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姊妹》逼哭觀眾!王琄選角先決定年輕人 讚温貞菱:喜歡用表演嚇人

記者林奕如/台北報導

《四姊妹》王琄首次獻出舞台劇導演處女秀,她希望大家看完離開都能帶著「禮物」回去,想傳達「誰都是帶著傷繼續生活下去,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因為不孤單,所以不害怕」。首次執導面對高壓的台北首演後,她反倒回歸日常生活,「結束後立刻投入畫畫,給生活節奏恢復正常的運動、散步以及教書。也聽聽朋友的意見回饋,把自己的創作理念細節跟朋友分享。」

▲《四姊妹》蔡燦得(前排左起)、鄭家榆、謝汶錡(阿嬌)、丁寧、温貞菱(後排左起)、王琄、范瑞君在演出前合影。(圖/故事工廠提供)

▲《四姊妹》王琄首次獻出舞台劇導演處女秀。(圖/故事工廠提供)

王琄透露從藝人朋友獲得正向反饋,「他們說很意外地好看,還有與一般人指的姊妹不一樣,有心意、有感動。」執導《四姊妹》對她來說也是送給自己一份大禮,「擴張了自己的舒適區,完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情,開拓自己的視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琄感性地說:「《四姊妹》上半場熱鬧、下半場舒緩;上半場如熱鬧滾滾的開水、下半場則如烹煮完成的一碗茶,讓台上與台下對飲,演員與觀眾對飲角色,與觀眾的童年投射對飲,奉茶給你向每一個你致上深深愛意。」這是她執導《四姊妹》時對整齣戲節奏安排的概念。

▲《四姊妹》蔡燦得(前排左起)、鄭家榆、謝汶錡(阿嬌)、丁寧、温貞菱(後排左起)、王琄、范瑞君在演出前合影。(圖/故事工廠提供)

▲《四姊妹》蔡燦得(前排左起)、鄭家榆、謝汶錡(阿嬌)、丁寧。温貞菱(後排左起)、王琄、范瑞君在演出前合影。(圖/故事工廠提供)

王琄也透露選角過程不太容易,反倒是先確定年輕演員,「我最早決定的是温温(温貞菱),在《不想一個人》當過她的老師、上過表演課,我那時就覺得這個女生很有趣,很喜歡用表演去嚇人家。」接下來是飾演外送員的蕭東意,因為他拍的《匿名者》系列影片而受到王琄注意。最重要的四姊妹選角,她找來阿嬌(謝汶錡)飾演大姊,「她看起來脆弱、纖細,但在台上她就是超級大母雞,很會照顧別人,就是大姊。」

▲《四姊妹》蔡燦得(前排左起)、鄭家榆、謝汶錡(阿嬌)、丁寧、温貞菱(後排左起)、王琄、范瑞君在演出前合影。(圖/故事工廠提供)

▲王琄執導給自己一份大禮。(圖/故事工廠提供)

二姊則邀請丁寧詮釋,王琄坦言「是求來的」,「我本來就喜歡丁寧,覺得這個演員很棒,她講到她在家裡面當二姊的傷心,我心想『對,我就是要這個!』外表看起來很強悍,但好需要被公平對待的渴望就會跑出來。」蔡燦得則是在《再見,忠貞二村》飾演過王琄的女兒,這回在《四姊妹》飾演小妹,演出不一樣的質地讓王琄讚譽有加,卻也成為王琄的挑戰,「因為她經驗太多,甚至演藝工作上是我的前輩,變成是我要磨練她,要耐著性子陪她深挖、探究,我很感謝她願意開放及信任我,覺得很感動!」

由鄭家榆與范瑞君共飾一角的三姊則是王琄最困難的選角過程,「覺得家榆好脆弱又好堅強,非常像老三的個性,感覺風一吹好像要垮掉,但最後她是家裡最堅強的。瑞君就是聰明又好的演員,她在台上比較有張力,但我希望老三角色要再收斂一點,想把那個能量的稜角收圓一點,反而是家榆是要往前推一點,她比較像是小精靈的跳躍,瑞君反而像是火炬,一下子火很大,希望火不要太過耀眼。」稱這次能找來兩人共演,「是老天爺的禮物」。

「現在她們就像姐妹了,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要把這些人兜在一起,我是頭髮都白了!」王琄回憶《四姊妹》最大挑戰是,「這次每個人都要一直活在台上,這很考驗體力、專注力、意志力,很謝謝她們在台上一直hold住自己。」《四姊妹》在台北首演後爆好評,不少觀眾感動,「覺得特別有感觸」。《四姊妹》10月起將在臺中國家歌劇院、高雄衛武營、臺南文化中心與臺北藝術表演中心演出,購票請洽TixFun售票系統、與全台7-11。

許維恩火辣開腿激吻王家梁!馬爾地夫度蜜月「瘋狂做人計畫」

男友當眾突襲求婚!何蓓蓓尷尬被情勒「當下並不快樂」

棄月薪200萬護理師換新身分!薛楷莉遇帥老外追求狠心掰了

YouTuber變演員!草爺入圍金鐘新人獎 腦袋一片空白:很爽

★解決衣服怪味!媽媽實測好評推這款抗菌洗衣精一罐只要$99

★金鐘最佳主持人的健康秘訣!每天只花$25「升級」你的免疫力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