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為愛重生》作家出名竟為報復媽媽!父殘障怕他丟臉:分開十步走

阿妮的韓國不歸路 吳孟庭

ETtoday星光雲韓國娛樂主編,偏冷靜追星型,2013年辭掉工作赴韓..

記者吳孟庭/獨家專訪

南韓作家蘇在沅以性侵犯「趙斗淳」為背景寫出《為愛重生─尋找希望的翅膀》,在南韓被視為「替弱者發聲」的作家,其實他出身坎坷,父親小兒麻痺,並遭母親拋棄,寫小說竟是為了「報復」,小小年紀甚至在街頭行乞。雖然一度怨恨父母,但他透露小時候爸爸因怕他丟臉,「走路總是和我分開十步以上」,父親雖總是抱歉無法給予他什麼,但他其實得到了滿滿的父愛。

▲趙斗淳,希望:為愛重生,為愛重生,蘇在沅。(圖/蘇在沅提供)

▲蘇在沅表白悲慘身世。(圖/蘇在沅提供)

蘇在沅接受《ETtoday星光雲》獨家專訪,大方提及自己過往的成長經歷,他小時候與父親相依為命,13歲遭母親拋棄,「居住在4個家庭共用一間廁所的房子裡,從我開始會背書包的時候起,就成了負責全家人生計的家長。」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曾坦言很怨恨母親,也討厭父親,下定決心成為小說家的理由,一開始竟然是為了報復!「我想要出名後,找到離家出走的母親報復她,當然還希望有人能為了像我這樣的弱者發聲。」

▲趙斗淳,希望:為愛重生,為愛重生,蘇在沅。(圖/暖暖書屋提供)

▲蘇在沅出身貧困家庭又慘遭母親拋棄。(圖/暖暖書屋提供)

原來他初出社會打工慘遭壓榨,「店長只支付一半薪水,反抗的話還會被打。其實去警察局或向勞動局檢舉都是很簡單的事,但當時只是少年的我,沒有任何人告訴我有這些方法,所以我為了幫像我這樣的人發聲而開始寫作,並且將我的夢想告訴了父親,他沒有反對,應該說是無法反對,因為他一直抱持著『他是什麼都無法為我做的父母』。」

立定寫作的志向後,蘇在沅聽到有人介紹在教寫作的學院,剛滿20歲的他便獨自前往首爾追夢,殊不知卻被說好要教他寫作並提供住宿的人,騙走了之前積攢的200萬韓元(約台幣4萬),導致他得露宿街頭。他一邊行乞,一邊練習觀察行人的表情,過了幾個月後多少能讀出路人心思,「看表情就知道他會不會給錢」,其餘的時間他則開始自學寫作。

▲趙斗淳,希望:為愛重生,為愛重生,蘇在沅。(圖/蘇在沅提供)

▲蘇在沅閱讀上百本書自學寫作。(圖/蘇在沅提供)

「我去收集廢紙的古董店看書,只要有書進來,無論是什麼書我都閱讀,平常在街上入睡,就這樣,我花了幾個月時間讀完數百本書。之後接了一些散工,買了台二手筆記型電腦,有其他露宿者想將那台電腦搶走,為了不讓它被搶走,我生平第一次打架,最終守住了電腦。」

在那之後,他每天練習4小時寫作,甚至這個習慣到現在一天也沒暫停過,「其實沒有什麼練習的技巧,無論是什麼文字都好,每天將它寫下來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野獸男孩,尹啟相,河正宇。(圖/翻攝自Naver Movie)

▲蘇在沅第一本小說就被改編成電影《野獸男孩》。(圖/翻攝自Naver Movie)

24歲的時候,他出版第一部小說《我曾是皮條客(나는 텐프로였다)》,這齣作品也在同年改編成電影《野獸男孩》而讓他開始受到矚目,他這時去找了母親。「我以為會去質問她為何要拋棄我,把這些年的憤怒全都一股腦對她宣洩,然而見到人後我只是呆站在原地,過了一會兒吐出『媽媽』,下一句話則是『我好想你』。」

而說到父親,蘇在沅認為爸爸對他來說猶如「信仰般的存在」。「我父親曾認為自己沒有為我做任何的事情,但其實不是的,父親給了我很多東西,其中他將愛的光芒作為最巨大的禮物,送給了我。」

▲因為是父親,所以,蘇在沅。(圖/暖暖書屋提供)

▲蘇在沅的作品都與父親有關。(圖/暖暖書屋提供)

他回憶小時候跟父親生活,「寒冷的冬天,因為沒有錢而無法開暖爐的房間裡,父親怕我冷所以將被子都讓給了我;因為小兒麻痺所以腿一瘸一拐的父親,怕我會因此感到丟臉,走路總是和我分開十步以上;

擔心沒有媽媽帶大的我,穿著邋遢在外面跑的話,會遭受別人的指指點點,所以雖然總是穿著同樣的衣服,但父親每天都會用手幫我洗得乾乾淨淨;因爲熱水不出來,他每天去隔壁家低頭接熱水,幫我洗頭。每當我說想找媽媽的時候,爸爸總是會藏起自己的傷口來為我加油。」

▲趙斗淳,希望:為愛重生,為愛重生,蘇在沅。(圖/暖暖書局提供)

▲蘇在沅曾經埋怨父親,現在則認為他是自己的信仰。(圖/暖暖書屋提供)

他還記得一次腸子扭曲,半夜疼得厲害,「腳不方便的父親一下子就背起我,在救護車來之前,父親急急忙忙地向醫院跑去。在遠處看見救護車後,我就暈了過去,等回過神來一看,驚覺已經在醫院了,也發現父親因小兒麻痹而變瘦的腿上打了石膏,原來他光著腳背我跑的時候,把腿弄斷了。即便如此,他仍然守在我身旁,我一睜開眼睛,就緊緊抱住我,只說了一句話:『好險,你沒事真是謝天謝地,沒有事就好。』」

這也是為何蘇在沅的作品中,有不少是描寫父親的主題。「我真的是窮人中最窮的人,但是並不會不幸,貧窮並不意味著不知道何謂幸福。因為父親,我得到了幸福和愛的保護,可以不輸給貧窮。」

▲趙斗淳,希望:為愛重生,為愛重生,蘇在沅。(圖/蘇在沅提供)

父親對蘇在沅來說有著重要意義。(圖/蘇在沅提供)

現在也是父親身分的他說,「我想在我兒子面前,成為一個和我父親一樣的父親,我能給他的只有愛而已。所以,希望我的兒子會感受到自己是被愛著的,因為這樣,在描寫愛的時候,我總是寫成父親的樣子,所以說我的作品裡總是有著父親的身影。」

► 【《為愛重生》作家專訪1】趙斗淳性侵女童流腸「因精神問題只蹲12年」!剩8個月就出獄

► 【《為愛重生》作家專訪2】「變態網」百萬會員流入N號房!蘇在沅嘆:南韓曾有機會改變

► 【《為愛重生》作家專訪3】女童遭性侵流腸仍露天使燦笑!蘇在沅曝「她記得很多」6字訊息噴淚

► 【《為愛重生》作家專訪4】以眼淚將趙斗淳寫成書!自責「無法保護孩子」小說痛苦中斷

► 【《為愛重生》作家專訪6】蘇在沅2電影都有河正宇!洩機密:4影1劇準備開拍

► 《希望:為愛重生》女童近況:終生掛尿袋沒缺席過一堂課

義大利整脊火辣的「療癒片」 就算聽不懂還是會靜靜地看完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