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金馬獨家/鄭人碩入圍被張作驥大罵 酒醉後見到電腦桌面噴淚

記者洪文/專訪

「別人怎麼說、拿不拿獎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唯一能決定的就是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熱愛的工作一直努力下去。」

你心中「電影」扮演什麼角色?第55屆金馬獎傳達「相對於電影,人人都是配角」以及「每個配角在他的領域,都是不可或缺的主角」的概念。自倒數5天起,《ETtoday看電影》獨家邀請6位年度傑出的台灣演員,透過自身經歷分享對照年度主題的小故事,陪同影迷倒數迎接年度電影盛事,預先為即將到來的金馬獎暖身。

►更多【第55屆金馬獎】相關新聞

請繼續往下閱讀...

▲▼金馬專訪:鄭人碩《角頭2:王者再起》。(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分享「相對於電影,人人都是配角」的小故事。(圖/記者李毓康攝)

為了回到電影圈,鄭人碩2010年跟著導演張作驥學習幕後工作,後來擔任《暑假作業》執行製片,片中小童星楊亮俞2013年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被賦予照顧小童星任務的他第1次參加金馬獎。他說,入行前總覺得金馬獎出現的人是遙不可及、這輩子應該看不到的明星,自己也一度以追星的態度看待,直到做了幕後工作人員再來參加頒獎典禮,這才發現金馬獎真的是亞洲地區華人的指標。

只花2年,鄭人碩2015年便以《醉・生夢死》首次入圍金馬獎。他坦言,當時的自己得失心很重,「好像練功這麼久,應該有些收穫,那時候很急,很希望大家肯定。」沒想到宣布的得獎者卻是《踏血尋梅》白只,他自認喜怒哀樂根本藏不住,「後來聽了前輩說了一些話,我才懂了,不管別人怎麼說、拿不拿獎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唯一能決定的就是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熱愛的工作一直努力下去,那次之後,我更能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醉・生夢死》鄭人碩、李鴻其、呂雪鳳,第52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圖/本報資料照)

▲鄭人碩2015年第一次以入圍者身分參加金馬獎,左為李鴻其、呂雪鳳。(圖/本報資料照)

►上傳你的【典藏金馬回憶】照片抽金馬限定好禮

2018年依舊是鄭人碩的一年,一年內不只上映3部電影,同時拍了3部電影,只有1部重疊,就能知道他的拚命,穩定拿下第2年台灣男演員年產量冠軍。又以《角頭2:王者再起》再度提名最佳男配角。他笑說,得失心沒那麼重了,但是開心不會輸給第一次入圍,「對我來說,這不是外界既定印象常見的入圍類型,我反而覺得是這個類型的團體被看到了,我們拍出這麼商業的東西可以被肯定,這不是亂做的。」

公布入圍的那天晚上,鄭人碩、李鴻其兩個昔日合作《醉・生夢死》的大男孩,做的第一件事是回去工作室找導演張作驥。兩人都入圍了,可是導演張作驥一見到鄭人碩就大罵:「你自己的心態如果沒有把持住,我看你能玩幾年,依我看最多3年,你真的熱愛電影嗎?請你誠實面對自己,要對自己的事負責,做不到3年就玩完了。」轉頭卻對李鴻其只說了幾句:「你好好加油!」

▲▼張作驥、李鴻其、鄭人碩在金馬獎入圍公布當天晚上再度聚首。(圖/翻攝自張作驥工作室臉書)

▲張作驥、鄭人碩、李鴻其在金馬獎入圍公布當天晚上再度聚首。(圖/翻攝自張作驥工作室臉書)

其實鄭人碩早已見怪不怪,「他(導演張作驥)就是愛之深責之切,其實就是告訴我,不管今天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就是負責。」導演張作驥仍覺得他做得不夠,甚至故意調侃他表演開始在重複,當他愣在那一邊,還不知道該回拿些什麼時,又被嗆「自己看不到就算了,我也不多講。」

等到酒酣耳熱之後,鄭人碩與導演張作驥開始嘻笑、講幹話的時候,他意外發現對方的電腦桌面上,只有放兩支電影預告,一個是《角頭2:王者再起》,另一個是《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讓他開心不已。其實導演張作驥前一陣子《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才開拍,本來極力找他回鍋擔任製片,還說「碩哥在就好了」,他笑說:「先專注在演戲,以後一定有機會,無酬回去幫忙都沒問題!」

▲▼金馬專訪:鄭人碩《角頭2:王者再起》。(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感謝導演虞戡平、張作驥、詹京霖、《角頭2》監製張威縯等貴人出現。(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電影圈中有幾個貴人,導演虞戡平帶他回來電影圈、導演張作驥教他做人做事、導演詹京霖把他捧上影帝,接著他感性地說,人稱「宏哥」的《角頭2:王者再起》監製張威縯是他的伯樂,不僅找他演出,又給他很大的權力去詮釋,「他時不時又跟導演說,真實的人不是這樣子的,有時我反而沒想到,我加了一點自己的想法,他就覺得很棒,又說可以再怎麼樣,那種互相丟球、光與影互為表裡的感覺。」

像是鄭人碩在《角頭2:王者再起》林森北路的大亂鬥場面,他突然靈機一動,加了把菸丟掉的動作,宏哥馬上眼睛一亮,「他覺得這沒有不好,但是菸不要吸太大口,重點不在抽菸,而是丟菸是個指令,你菸一丟,大家就知道開戰了。」而結局前他與高捷的關鍵戲分,宏哥只說了一句:「你表現出懊惱、後悔的表情就好了,其他的我都很放心。」結果他演到一半即興下跪、磕頭,「那時宏哥坐在監看螢幕前,嚇了一跳,我不用講話,就表現出很對不起的感覺。」

►更多【角頭2】相關新聞

▲▼《角頭2》劇照。(圖/理大國際提供)

▲鄭人碩在《角頭2》一場掌握兄弟生死的關鍵戲。(圖/理大國際提供)

然而鄭人碩不只在《角頭2:王者再起》率領五虎將,作為年輕兄弟之間的老大,戲外也持續扮演著大哥的角色,帶著幾個年輕演員出去吃飯、玩樂,大家拍完戲就會問他行程,「等一下要幹嘛?去問碩哥。」他把劇組感情融洽、戲外融入角色感情的責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

一個演員何必辛苦扛下劇組融洽的責任?鄭人碩笑一笑回答:「這就是光跟影分不開的原因啊!我有時候是光,有時候也是影,為什麼我不能在光、影之間遊走呢?這是前輩們留下來的觀念,本來就是要將心比心,大家在一起工作就應該有好氣氛,不管多累,在這個劇組感受是好的,工作起來會比較舒服,光是我一個人舒服幹嘛,為什麼不分出去給人舒服?」

▲▼金馬專訪:鄭人碩《角頭2:王者再起》。(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從幕後工作人員做起,遇上了場務領班明哥的震撼教育。(圖/記者李毓康攝)

這些觀念來自鄭人碩2010年受到場務領班陳明(明哥)的震撼教育洗禮有關,對他從影以來影響頗深。導演張作驥當時告訴明哥:「人碩就交給你了!」讓他至今感念於心,感謝導演的用心,在他才剛開始學習幕後工作時,請來幾乎退休的《悲情城市》的場務領班明哥,還是六哥(王偉六)的學長,「這麼老資格的人,灌輸我們這些年輕的從業人員正確的觀念。」

外界不太知道場務領班的工作,鄭人碩坦言:「現在場務跟搬運工一樣,那是錯的,以前侯導那個體系出來的場務領班,像地下副導演一樣,他們說開始才開始,以前領班沒有說放飯,不可以吃飯的喔!」他當時跟著明哥不敢懈怠,「他不是用嘴巴講喔,他用跑的,我敢用走的嗎?做什麼事情就要做什麼,要隨時觀察現場各組在幹嘛,我要清垃圾,也要維護現場秩序。」

▲▼金馬專訪:鄭人碩《角頭2:王者再起》。(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忘不了明哥永遠是劇組最兇的,也是劇組的開心果。(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永遠忘不了那時的震撼教育,明哥永遠是第一個出現在劇組現場,也是收工最後一個離開的人,「清晨6點的通告,5點就站在樓下點名,看有誰到了,收工也是一樣,一個個看著大家上車之後,他告訴導演全部都完畢了,可以先回去了,現場我來處理。」在他的記憶當中,明哥永遠是劇組最兇的一個,只要有人遲到就在全劇組面前罵人,可是平常又是劇組的開心果,在現場永遠扮成小丑,甚至時常睡在公司,就是等著打電話盯著製片組起床,「一個50幾歲的人,人家的精神是這樣的,我們年輕的人在幹嘛?30幾歲的人在幹嘛?」

▲▼金馬專訪:鄭人碩《角頭2:王者再起》。(圖/記者李毓康攝)

▲鄭人碩在劇組中永遠是帶動氣氛的開心果。(圖/記者李毓康攝)

明哥那時給鄭人碩豎立了一個觀念,「原來拍片本來就是說嚴謹也不是嚴謹,輕鬆也可以讓它很輕鬆,處理事情對事不是對人,作為現場大家的調和劑,做起事來,他不怕髒、不怕濕去做他本分應該做的事。」對照在現在的演員工作,他認為也是同樣的道理,「本來就該做好本分的事情,越完整越好,把事情做好,跟把事情做完是不一樣的,我把事情做好,你們說結束才結束。」因此他為了演出《角頭2:王者再起》逼自己每天吃60顆檳榔,甚至翻出自己簽下父親死亡證明書的痛苦記憶,逼自己進入角色情緒,「你讓自己好過的話,對戲不會加分,我必須把我逼到那個程度。」

即使現在已是多部電影的主角,鄭人碩依舊把這個觀念放在心上,「你是主角就可以鬆懈嗎?大家就該把你守在旁邊把你頂上去嗎?」在他心中,演員跟工作人員一視同仁,「那些工作人員都在幫你搭高台、扛攝影機,將心比心一下,就算他們不讓我們幫忙,跟他們聊聊天也好,這是大家一起的工作,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這樣建立起來了。」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1/17 friDay影音線上獨家全程直播,預約收看:https://bit.ly/2OnEbM2,也將於ETtoday App全程同步轉播!

主子剃完毛照鏡子...崩潰站直 轉頭怒瞪奴才「嚇到吃手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