夫醫生,還是一樣繼續在幫人做微整。

他們的人生沒有改變,但我的人生留下了一輩子的痛。

右眼失明是一輩子的事情,臉上的疤痕也是一輩子的事情
我到現在還在做鼻子重建手術,從今年2月開始到6月,
做了4次手術,9月份還要再進醫院,用一道傷疤換了另一道傷疤。

這次選擇說出來,是因為我想用自己的例子告訴你們,它的嚴重性。

醫學的數據統計是百萬分之一,我的狀況是100萬個人才會遇到一個。但,有許多人不敢說,怕丟臉,怕難看,真正的狀況到底有多少,或許比你我想像中的風險還高。

很多人關心我會不會好?

我不想騙自己,我很清楚的知道再也不會好了,
眼睛不會好了,疤痕不會不見了,那麼我必須要學會跟這些傷痕共處。

世事真的很難料,
我們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意想不到的狀況會發生

最後,我想說,我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我的文字也是在鼓勵自己。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遭遇到一些難過的事情
你不必強迫自己堅強,當你承認脆弱的那一刻會
事情已經發生了,也許老天讓我留下一隻眼睛,
是為了讓我看到善良的那一面。

#謝謝那些鼓勵我們的人吧
#因為你們的存在讓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我們要為他們也要為自己勇敢

冒牌生 2018年8月3日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