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獨家/偷師吳念真20年 楊雅喆「內化」一次婊出來

記者林映妤/專訪

「其實參加頒獎典禮,大家看我們風光,事實上蠻無聊的,比較快樂的時候都是進廣告,因為大家要不去抽菸,不然就是在保溫瓶偷放酒。不過我覺得無聊的原因是我還沒拿到金馬獎啦!哈哈哈!」

►►看更多「金馬54」相關新聞

▲▼金馬專訪《血觀音》導演楊雅喆。(圖/記者李毓康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雅喆逗趣分享「Happy Together」故事。(圖/記者李毓康攝)

第54屆金馬獎年度主題「Happy Together」向經典電影《春光乍洩》致敬,借用英文片名《Happy Together》之意,傳達「電影之樂,樂在一同」的概念,《ETtoday看電影》獨家邀請7位年度傑出的導演、演員以及歷屆影帝、影后,透過自身經歷分享關於「Happy Together」的電影小故事,陪同影迷倒數迎接年度電影盛事,預先為即將到來的金馬獎暖身。

以上一番「誠實」言論,來自執導今年入圍7項大獎《血觀音》的導演楊雅喆。每次參加金馬獎,楊雅喆都在台下發呆,「玩手機會被發現,要收住;有熟人的話像桂綸鎂、張孝全,就可以稍微低語一下『瞎小啊!怎麼頒給這個?』就有點像吃喜酒,新娘出來,『幹?甲賣(醜)?』」

楊雅喆的直言快語,每每在訪問當下就讓現場響起爆笑,對喜歡的,就直接表達喜歡;感到無聊的,同樣不諱言。尤其是對最熱愛的電影,才一講,眼睛就都亮了起來。

《新天堂樂園》。(圖/甲上提供)

▲《新天堂樂園》是讓楊雅喆最感快樂的一部電影。(圖/甲上提供)

「《新天堂樂園》是我看過最喜歡的電影,聽到旋律就很開心,裡面很多悲歡離合,最後回到電影夢的感覺非常好。它會讓我回想起小時候每一次進電影院,那個黑黑的盒子裡的那種興奮感。」因為太喜歡了,楊雅喆從電影原聲帶、DVD到藍光都蒐集,看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

感到最快樂的電影歌曲,則是義大利電影《郵差》的配樂,電影描述詩人聶魯達被流放到小島的故事,讓楊雅喆聽完覺得心情很舒坦,「手風琴拉下去就會想到聶魯達的詩,想到聶魯達教文盲郵差如何寫情詩把女孩子,就充滿一種浪漫的愛。」

他感嘆《郵差》的文學、影像底子都太豐厚,好像永遠追不上,但其實他從影20多年,早也已經儲存了許多養分。他透露導演吳念真對他影響極深,從2人還沒認識,到現在認識10幾年,對方的劇本寫法跟待人處事,都讓他深感佩服。

「他就是一個幽默、好笑、有趣的人,講故事非常好聽;講話帶三字經,是他的發語詞;他還有一種,台灣老男人那種我要照顧大家的感覺,我比較自私,應該沒辦法像他這樣。」楊雅喆跟吳念真,不只作品上的交流,還被認為有父子臉,他笑說10幾年前曾去吳導公司,打掃阿姨一見他就說:「欸!恁老北剛剛才走欸!」結果吳導聽聞此事很不爽,氣到找出以前的照片說:「我以前那麼清秀欸!」也算是搞笑的緣分。

▲▼「劇毒‧拒毒」記者會暨反毒微電影發表會。吳念真(圖/記者李毓康攝)

▲吳念真的幽默、才華跟敦厚都是楊雅喆學習的對象。(圖/記者李毓康攝)

其實《血觀音》有一部分也是向吳念真致敬的,因為吳導的劇本一直是他學習對象,「我比較年輕還不認識他的時候,就會去電影圖書館找他的劇本來看,最喜歡的是他寫的《客途秋恨》,是許鞍華執導,陸小芬、張曼玉主演的。我因為太喜歡這劇本,我就手抄抄整本。」

人家都說拍片是起承轉合,但寫是一回事,拍又是一回事,所以楊雅喆乾脆抄一遍,大概就能知道這編劇在想什麼,「他(吳念真)是一個男生欸!怎麼去寫《客途秋恨》這種母女戲?」後來他將劇本「內化」,母親對女兒的控制慾,從《客途秋恨》逼女剪髮燙髮,到今年《血觀音》訂做同套旗袍,他將這種精神吸收,轉而再發揮得淋漓盡致。

【導演手記】楊雅喆《血觀音》 和攝影師一起看A片

▲▼楊雅喆內化電影功力20多年,呈現出《血觀音》女演員們的婊裡不一。(圖/鏡週刊/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影展開幕片《血觀音》楊雅喆、惠英紅、吳可熙、柯佳嬿、温貞菱以及傅子純。(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到現在也出道超過20年,楊雅喆底下做事的工作人員動輒小他10幾歲,不過他倒是跟這一票年輕人處得怡然自得,要說怡然自得也不對,就是嘴砲來、嘴賤去,「《血觀音》戲裡的人都很陰險,罵人不帶髒字用酸的,拍攝到中後期,大家也都學會講話婊婊的,功力大增!」

有一回年輕攝影師被他NG多次,拍到最後很火,便笑笑地嗆:「導演你的確比較資深,我是比較小,但你會老,我會大!」一番話引起攝影組起鬨,結果楊雅喆更勝一籌:「可是長大不一定會有才華啊!大家吃飯吧!」全場爆笑。他也愛跟《血觀音》女主角惠英紅鬥嘴,2人愛互嗆對方矮,「她都說我這種身高在香港算三等殘,可以領殘障手冊、當兵有問題,我也會回她:『你也有問題啊,二等殘!』」

【導演手記】楊雅喆《血觀音》 和攝影師一起看A片

▲楊雅喆跟年輕一輩劇組人員的嘴砲對話令人噴飯。(圖/鏡週刊)

彷彿童心從沒在楊雅喆身上消失過,但其實他碰到小孩子也是常常沒輒。問到拍攝哪個片段是從事電影這行最快樂的?他猶豫了一下,大概是《囧男孩》,「因為那2個小男生,騙子一號、騙子二號,超級白目!拍小孩子一般來說都蠻痛苦,但因為事前已經相處半年,熟悉他們的脾氣,有時惱怒,但又因為他們的白目很開心。」

有一次在菜市場拍戲,光是喬燈光、藏攝影機就已經把楊雅喆搞得很火,然後兩隻騙子還在旁邊一直鬧,「我就把他們叫到旁邊說:『你呢,你就是蒼蠅;你呢,你就是大便!你們兩個每天黏在一起,煩不煩啊?』結果他們兩個竟然說『耶~我是蒼蠅!』、『耶~我是大便!』就跑掉了!」

▲▼金馬專訪《血觀音》導演楊雅喆。(圖/記者李毓康攝)

▲▼楊雅喆嘴上說受不了囧男孩們,卻也從中獲得樂趣。(圖/記者李毓康攝)

▲▼金馬專訪《血觀音》導演楊雅喆。(圖/記者李毓康攝)

看到這些狂野小孩的可愛反應,其實他的氣早就消了,儘管嘴上說小孩拍片很多「魯小」的事,但也坦承跟很多職業演員比起來,小孩子單純得多,或許也是因為楊雅喆有時就像個小孩,有執拗、任性,卻也有話直說,不矯揉造作,才會同樣被「性質相同」的屁孩吸引。

11月25日第54屆金馬獎星光大道及頒獎典禮,friDay影音指定媒體 ETtoday同步全程轉播!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today看電影』就對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