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燕命案21週年…隔天94歲失智母離世 白冰冰:只剩我一個人了

記者劉宜庭、裴璐/台北報導

白冰冰的94歲母親有輕微的老人癡呆,長期臥病在床,12日晚間傳出住進加護病房,送醫後才驚覺是慢性中風,過了10多天仍未恢復意識。不料,白冰冰15日傳訊證實,媽媽已經離世,她稍晚也發表千字文悼念母親,文中也感嘆女兒白曉燕與媽媽相繼離世,「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白冰冰。(圖/取自白冰冰粉絲團)

▲白冰冰證實94歲母親離世。(圖/取自白冰冰粉絲團)

白冰冰15日證實94歲母親過世的消息,和家人討論後決定不辦公祭、不發訃聞,低調處理母親後事,隨後,她也寫下千字長文悼念亡母,文中除了提到媽媽近年漸漸失智、日益消瘦的轉變,日前看見母親在家中睡了5天,原本以為只是老年衰竭,送醫後才得知是慢性中風,為此自責不已。

白冰冰的母親同時也有輕微的老人癡呆,雖然每天常被問「妳是誰啊?」她還是會向媽媽做自我介紹,見到母親臥病呻吟,也難過表示不捨。過去,她也曾在自己的書中寫道,「倘若有一天媽媽不在了,大家各自都有家庭、事業要照顧,我無法想像未來只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要怎麼過日子?」

現年62歲白冰冰堪稱影歌視三棲,經歷過破碎婚姻、女兒、父親相繼離世的打擊,現在仍活躍娛樂圈,以廣告代言、演唱、主持工作為主。她和媽媽相依為命,過年也是一起度過,如今母親離世,她也在文中感嘆,「4月14日是白曉燕離開21週年的紀念日,現在媽媽也去找她了,驀然想起,天啊!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希望未來兄弟姐妹依然能夠互相幫襯、同心同德。」

【白冰冰全文】

母親靜靜的躺在冰冷的冰櫃裡,抹開霧氣、唯一可以相望的透明櫃蓋,昔日強大威嚴的母親、怎會縮小如小女孩一般,無助的躺在那裡!從小懼怕母親,一聽到聲音就遠遠躲開,否則就會莫名其妙的棍棒加身。

隨著年齡增長,我的事業慢慢起色,可是始終得不到母親關愛的眼神,這一輩子總覺得從來沒有享受過母愛⋯⋯近年來母親漸漸失智,選擇性的保留部分記憶,常常唱著喜歡的歌、孝順的兄弟姐妹們也常常回來承歡膝下、曾幾何時母親胖胖的臉越來越柔順越來越慈祥了!

本以為每天喝一杯糙米酒、唱唱歌、了無掛礙的母親,一定會子孫滿堂跨越百歲,沒想到難以抗拒天神的呼喚,她漸漸不吃不喝、看著她日益消瘦只好為她裝了鼻胃管,可是她整天昏睡⋯沒有醫療常識的我,以為這就是老年慢慢衰竭,直到昏睡五天之後腳掌腫起來才發現狀況不對,送到急診室診斷之後才知道原來是慢性中風,好悔恨自己的疏忽,看著她日益垂下的右手、以為她又偷懶不想動,還一直鼓勵她要活就要動,請她多抬抬手動一動,為了確認病情準備接受核磁共振檢查,沒想到在病房突然大量嘔吐及腹瀉,甚至排出了血便,慌亂中送進了加護病房,那一刻開始才是她的地獄,看著她每天為了檢查病因、抓出感染源,一下子抽血找不到血管,四處扎針、挖洞、無法呼吸,勉強張著大口,一口一口吸氣,一下子手腫,一下子腳腫,一下子抽痰,一下子胃出血,天天找病因、天天受苦難,看著昏厥無助的她,平常能幹的我也只能束手無策的在旁邊乾著急,看著她受苦。好不容易呼吸比較順暢可以退出加護病房了,卻在幾個小時後又開始出血,連抽痰都抽出了一堆血。

看著她與時間賽跑,與生命拔河、搏鬥、我內心的煎熬無法用言語表達,往日的抱怨、委屈、在那一剎那完全因她的痛苦、可憐、消弭無蹤,留下的只是不捨、不捨、不捨⋯心中無助又難過!在幾口大氣喘不過之後,終於離開了這個她待了93年的世界,看著她呼吸停止、身體漸趨冰涼,忍淚在她耳邊呼喚,請她跟著觀世音菩薩修行去,再也無病無痛,離苦得樂往生西方極樂!

慌亂中忙著準備她要出行的衣物。看著她痛苦的離開,我們只想默默的陪伴她,因此全家人決定迎回家中低調處理,不發訃聞不辦公祭!第一次覺得跟媽媽如此親近,望著瘦小的她才想起,只有短短的20天她竟然瘦了30公斤,就算強壯的年輕人應該也無法承受這樣急遽體重下降吧!
願意說出來是深深感覺在醫院裡面碰到的每一個病人,都代表一個苦難的家庭,可想而知未來的老年社會、長照有多麼重要⋯5月6號媽媽就要出門了,幫她準備新衣新帽新襪新鞋,竟然有嫁女兒的感覺!每天鮮花素果、白飯素菜膜拜,跟她說說話,為她唸佛經!

4月14日是白曉燕離開21週年的紀念日,現在媽媽也去找她了,驀然想起,天啊!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希望未來兄弟姐妹依然能夠互相幫襯、同心同德。
去了另一個世界的母親面容竟然如此莊嚴美麗,好友夢見母親駕著彩色祥雲回到家中,這句話著實安慰了我的心。

每年除夕夜為她守歲是希望她延年益壽長命百歲,今晚為她守夜,是希望她覺得溫暖不再害怕!努力安撫自己有些慌亂的心,希望更鎮定的自己才能夠幫助母親,希望今夜的藥師佛本願經可以減輕她身體承受的苦難!

張艾亞還原遭性騷擾現場 「它整個放我腿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