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開月正圓》何潤東:男人也有脆弱的心

圖文/鏡週刊

演了《那年花開月正圓》 的吳聘之後,戲分15集的何潤東頓成火紅熱搜對象,角色亮晃晃活了,他卻在戲中死了。何潤東說,第一次演到與他自身貼合度這麼高的角色。演戲17年的他,過去演英雄吼得像頭野獸,從未想過,暖萌,也能成為自己的路數之一。

其實暖萌並不容易,去掉那些張狂的表情,內在張力更加是考驗,幸好何潤東的五臟六腑都容易鼓動,回憶自己看劇本時就哭了。

這個男人說自己有脆弱的那一面,背後悄悄伏埋的,是動極之後,更必須看淡的平常心。因為脆弱所以更強,當何潤東已把起起落落的各種途徑都想過了,花開花落月圓月缺,他都可以笑著看月亮。

 

由孫儷、何潤東所主演的《那年花開月正圓》,在中國一週就有10億點擊,在台灣網路播出時,10天累積百萬瀏覽。何潤東飾演大戶少東吳聘,舉止淡雅有度,他所演的表情並不浮誇,幾句台詞「妳這輩子都住這裡」「沒事,有我在」「這女人我要定了」,話情之溫之暖,足以讓性格不強烈的吳聘,都鍛冶成金,成為愛情神壇上既甜蜜又悲催的信仰。

 

新手老公 沒事有我在

何潤東最近過42歲生日,微博發文點讚的人數破20萬人。對這爆發的流量,何潤東採取幽默視角回應:「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他過生日了,他還活著,因為他們從吳聘死掉的悲傷中還沒走出來。」

在加拿大求學的何潤東,爸爸沒忘了給他鐵血教育,東方男人的內斂與責任感,都被放在他的內心。

他演生猛武將時,表情脫不了齜牙咧嘴。「大家以前看我演古裝戲,項羽、呂布啊,那個都不像我,這次的比較像我,因為我的個性不是那麼爆,我脾氣算比較好,比較溫和一點。」

有些人,與之對話會有它的迂迴轉折,看著他們把不懷好意包裝在一片皺巴巴的玻璃糖紙之中,種出困惑與猜疑。但這一類對話的相反象限,就是與何潤東說話的舒服輕鬆。這種從容的世故,當然也與他15歲起就被父親要求自己賺生活費,打工再苦都得練出燦爛笑容的經歷有關。

今年9月,何潤東帶著老婆Peggy在西班牙放閃,真的宣告:「這女人我要定了。」(翻攝自何潤東微博)

國民老公這個封號沉重嗎?招牌笑容弧度大了起來:「會,對於老公這個身分,我還算是新手上路。」

「感情上不是很浪漫的人,不會去講,應該是行動的。我老婆會覺得,我好,因為我會留意一些細節。她很想跟我一起旅遊,而我工作太忙,所以到西班牙拍戲時,她跟我一起過來。」

從交往起,另一半就得忍受他的忙碌,「手機,這麼發達真好,不會像以前只能用B.B.Call發個520。」「結婚對我的改變是,我的心更寬了,因為可以公開了,一件事情一直壓抑著、壓在心裡面,潛意識會影響你的個性,有個事情在那邊,我現在每天都過得滿開心,沒什麼需要藏的事情。」

老婆想開店,何潤東說:「有我在。」老婆的家人希望她去做健康檢查,何潤東說:「有我在,你們全家都去做健康檢查。」費用當然也由他買單。

 

吳聘正火 不必太開心

出道快20年,一直都還是同一個何潤東,磕磕碰碰走過這一路。他身上的溫和不代表他溫溫吞吞,反而有種急切,他希望自己不要被時間拘束。現在何潤東沒健身,因為太浪費時間,壯肉消風後困擾是:「朋友會問,『你的肌肉呢,怎麼變這樣子?』以前大嘛,在男孩子面前就有面子。」

但接下來身兼電視劇《翻牆的記憶》導演、製作人、編劇等工作,何潤東肯定還是沒時間健身。「手機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拍戲時,遇到打燈換鏡位,就拿手機趕快聯絡。我真的沒那麼多時間,但我要濃縮。」為籌拍電視劇,正火紅的他竟推掉半年戲約。

說起吳聘,「內斂最難演,你的喜怒哀樂、你的擔憂、你的叛逆、你的小小關心,情緒都只能在眼神裡。」

得與失之間,何潤東這樣看,是把自己的人生投擲於長長的河水中,一路蜿蜒,流動之際,它還沒有定論。

像之前何潤東連拍了幾部電影,「我覺得有可能會大中的,都沒有中,幾部電影,我都付出了很多很多努力,把所有人生的情緒放在裡面,但都沒有預期那麼好。」

「所以我也不敢去期待。就算是現在,人家說吳聘很火啊什麼的,我的心態還是,真的嗎?也不敢因為這個事情讓自己太開心。因為,男人還是有脆弱的一面,被傷害過了。」「那你覺得吳聘很好,但如果它只是一個熱潮呢?兩個月之後,大家又把這個人忘記了。」

何潤東出道初發唱片時,簽唱會曾經只來兩個人。早早西進拍戲的他,拍電視劇《臥虎藏龍》腳趾凍傷、3年後才恢復知覺,或是在零下20度的沙漠拍戲,吃到的飯跟心情一樣冰。

他當然懂,人生這一碼與感情相似,付出與得到的從來不是等價交換。「你寧可少了那點開心,也不要多了那個失望。反而我可以很平穩,心情不會有太大的落差。」現在不是少東吳聘了,的的確確是何潤東自己的心靈雞湯。

 

網路酸言 無須認真聽

而這雞湯的基底原本五味紛陳,唯有濾去心頭雜質,方能使它清澄。「很多東西不要看得太嚴重,不要強求,如果讓我6年前演吳聘,效果也不太一樣。」

何潤東個性溫和,以前演戲卻都十足用力,直到演出吳聘,他鏡頭前和暖的那一面才被挖掘出來。

網友毒舌說他老、評他以前演戲太用力,更說昔日髮型像泡麵。「不用太認真啊,因為對方也不是很認真,他們也只是好玩,網路上發表他們的意見,他們也不是真的要你去死。我就無所謂。」

哥所認真的,是他所在乎的事情。此刻何潤東神情明朗,「我今天早上還在宿醉,我加拿大表弟回來台灣幾天,我今天晚上又要飛到北京,再見到他就是一年之後,我們就在我家打撞球,誰輸了就要『踩罐』。」「人生就這麼短,我不要因為明天的事情犧牲掉我的昨天。所以就算我前一天怎麼樣,我隔天絕對不會遲到,我一定把我該做的做好。」

10年前何潤東就想當導演,拍戲時他在場邊總不斷在心中沙盤推演,這導演為什麼這樣運鏡?之後他有一部分想轉到幕後。「前提是我導演的這齣戲收視率要好。但我告訴我自己,沒關係,我當導演萬一真的不好,我還可以當演員,不紅了沒關係,我演爸爸,演配角還可以活著。」

已打好預防針。「前幾年開始,很多小鮮肉,現實就是這樣,小鮮肉當道。但我演配角,反而沒那麼多壓力,又多點時間陪家人,配角比較沒有男主角的光環,可以很放著演。」

工作、家庭與生活之間,工作狂何潤東說,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他只能暫且把家庭與生活的排序往後放。

直率若是天生,要怎麼讓直率也變成一種有效的手段?當起導演的何潤東,告訴年輕演員,到片場一定要跟攝影師、燈光師等人大聲打招呼,融入一個地方,這樣演起戲來才能放鬆。

原來鬆也得經營。如此,約莫也就懂了,為何他演吳聘像一杯溫而暖心的白開水,你以為他淡,每口卻也感受不同。比如訪問現場,就算時間在追趕並不輕鬆,但何潤東依然像個推心置腹的朋友似地,繼續要說些什麼。

 

場邊側記

何潤東說起自己生日那天,他和家人出門慶祝,晚上10點多傳訊息問霍建華要不要來玩,霍建華卻隔天一早才回,說因為有了女兒,早早就睡了。

這一切,讓何潤東更期待日後自己的爸爸經,他說:「我覺得有了小孩,人生都會改變。搞不好,我會是一個幼稚的爸爸。」


更多鏡週刊報導
何潤東有個鐵血虎爸 逼他用筷子挾紅豆綠豆
《那年花開月正圓》熱播 何潤東成國民好老公
何潤東不讓老婆看吳聘 因為怕被抱怨這件事
【男人情堅】老蕭與何潤東打球 霸佔人夫與老婆相聚時間

張藝興+Alan Walker首登「天天向上」 合作《Sheep》改編曲燃炸全場!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