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黑澀會》收攤後當打工仔 勇兔轉戰八點檔…背後原因有洋蔥!

記者李欣容/專訪

勇兔(林筳諭)從節目《我愛黑澀會》發跡,在節目上大跳蔡依林的舞蹈,彷彿還是昨天的事,事隔10多年,勇兔回想起來,笑說自己小時候真的很叛逆,甚至國小畢業就學會翹家,媽媽還帶警察到網咖逮人,現在她在八點檔表現亮眼,透露當初會選擇這條路,全是因為想賺錢包紅包給媽媽。

▲▼專訪 勇兔。(圖/記者張一中攝)

▲勇兔快30歲,有緣分的話不排斥進入婚姻。(圖/記者張一中攝)

勇兔為宣傳新戲《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接受媒體專訪,這天她妝髮、服裝準備萬全,提早到咖啡廳做準備,她開心說這是她第一次接受專訪,為此請教前輩張書偉,「專訪要聊什麼?」張書偉告訴她,「聊人生啊!」勇兔接著又問,「人生要聊什麼?」張書偉被她打敗,「我的人生跟妳的又不一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勇兔在劇中和楊銘威發展砲友關係,未來很有可能成為鍾欣凌的「媳婦」,現實生活中勇兔仍單身,但她自認以後一定會是一個賢妻良母、好媳婦!被問到和自己媽媽相處,她直白說自己像媽媽的「傭人」,原來是因為勇兔的媽媽收養了百隻流浪狗,她和哥哥姊姊在屏東老家買了一塊地,替媽媽建狗園,每次回去她都會幫忙處理家事,開玩笑說,「我回去比在台北還忙呢!」

▲▼專訪 勇兔。(圖/記者張一中攝)

▲勇兔搞笑說像媽媽的傭人。(圖/記者張一中攝)

抱怨的話笑著說,就是甜蜜的負擔,勇兔搖頭喊,「沒辦法,是我先不孝的!」想起國小交到壞朋友,六年級一畢業就蹺家,「那時候很怕太晚回家會被罵,又交到壞朋友,就說那妳不要回家了,結果我到隔天都沒回家,早上一群人去打網咖,後來我媽報警,有警察帶著我媽在網咖找到我,還哭說『為什麼不回家』,我還兇她『不要帶我回家啦,我不想回去』。」

後來高三為了上台北錄《我愛黑澀會》爆發家庭革命,「來台北我媽很擔心啊,但她也拿我沒轍,家裡開家庭會議,一個個輪流來跟我聊天。」但誰叫她是家裡最小,大家最疼愛的妹妹,最後她高三就在台北生活,直到現在。

▲▼專訪 勇兔。(圖/記者張一中攝)

▲勇兔個性直接、可愛。(圖/記者張一中攝)

節目結束後,勇兔先是在服飾店打工一年,當時她只想著要養活自己,後來因緣際會下又回到演藝圈,開始接觸拍戲,加入台語八點檔,很多年輕演員都怕演了八點檔後就回不去了,當時25歲的勇兔完全沒想到這件事,她眼神堅定,「我那時候只想包紅包給我媽媽。」

經紀人被她這句話打動,「我怕她答應之後又後悔,但她就跟我說,想要包紅包給媽媽。」打破感動的氣氛,勇兔下秒竟大笑喊,「結果我拍3天就後悔了!馬上跟經紀人說好累哦,我不拍了哈哈哈。」

▲▼專訪 勇兔。(圖/記者張一中攝)

▲勇兔會拍八點檔是因為想賺錢包紅包給媽媽。(圖/記者張一中攝)

她想到當時好不容易撐了3天,眼眶泛著淚求經紀人幫她推掉,但回家睡了一覺,又覺得自己可以再戰,她很感謝當時前輩們幫助,「那時候仔哥(謝承均)人很好,主動教我可以怎麼演,我跟他說謝謝,結果他開玩笑回我,『沒關係,我只是真的看不下去了』!」馬上就化解了勇兔緊張的情緒。

甚至後來她還會傳訊息給同公司藍葦華、張書偉,厚著臉皮要他們教她台語,搞笑說,「師姐快活不下去了!快救救師姐吧。」

曾經她也在意網友負評,但想通後她說,「不同的戲有不同的風格,其實我不太在意別人怎麼想,八點檔也有我可以學的地方。」因為這句話,勇兔戲路越來越廣,她可以演集團千金,也可以是咖啡廳火辣老闆娘。

那年,勇兔包了5位數紅包給媽媽,媽媽握在手裡的,不是現金,是看到當年那個蹺家的小女兒終於獨當一面,開心對她說,「哎呦,我女兒包紅包給我,謝謝妳噎。」 

▲▼專訪 勇兔。(圖/記者張一中攝)

▲勇兔妝髮由Lin Chen Hui、首婁Yuna設計,服裝MOMA。(圖/記者張一中攝)

►來讓「過期票券」變黃金!

►爽買一波!比週年慶還便宜

便利商店辣妹「逆天露雪白半球」網全嗨翻:排隊再久也願意!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