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鬼鬼認:不是最會唱! 狂被酸「韓國退貨的藝人」

記者關韶文/專訪

藝人鬼鬼(吳映潔)砸下800萬重金,自掏腰包推出最新單曲《KNOCK KNOCK KNOCK》,經紀合約恢復單身,所有大小事情都自己包辦,獲得不少網友稱讚,更被譽為是《黑澀會》最傑出,但也有酸民直批「被韓國退貨的人」,難免讓鬼鬼心情受影響,但她也努力要證明自己做得到。

▲▼鬼鬼。(圖/翻攝鬼鬼臉書)

▲鬼鬼2016年曾登上南韓舞台打歌。(圖/翻攝鬼鬼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鬼鬼出道12年,從《我愛黑澀會》的古靈精怪、到大陸戲劇的亮眼表現,接著登上南韓節目《我們結婚了》,2016年更在南韓出道,以《Sugar Rush》單曲闖出好成績,一路以來高高低低,鬼鬼形容自己很幸運,「這就是吳映潔的命。」

鬼鬼從小不愛念書,但對於喜歡的事情從沒放棄過,被家人逼著練二胡,因為拉著沒有音調的《小星星》誤打誤撞進入《我愛黑澀會》,也因為節目中的自然表現,被選入九妞妞發片出道,但對於當時年紀很小的她,每次的訪問都只想躲在最後面,讓其他大姊姊扛。

▲▼鬼鬼。(圖/翻攝網路)

▲鬼鬼拉二胡參加徵選。(圖/翻攝網路)

離開團體後,光是等演戲這件事,一等就是好幾年,鬼鬼形容自己很幸運,「曾經快要不見的過程中,又去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對我來說,吳映潔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也沒做過其他的工作,但我看到鏡頭,我不會緊張,我知道我自己就是一個公眾人物,我出不去了。」

「幸運」固然重要,但是一路以來,吳映潔沒有比別人不辛苦,只是那些點點滴滴沒被看見,她可能為了選歌苦惱、為了舞蹈練習,那些不為人知的辛苦,只有最貼近她的工作人員才會知道。

▲▼鬼鬼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鬼鬼用自己的努力回應酸民。(圖/記者周宸亘攝)

▲▼鬼鬼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鬼鬼回憶過去在南韓過著練習生般的生活,「還記得當時在韓國,我3個月完全睡不好,因為那邊不是自己的家,每次經過溝通都要有翻譯,而我有被害妄想症,隨時都有自我懷疑,覺得這件事情真的能成立嗎。」在南韓訓練的日子,每天就是唱歌、跳舞,但回頭看那段時間,鬼鬼自認太緊張,「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去調適放鬆、緊張,中間沒有平衡,導致我的表演沒有辦法放鬆。」

▲▼明星鍵盤手-鬼鬼。(圖/記者周宸亘攝)

▲▼鬼鬼在節目中表現逗趣、自然。(圖/記者周宸亘攝)

▲▼明星鍵盤手-鬼鬼。(圖/記者周宸亘攝)

雖然經紀合約恢復單身,但鬼鬼也感謝在南韓經歷過的一切,「我很感謝有韓國的一切,讓大家更注意到我,我也很感謝我自己,今年願意有勇氣去嘗試這個挑戰。對我來說韓國就是一場夢,而現在的我要讓這個夢更好,至少在我心裡,我給自己打了一個70分,發單曲這件事情衝勁十足,但我要努力的空間還有很多!」即便怎麼做都會被酸,甚至最難聽曾被說「被韓國退貨的」、「韓國不要的藝人」,但鬼鬼從不被這些言論打倒。

這2年來,鬼鬼在歌手身分上下足苦工,自認自己不是最會唱、最好聽,但靠著後天努力彌補這一切,「有些人會覺得說我別唱歌了,但我不會因為他們這樣一句話就不唱,為了唱歌,我捨棄了我演員的身分,曾經連續拍了5年的戲,我為了唱歌捨棄太多太多,畢竟演戲有穩定的收入,而唱歌的宣傳期根本不會賺錢,這次出完單曲後,是該告了一個段落,要回去乖乖拍戲。」

明明知道有很多不可能,但是鬼鬼堅持挑戰自己,暫時放下經營已久的演員之路,一請假就是2年,專心當歌手,「在台灣唱歌本來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在韓國唱歌有很多舞台、音樂節目。我抱持的觀念是,我不做不知道可不可以,先去在意自己能做到哪,不在意賠錢,這個賠本對我來說是值得的。」儘管鬼鬼砸下800萬,曾被人懷疑何必花這麼多錢,但她堅持為了夢想做好做滿。

▲▼明星鍵盤手-鬼鬼。(圖/記者周宸亘攝)

▲▼鬼鬼熱愛表演。(圖/記者周宸亘攝)

▲▼鬼鬼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一路走過了12個年頭,鬼鬼從《黑澀會》發跡,進軍大陸戲劇圈,接著在南韓出道,演藝版圖橫跨主持、戲劇、歌唱,雖然知道自己不一定是表現最好的,但她總用努力證明一切,以自己的正能量回應酸民;雖然小小年紀就征戰過許多大場面,但不變的是她總是想把表演做到最好的心意。

正妹「把車窗當鏡子」忘情喬奶 駕駛坐車內錄全程:茂係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