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文忠/紅莓凋落,只剩餘音

文/葉文忠

小紅莓(The Cranberries)主唱Dolores O’Riordan殞落,震撼樂壇,威力不小於聯合公園主唱Chester去年的驟逝,每位巨星的離去,都會牽動西洋老饕一段夾雜苦澀又有暖意的回味過程。

 ►看更多【小紅莓主唱桃樂絲猝逝】相關新聞

「嗓音」是一個樂團最重要的符號,Dolores的唱腔不但開啟90年代小紅莓天團地位,也是搖滾樂壇的新風格,高音未盡,假音先行,特有的黏著度,把排行榜黏得死死的,那是個音樂最輝煌的年代,全球搭出了小紅莓的時代牌坊,那個年代的樂壇造神,神格中不會只有情愛,小紅莓一點也不小,《Zombie》痛斥著戰爭,《Ode To My Family》控訴亂倫的暗黑家庭,今日新人新團,能有幾人能透視社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菲學著Dolores唱腔唱出了《夢中人》,成為華語天后,模仿、復刻是當年港、台華語樂壇發展的套模,其實你知道那是個「補習班」,華人效法洋風,就像台語歌尾隨東洋演歌,草蜢《半點心》當年紅遍台灣,歌曲是翻唱法國紅歌手Patricia Kaas《Venus Des Abribus》,若早聽過原曲,再聽草蜢,就真的只剩半點心。

少了主唱,靈魂消失,樂團其實已經死亡,Queen主唱Freddy Mecurry 1991年走後,Queen就不再是Queen,皇后合唱團已經死亡;Bee Gees三兄弟走了兩個,因為大哥的假音還在,仍一息尚存。

過了90年代,網路掠世,爆發的數位音樂登場,音樂創造力中的最重要的「麴」已被數位"格式化"了,再也聽不見那如同Meat Loaf《I'd Do Anything For Love 》一首歌醞釀十多年的發酵過程,每一個能在世界造成湧動的樂團,總會帶個警鐘提醒著世界。

有再多翻唱,都是替原唱加持,小紅莓因為獨創,所以能造就傳奇與令人懷念,人走了,新曲已絕,只剩餘音。

● 作者葉文忠
資深音樂人。想看更多文章請上葉文忠個人部落格。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甜笑妹「胸前邪惡一條」師父看暈 網放大看笑噴:所謂六根清淨...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